-

我頓時停住了腳步,腦袋上的小花怎麼又詐屍了?

她說張靈均有危險?

可張靈均那麼厲害,這次的紅衣煞會對他造成威脅麼?

“你怎麼知道他有危險?”我忙問道。

小花回道,“我是蠱也是鬼,對道法十分敏、感,我感覺到那煞氣中帶著強大的道法,而這道法不是張靈均的,更向是衝著張靈均去的。”

“什麼......”我喃喃的說道,“煞氣中帶著道法......”

我猛的想到了今天兩次見到白惟的幻覺,難道是白惟?

可白惟不是張靈均的三師叔嗎?

與此同時,點點冷意突然綻放在我的臉上,我伸手一摸,那冰涼的觸感瞬間在我手中融化。

我仰頭看向天空,黑夜中路燈下,點點雪白從空中落下。

“下雪了。”小花說道。

她在我的頭頂,是最先感覺到下雪的,我的身子狠狠一怔,猛然響起之前在淺靈灣時候,惡靈對張靈均說的話。

它說,在今年冬天下第一場雪的時候,他們將會久彆重逢。

張靈均說,那一年,是十二月十三,下著大雪。

永安市屬於南方,一般情況下十幾年都不一定能下一次雪,可今晚卻下雪了。

是白惟回來找張靈均了。

他們之間的關係似乎有些微妙,雖然我不知道他們之間發生了什麼,但從之前惡靈和張靈均說話的字裡行間,讓我覺得他們之間的關係並不簡單。

“去找張靈均!”我一咬牙下了決定。

剩下的那幾個男生就隻能拜托周勳和米粒了。

好在我提前瞭解過蕭澤所在宿舍,我潛入宿舍並冇有被人發現,而宿舍裡隻有張靈均和張羽兩人。

兩人都是在沉睡,我將視線移在‘蕭澤’的身上,那是張靈均使用符咒幻化成為蕭澤的模樣。

但現在他和之前的蕭澤一樣靜靜的躺在床上,身上籠罩著一層黑色的煞氣,他雙眼緊閉著,眉頭緊皺,細密的汗珠爬滿了張靈均整張臉。

這不應該的,張靈均怎麼會被煞氣所纏繞?

“小叔,小叔。”我伸手輕輕的推了推張靈均。

一碰到他的身體,我就感到一陣冰冷直竄我的天靈蓋,冷得瞬間縮回了手。

“小叔,你醒醒。”我再次喊道。

可是張靈均還是冇有醒,我心裡慌了,在我心裡張靈均是很厲害的人,他現在變成這樣,是中了紅衣煞套麼?

小花此時說道,“完了,看張天師這樣子,好像陷入了心魔當中。”

我一愣,“道士也會有心魔嗎?”

小花被我的話問得一噎,過了好一會兒才說道,“道士也是人,怎麼會冇有心魔呢?再說了,不管是人是鬼還是神,隻要有情感都會有心魔,隻是分嚴不嚴重了?”

說著小花的聲音變得無比凝重,“你彆看張天師平時清心寡慾的,我想他應該是壓製住了心魔,可長期被壓製的心魔一旦被放出,那簡直就是災難!”

我的神色一動,“我該怎麼才能幫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