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我眉頭一皺,覺得事情並不簡單。

什麼地方那麼神秘?冇有訛獸帶路還進不去?

由於我現在迫切的想要找到褚今許,訛獸的要求又不過份,所以我很快就和訛獸達成了共識。

“哼,算笙笙你識相,你跟在我後邊,可彆跟丟了哦。”訛獸朝我招了招爪子。

我趕緊點頭,眼神就釘在了訛獸的身上,除非它的速度快如閃電,不然還是逃不開我的視線的。

訛獸蹦蹦跳跳的在前麵帶路,它來到庭院的後門處,我在庭院住了這麼多天,說真的我還從來冇有來過後門,也不知道這後門通向何處。

“從這個門出去,再走一段路就能到地方了,你抱著我,不然很容易迷路的。”訛獸指著後門對我嚴肅的說道。

我低頭就看見訛獸舉著前麵兩隻爪子做出要抱抱的動作,我實在是忍不住唇角和眉頭一起抽搐。

我可永遠忘不了這隻賤兔子在逛夜市的那一晚,它把腦袋埋在我的胸前,還跟我說我胸好大這種話!

色批兔子!

“我不。”我拒絕。

訛獸不乾了,“你連抱我都不肯,你還去找老褚乾啥?反正要找老褚你就得抱我。”

說著訛獸嘿嘿一笑,“你的懷裡又暖又軟,我很喜歡。”

我特麼!!!

本來我還有點猶豫要不要抱訛獸這個傢夥的,結果這傢夥這話一說,我瞬間就想拎起這個傢夥使勁一頓揍。

我從牙齒縫裡蹦出一個字,“滾!”

訛獸也不惱,依舊嘿嘿嘿的笑,“開個玩笑嘛,我就是看你緊張了,所以纔跟你開個小玩笑的,你要找老褚,那我必須得帶路啊!”

說著訛獸嘟囔了一句,“不然我的話我又要被老褚揍啦!”

“他什麼揍你?”我奇怪的問道。

訛獸一驚馬上用爪子捂住了自己的嘴巴,“誒,什麼什麼?我剛纔可冇有說話,笙笙你在和我說話嗎?”

我挺無語的,它當我是聾子嗎?我翻了白眼,不想將時間浪費在和訛獸這無意義的對話上。

這傢夥說的話真真假假,誰又知道他哪句話是真哪句話是假。

“你彆廢話,帶路吧你。”我忍住想要踹這個傢夥一腳的衝動。

雖然訛獸這傢夥對我有點不滿,但還是唧唧歪歪的打開了後門。

“我們現在要從後門出去,你可一定要跟緊我。”訛獸再次嚴肅的說道。

我點了點頭,冇想到這傢夥還挺囉嗦的,在陌生的地方我還能不跟緊它嘛。

後門打開,也是一個衚衕,隻不過這個衚衕看起來比我熟悉的那個衚衕的年頭要老很多。

訛獸走在我的前麵,往衚衕的出口處走去,我馬上跟在了它的後麵。

一出衚衕,眼前的畫麵讓我的三觀瞬間稀碎,我彷彿就在這幾分鐘內穿越了古今。

衚衕外麵是另一番天地,街上的行人他們的裝扮也很奇怪,有身著古代服飾的,有清朝的,還有民國和現代的。

街邊一個穿著漢服的女子正和剪著殺馬特髮型的小年輕聊得火熱,,見到我和訛獸從衚衕裡出來,他們隻是淡淡的瞅了我們一眼便又繼續聊天了。

此時我的腦袋都是懵的,我現在是到哪裡來了?

這到底是個怎麼樣的世界?大型化妝舞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