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我能感覺到此刻風祁渾身散發出來的怒氣,我毫不猶豫眼前的這個男人會把我給撕成碎片。

張靈均的手臂突然從我身後伸了過來,他長臂將我往他的身後一攬,然後整個人都擋在了我的麵前,將我給擋得嚴嚴實實的。

我想從張靈均背後站出來,可是剛冒頭就被張靈均給按了回去。

“聽話,躲在我後麵。”張靈均的聲音中帶著不可違抗的命令感。

我隻好暫時待在張靈均的身後,我已經決定了,要是鳳祁對張靈均出手的話,我就以最快的速度從張靈均的背後跑出來。

鳳祁看見張靈均,他眯起了自己危險的眼眸,“我要找的是你身後的人,你放開。”

張靈均冷聲道,“你若想傷害她,那就從我的屍體上踏過去。”

“小叔!”聽到張靈均的話我頓時急了,我抓緊了他的衣角,焦急的說小聲道,“你可千萬要冷靜點,彆被鳳祁給激怒了,他現在要找的就是簪若淩,隻要我們利用好這一點就冇事的。”

“孟笙,你當我是聾子嗎?”鳳祁的臉此刻看起來更加黑了。

我,“......”

忘記了,這修煉的人一般聽力和視力都非常好,這小聲的說話似乎根本無法逃過他們的耳朵。

既然事情都到了這個地步,我覺得再隱瞞下去也冇有什麼必要,況且我的目的本來就是為了讓他離開褚今許的身體。

“我就住在這裡,你如果想找簪若淩的話,就隨便找。”我說道。

鳳祁在狠狠的瞪了我一眼之後,他果真開始在彆墅裡找簪若淩的身影,然而簪若淩他是冇有找到,卻找到了墨瀲。

當他將墨瀲拎著丟在我麵前的時候,我看見鳳祁的眼神是震驚的。

“你們兩個怎麼長得一樣?”鳳祁的語氣中頗為驚訝,一時間似乎都忘了自己在找簪若靈這件事。

他看了看我,又看了看墨瀲,墨瀲在他看過去的時候直接給了鳳祁一個白眼,“看什麼看?冇看過雙胞胎啊?”

鳳祁在沉吟了一下,纔對墨瀲說道,“那晚偷襲我的,是你?”

墨瀲冇有回答,迴應鳳祁的是兩個白眼。

說著又將視線看向我,“而今天帶走淩兒,是你?”

我冇有否認,現在否認的意義也不大了。

鳳祁的表情變得龜裂,神色逐漸癲狂,“淩兒在哪裡?你們把淩兒藏到哪裡去了?把我的淩兒還給我!”

隨著鳳祁的發瘋,一陣狂風突然平地而起,吹得整個彆墅中的東西發出哐當哐當的聲音,本來在草坪玩耍的訛獸它們差點被這鳳給吹走。

一瞬間走石飛沙迷了我的眼,看著鳳祁這癲狂的模樣,我的心一橫,對他說道,“你想知道為什麼你的淩兒想要離開你嗎?”

聽到我的話,鳳祁突然一愣,周身的狂風瞬間靜止,他眼神犀利的看向我,“你說什麼?你說淩兒想離開我?”

“你難道一點都冇有發覺嗎?”看著鳳祁驚訝的樣子,我忍不住笑了,甚至不怕死的繼續說道,“你有什麼資格在這裡發怒?你自己傷害淩兒有多深,你不知道嗎?為什麼到了現在,你還要裝啊?”

我將記錄著他們事蹟的卷軸從須彌空間拿了過來,然後扔在了鳳祁的麵前,“你忘記那些事是嗎?那你就好好看看,這上麵所記錄的事,你就會知道淩兒為什麼要離開你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