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如果前輩覺得不方便的話,我立刻離開。”簪若淩見我和師傅竊竊私語,她立刻說道。

“彆,彆!”我馬上站了起來,三步並做兩步的走到簪若淩的麵前,“你難道還想回到鳳祁的身邊嗎?我看得出來你和他在一起時的痛苦,你如果回去的話,豈不是更痛苦。”

簪若淩輕聲笑了笑,臉色更加蒼白透明瞭,她此刻看起來似乎隨時都能倒下。

隻聽見簪若淩對我說道,“如果能在這裡靜靜的待一些時日最好了,我不介意當你的人質,隻要能遠離他,我做什麼都可以。”

她的話讓我頓時愣住,冇想到我的小心思不僅被師傅發現了,簪若淩恐怕是更早的時候就發現了,但是她依舊選擇了和我在一起。

這鳳祁到底是怎樣傷害了簪若淩的心啊,讓一個女人寧願去當人質都不願意待在他的身邊。

“很抱歉......”我嘴唇蠕動了許久,最終卻隻對簪若淩說了三個字。

簪若淩是一個又美麗又善解人意的女子,聽到我的話之後,她輕笑著說道,“你怎麼能說抱歉呢,這件事情的起因是鳳祁,是他,不怪你。”

看著這麼好看的大姐姐,又如此溫婉和善解人意,我的心裡很是觸動在心裡已經把鳳祁給罵了千百遍了。

鳳祁這個狗男人冇有心!他怎麼能傷害如此好的女人!

師傅在喝完一杯奶茶後,纔對我說道,“行啦笙笙,為師答應你,我就你這麼一個徒兒,我這個當師傅的肯定要竭儘所能來幫助我的乖徒兒的。”

“那個誰,你就先在這裡住下吧,我保證那個人找不到你。”師傅長袖一揮對簪若淩瀟灑的說道。

簪若淩蒼白的麵上一喜,然後馬上就要跪地拜謝我師傅,但是這腿還冇有跪下去就被我師傅給製止了,師傅手一揮,簪若淩的腿就跪不下去了。

“彆跪了,看你現在這樣子,多留著點精氣神吧,否則你身上的精氣神散掉了,我可不會給你去吸取彆人的壽命。”師傅那張絕美又仙氣飄飄的臉上帶著一抹嫌棄。

然而簪若淩在聽到我師傅的話之後,本就蒼白的臉上瞬間變得越加蒼白,就跟抹了一層石灰似的。

“前輩,您的是說我現在之所以能回過來是吸取了彆人的壽命?”

師傅冷哼了一聲,“那不然呢,不然你以為你已經死了那麼久是怎麼活過來的?估計都是你那個好郎君給吸取過來的壽命。”

我看到簪若淩的神色已經由蒼白變得異常灰暗了。

我趕緊拉了拉師傅的衣袖,“師傅,您彆說了,這事情也不能怪她呀,她現在已經夠難受了。”

師傅再次用手指戳了戳我的那腦袋,“臭丫頭,你這胳膊肘往外拐啊?”

“不是不是,師傅您誤會了。”我趕緊解釋道,“我就是覺得其實她也挺可憐的,被丈夫殺掉,現在又莫名其妙的複活......”

“知道啦。”師傅揉了揉我的腦袋,“師傅跟你開玩笑呢,知道你心地善良。”

簪若淩彷彿冇有聽見我和師傅之間的對話,我看見她的眼神都是茫然的,虛無縹緲的。

“前輩,我有一個請求。”簪若淩突然回過神來對我師傅說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