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很快,整個三樓的燈光暗了下來,唯獨中間那個圓台亮著一束白光。

一位身材火爆,屁股後麵卻拖著三條毛茸茸尾巴的女人搖曳著身姿出現在圓台上。

我朝著圓台上的女人看去,頓時一驚,那個女人不就是嚴素嗎?!

她竟然也在這裡!看樣子還是這場拍賣的主持人?

“歡迎各位哥哥姐姐弟弟妹妹,本場拍賣會隻有一件物品,相信大家都知道藥人的神奇之處,今天註定是一場價格的廝殺,廢話我就不多說了,還請大家自己看吧。”

嚴素說完雙掌拍響,幾隻直立行走的紅毛狐狸從幕後推出了一個巨大的籠子,上麵還罩著紅色絲絨布。

我瞪大了眼睛目不轉睛的盯著那個籠子,藥人會是真的人嗎?

隨著一隻狐狸將紅布掀開,光全部都在集中在籠子上時,我纔看清了籠子裡麵的情況。

籠子裡蜷縮著一個膚色慘白的少年,看起來也不過才十六七歲,渾身上下隻有一件破爛的長袍子,精緻清秀的臉上滿是惶恐,那雙如水的眼眸濕漉漉的,如同一隻無辜的小鹿,緊抿著的嘴唇微微顫抖,他害怕的看著四周。

見到有狐狸靠近,他突然弓著身子一跳,像是感受到危險的小獸一般撲到籠子的邊緣,骨瘦如柴的雙手扒著鐵籠拍得鐵籠哐哐作響,還朝著狐狸齜牙咧嘴,眸中又恐又驚。

這就是藥人嗎?可無論怎麼看都是一個和常人無異的少年啊。

站在我旁邊的一個男人摸著下巴評論道,“嘖,要不是我冇錢,我真想把這藥人帶回去,他的血包治百病,精氣還能增強靈氣,這特麼拍到就是血賺啊!”

“可不是嘛,這種藥人就要慢慢養著,想要血的時候隨時都能取,而且你看他長得也很漂亮跟個小姑娘似的,閒暇時候做個孌童也是不錯的。”

“可惜咱們冇那麼多錢財,真是便宜樓上那些王八蛋了,呸!”

聽著周圍人的議論我的心裡很複雜,作為藥人也太慘了吧,要是真被這些人拍了回去,那就永遠失去了自由,比死都絕望。

這個藥人年齡還這麼小,他驚恐的模樣讓我覺得不忍。

而且有些變態還有齷齪心思,這麼小的少年,怎麼下得去手?

起拍很快就開始了,冇想到起拍價並不是金錢也不是珍寶,而是功德和靈力。

功德不夠,靈力來湊。

此刻我是真挺無語的,功德無量之人肯定是做了很多好事吧。

難怪我身邊的窮鬼們拍不起,就他們那想法,哪裡來的功德!簡直就是噁心人!

藥人的誘惑力很大,價格都在不停的往上飆升,我都看得懵了。

不知道我的功德有多少,能不能拍一拍?

想了想我覺得還是算了,我恐怕連功德都冇有,從小到大我雖然冇有做壞事,但好像也冇有做好事。

真是挺可惜的,希望藥人少年不要被一些變態拍回去,不然的話......

後麵的事我都不敢想象。

想著這些事情,我再次抬眼朝著圓台上的少年看去,和他的視線碰撞到了一起。

那是一雙充滿絕望,憤怒,以及驚恐的眼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