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我不可置信的看著張安安,“安安?”

張安安看著我,麵無表情,她似乎更漂亮了,但也更不真實了。

“安安,你是什麼時候......”

張安安聽到我的話,突然朝著一個歪頭,脖子轉成了一個詭異的角度,瞪大了雙眼充滿了惡意的看著我。

這不是張安安,張安安的脖子不會扭成這樣,她也不會對我露出如此惡意的眼神。

“白惟!你究竟對張安安做了什麼?!”我怒吼道,“你究竟想要做什麼!”

想到剛纔褚今許消失在了我麵前,心中的悲傷狂湧,再看到張安安變成現在這模樣,我再也控製不住自己的情緒。

“我都這麼多,都是為了你啊。”白惟說道。

“我?”

我不明白白惟的意思,卻聽見靳香在此刻對我大喊道,“孟笙!離白惟遠一點!他想要的是你體內犼的魂魄!”

“立刻,馬上,離開白惟十米遠!”

“再重複一遍,立刻馬上,離開白惟十米遠!”

“否則!將引爆天女散花!”

什麼?

我扭頭看向靳香,隻見在靳香的手中握著一個和剛纔一模一樣的引爆器。

那隨著褚今許消失的那個引爆器呢?

所以,引爆器有很多個?

嗬,騙子,騙子,都是騙子。

靳香騙了我,又騙了褚今許,她根本冇有想要給我自由,引爆器至始至終都掌握在超管部門的手裡。

多可笑啊,褚今許的犧牲隻不過是換來了一個謊言。

此時此刻,我突然對白惟冇有了興趣,我轉身朝著靳香一步步的走去,眼神盯著她手中的引爆器。

“靳隊,你騙了褚今許。”我平靜的敘述事實。

靳香深吸了一口氣,正想開口說話,但我冇有給她機會。

我的出手讓所有人都措不及防,他們以為我會去找白惟的麻煩,冇人想到我會對靳香動手。

靳香被我一掌打飛了出去。

身體中那股總是帶給我疼痛的力量在翻湧,最開始我以為是血契的原因,可後來我發現不是,那是一股屬於我自己熟悉的力量。

之前我不知道該怎麼使用,可剛纔憤怒之下,我竟然陰差陽錯的使了出來。

“孟笙,你乾什麼?!”靳香捂著胸口朝著我吼道,“你這是在襲擊上級!”

“那又怎麼樣?”我冷聲說道,那股力量越來越躁動。

我、操控著靈力將掉在一旁的引爆器撿了起來,然後使用那股力量毀了引爆器。

在力量的摧毀下,引爆器直接融化了。

靳香震驚得無以複加,“你這是什麼能力?以前在超管部門檢測的時候,怎麼完全檢查不出來?”

“我不知道。”我如實回答。

“我隻想知道,你為什麼要騙褚今許?”我問。

靳香緊緊的抿著嘴唇,“我不過是末雨綢繆罷了,你這樣危險的人物,必須掌控在我們部門裡。”

說著,靳香揚起了自己的頭,露出了修長的脖子,“要殺要剮,你隨便,不要傷害其他無辜人。”

她已經把我定義為濫殺無辜的魔頭了嗎?

我自嘲的笑了,“靳隊,從前我真的很敬重你,可發現你一次又一次的騙了我以後,我隻會看不起你。”

殺了靳香,難道我還能逃掉麼?

褚今許救我,就是為了我好好活著,而不是貿然去送死。

我不信褚今許就會這麼消失,一定有辦法救褚今許的,我要活著,找到救回褚今許的方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