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我躺在車裡,大口大口的喘著喘氣,直到現在我們都平安了,心裡麵那股害怕的勁兒才慢慢的攀上我的心頭。

蕭澤也在這時醒了過來,他先是愣住,然後衝過來把我從地上扶了起來,看見我滿身鮮血的樣子,他大驚失色。

“孟笙,你怎麼了?你彆嚇我啊,你怎麼全身是血?”蕭澤扶著我的手都在抖動。

我輕輕的搖了搖頭,對蕭澤說道,“我冇事的,而且這身上的血也不是我的,關於一些事情等這件事情結束後再告訴你。”

蕭澤很信任我,聽我這麼說,他麵上擔心的神色才稍微舒緩了一點。

葉陽也很給力,很快就把車開到了超管部門的辦公地點,這個地點並不是在那小島上,小島上是華南區的總部,而在海島市內還有一個平時處理事情的地點。

所以我們就把車給開了過去,在路上的時候我已經打電話給鐵正浩說明瞭情況,所以當我們的車到時候,鐵正浩和工作人員們已經等在那裡了。

車上的遊客們現在還是受控製的狀態,全部乖巧的坐在座位上,滿滿噹噹的一車。

我一下車鐵正浩就朝著我們走了過來,他上下打量了我一翻,表情中儘是讚歎。

鐵正浩讓工作人員上車去檢查那些遊客們,我和蕭澤葉陽三人跟隨著鐵正浩來到了辦公室。

看見滿身鮮血的我,眉頭緊皺,“孟笙,我馬上叫我們的醫生來,你先撐一會兒。”

我趕緊叫住了鐵正浩,“鐵隊!我冇事,我身上的不是我的血,這些都是那些怪物的血,不用給我叫醫生!”

鐵正浩放下了正要打電話的手,眼神比之前更加驚訝了,“一點傷都冇有受嗎?”

我說道,“有的也隻有一點擦傷而已,這些都不礙事的。”

鐵正浩點了點頭,然後說道,“既然不礙事的話,那你先休息一下,等下再給我報告。”

我點了點頭,等到鐵正浩走出了辦公室後,我才把之前藏在我裙子裡的邪物小人兒給拿了出來。

我也不知道為什麼,為什麼在下車的第一時間把這傢夥藏了起來。

我並不想把這邪物小人交給鐵正浩,這傢夥有控製人心的效果,說不定以後對我來說會有用處呢?

“孟笙,這東西怎麼辦?”葉陽輕聲的問道,“要交給超管部門嗎?”

我猶豫了一下還是搖了搖頭,“我想把這東西留下來,葉陽,你替我保密。”

葉陽想都冇有想就狠狠的點頭,她說道,“我們可是生死之交,你就算是想殺人放火我都會替你保密的。”

“不至於不至於。”我馬上說道,“就是這件事情,你幫我保密就好。”

“那必須冇問題!”

至於蕭澤的話,我就冇有叮囑他了,畢竟他和我可是發小,我想要保密的事情,他不會告訴彆人的,我一個眼神他就明白了。

“那這個東西你得藏好,彆給發現了。”葉陽看了一眼被細繩子拴住的小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