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按照道理說我現在的身體裡是冇有蠱的,為何先羅會說我的身體裡有蠱?

“你錯了,我的身體冇有蠱。”我冷聲說道,“剛纔你竟然暗算我?我本著來和你好好談的,可你非要動手。”

拔下頭上的髮簪,我手掌一翻,髮簪淩空立於我的手掌中,閃爍著熒綠的光芒,我在髮簪裡注入了自己的靈力。

先羅臉上的疑惑更甚,“不可能,你身上肯定有蠱,否則怎麼可能抵擋住我的青蛇蠱,而且你身體裡的蠱厲害得不止一星半點,算了,我們不打,好好談談。”

我,“?”

你說打就打,說談就談?未免太不把我放在眼裡了。

“怎麼樣?”先羅問我。

我回以一個冷笑,手輕輕一動,髮簪宛如一支箭朝著先羅射了過去,他也冇有想到我會突然出手,髮簪帶著疾利的破空聲貼著他的臉飛了過去,等髮簪再回到我手中的時候,碧綠的髮簪上帶著一絲血跡。

“現在,我們可以好好談談了嗎?”我冷聲問道。

先羅的臉色黑得可以,看他憤怒的模樣真是恨不得把我撕碎一般,但是他忌憚我也忌憚我手中的髮簪。

“行。”先羅咬牙說道,“我之前不就說了好好談麼,非要動手。”

我見過不要臉的人挺多,這先羅算一個。

明明是他先暗算我的,聽他此刻說的,倒好像是我的不對了。

不過能談的話,還是不要動手吧。

我深吸了一口氣收起了髮簪,將長髮重新挽起隻剩耳側兩縷頭髮垂在鬢邊。

“我從來都不喜歡拐彎抹角,我的要求很簡單,把林桃桃的情人蠱解開。”我直接說出了此行的目的。

而先羅也拒絕得很乾脆,“不行,情人蠱不能解。”

我就知道先羅不會這麼容易同意的,我歎了口氣,對先羅說道,“你難道不知道強扭的瓜不甜這個道理嗎?”

誰知道先羅發出一聲冷笑,然後說道,“瓜甜不甜我根本不在乎,我在乎的是把瓜扭下來藏到我的身邊。”

“那就是冇得談?”我緊蹙眉。

這個先羅怎麼就非林桃桃不可了?

我是來談判的,而不是來談崩的,想了想我又繼續說道,“那你告訴我,要怎麼樣你才能放過林桃桃?告訴我你非林桃桃不可的理由。”

“難道你看著一個根本不愛你的人一直待在你的身邊,你就會快樂麼?”

先羅眯了眯眸子,那張黝黑卻英俊的臉龐上露出了痛苦的神色。

“她本來就該是我的,我隻是讓她回來我身邊而已,我有什麼錯?你這個女人,你又是誰?你憑什麼管我們之間的事?”先羅麵容有些扭曲的對我說道。

這先羅和林桃桃之間是有什麼故事麼?

難道林桃桃和他之前認識?可是如果認識的話,林桃桃為什麼一點印象都冇有?

我覺得要解決林桃桃和先羅之間的事就得從根本上解決問題,找出他們問題的根本所在。

“如果可以的話,你能告訴我你和林桃桃之間發生了什麼嗎?”我的語氣柔了下來,我此刻更想知道他們之間所發生的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