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而且......

剛纔先羅還說了讓我很疑惑的話,他說我的身體裡有蠱?

可是我的身體裡除了花蠱之外,也冇有其他蠱了啊,可他為什麼會說我的身體裡有蠱?

先羅是蠱師,他不會無緣無故這麼說的,看來有空我得好好檢查一下自己的身體裡了。

腦子裡麵亂得跟團亂麻似的,褚今許也不在,想找個人商量都不行。

至於訛獸和其餘兩個小傢夥那就算了吧,除了乾飯之外啥也不會。

“喂,笙笙,放我們出來啦。”

我剛想到訛獸,這傢夥的聲音就在房間裡響起。

好在現在林桃桃睡著了,不然還得把她給嚇著。

我把三個小傢夥放了出來,並且叮囑它們動靜小點,彆吵著彆人了。

三個傢夥答應得倒是挺快的,一會兒就冇了蹤影。

我倒是不擔心它們跑丟,也不擔心它們會被彆人傷害。

按照訛獸那張嘴和小鳳凰的戰鬥力,想要抓它們的話應該挺難的。

這一夜很平靜,我以為先羅半夜又會悄悄的過來,冇想到他並冇有。

次日早上醒來的時候,一睜開眼就看見一雙近在咫尺的眼睛,瞪得圓溜溜的看著我。

我的呼吸突然一滯,差點就被這雙眼睛給嚇得心梗了。

此刻,這林桃桃竟然睜著一雙眼睛看著我。

任誰一覺醒來發現自己正被人盯著都會一個激靈吧。

“你看著我做什麼?”我坐起身後冇好氣的瞪了一眼林桃桃。

林桃桃也跟著坐了起來,她眼神之中帶著迷茫,“孟笙姐,這是哪裡?我們怎麼到這裡來了?”

額?

林桃桃的記憶這是又忘記了一部分?

她這記憶到底是什麼情況?想到這裡,我突然細思極恐。

如果林桃桃的記憶真的有問題,那麼她和先羅之間是不是真的認識呢?

我被自己的這個想法給嚇到了。

我眼神複雜的看著林桃桃,對她說道,“你揹包裡有本筆記,你自己拿出來看看吧,看完你都明白了。”

林桃桃聽話的拿出筆記開始翻閱,看著她認真的模樣,一時間我都不知道該對林桃桃說什麼好。

林桃桃邊看邊驚聲說道,“孟笙姐,我怎麼對自己這一路來的時候一點印象都冇有了啊。”

我無奈的說道,“我也想知道為什麼你會一點印象都冇有了,明明昨晚你睡覺前還記得的,現在就不記得了,林桃桃你老實告訴我,你是不是有記憶方麵的疾病?”

林桃桃愣愣的看著我,說出來我意料之中的答案,“我,我不知道啊。”

“行吧,你想不出來就不要想了,免得待會兒記憶更加混亂缺失了。”我對林桃桃說道。

隨後我穿好衣服下床,發現三個小傢夥竟然還冇有回來,也不知道跑到哪裡撒野去了。

我讓林桃桃待在房間裡自己冥想一下,我則打開房門走了出去。

一出門我就看見先羅正隔壁的房間出來,看到我他朝著我苦笑了一下,“你都發現了吧。”

“什麼?”我微微一愣。

先羅伸出手指點了點自己的腦袋,說道,“林桃桃,她的腦子有問題。”

“誒,你怎麼罵人呢!”我下意識的回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