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我不知道該怎麼對他們說,我剛纔所看到的事。

之前我總是在做噩夢,總是夢到一名青衣女子被一個男人殺死,可我卻怎麼都看不清她的臉。

直到剛纔,我在鏡子中看清了青衣女子的臉,她和我......長得一模一樣......

但是我能確定,她和墨瀲以及紅黎不一樣。

我無法證明,但是直覺告訴我,不一樣,絕對不一樣。

“冇事。”我搖了搖頭,“剛纔就是出現了一點幻覺。”

“幻覺?你怎麼會突然出現幻覺呢?要不你還是回去休息著吧。”葉陽說道。

“不用。”我回道,“我冇事,馬上就好了,我去換件裙子。”

最終我冇有穿那件青色的長裙,因為看到青色的長裙,我的腦子裡就會出現那個身著古裝的女子。

我換上了那件紅色短裙,腦子裡纔沒有繼續出現青衣女子的身影。

這次回去後,我得好好去查一下,這青衣女子的身份。

我想,也許褚今許會知道,不知道我所看到的幻覺,褚今許能不能看到。

我冇在這裡過多的糾結,稍微坐了一會兒後就和蕭澤葉陽二人出去玩了。

蕭澤說,想要去的地方叫做天涯海角。

我在心裡呼喊褚今許,聽到褚今許懶洋洋的回答後,我才說道,“褚今許,聽說一起去過天涯海角的人,會永遠在一起,那我們這樣算不算一起去的?”

“迷信。”褚今許輕笑一聲,“若是天涯海角有那個功能,那這天底下就冇有會分手的情侶了。”

褚今許這大直男的一句話懟得我啞口無言,但是隨後他又說道,“不管和你一起去不去天涯海角,我和你都會永遠在一起,所以,不要相信那些迷信的話。”

聽到褚今許這麼說,我心裡頓時就變得輕鬆了,我收回剛纔的話,褚今許可不是什麼大直男,他可會了。

“孟笙,想什麼呢,臉上都要笑開花了。”葉陽看著我,遞給我一個曖昧的眼神。

不等我回答,葉陽又問道,“是不是想到喜歡的人了?隻有想到喜歡的人纔會有這樣的笑容和眼神,我雖然冇有談過戀愛,但是我見過很多談戀愛的人,肯定冇錯的,孟笙,你能不能告訴我你喜歡的人是誰?啥時候介紹給我們認識認識。”

冇想到葉陽這傢夥竟然這麼八卦,一連串的問題問得我還有點懵。

想了想,我說道,“以後我機會的話,我一定介紹他給你們認識,隻不過最近不太方便,不過你放心,我肯定不會食言的。”

怎麼也得讓褚今許先找個肉身再考慮其他事情,也不知道褚今許會不會介意我把他介紹給我的朋友們。

“那好,我們說定了,現在離天涯海角還有一段距離,我們先休息一會兒吧。”葉陽說道。

我們坐的是酒店通往天涯海角耳朵大巴,現在是旅遊的旺季,整個大巴坐得滿滿的,一眼望去全是人頭。

很多人都在閉眼休息,我也閉上了眼睛,準備睡上一覺,等醒了目的地應該也就到了。

可我剛閉上眼睛不久,褚今許的聲音就在腦袋裡響起了。

“孟笙,快醒醒。”褚今許喊道。

褚今許的聲音一響,我本來要沉睡的意識,立刻就清醒了,我正要睜眼,卻又聽到褚今許說道,“彆睜眼,這輛車不對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