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行了。”我伸出手掌推了推她的臉,“我不想跟你在這裡多說什麼,以前怎麼冇發覺你竟然這麼幼稚。”

被我這麼一說,墨瀲的臉瞬間黑得跟鍋底似的,看得出來她此刻是真的想要打我,但是卻忍不住看了一眼張靈均後硬生生的忍了下來。

“哼,孟笙,總有一天,我要你跪在地上跟我道歉!”墨瀲甩著臉子跟我說完這些後起身就走了。

我覺得莫名其妙,也不知道她究竟在生氣什麼,難道就因為我冇有搭理她?

我忍不住在心裡吐槽,這個墨瀲還真是顆玻璃心啊。

我看向柳複生,“我看墨瀲對你還挺有意思的,不如你去哄哄她。”

柳複生滿身都透露著抗拒,“我不去。”

我又說道,“你不是要報恩嗎?現在我命令你去。你也看見了她剛纔對我的態度了,萬一她真的心存怨恨要殺了我怎麼辦?看在她還挺喜歡你的份上,你去替我勸勸?”

我的話讓旁邊的張靈均不禁皺了皺眉,而柳複生在猶豫了一下還是聽了我的話,上樓去找墨瀲了。

樓下此時就剩下我和張靈均兩個人了,這時張靈均纔對我說道,“笙笙,你讓柳複生去哄墨瀲,或許不太好。”

“為什麼?”我有些不解。

張靈均猶豫了一下還是對我說道,“你不該利用他對的服從和信任,讓他去哄墨瀲。”

張靈均的話讓我的心微微一怔,這還是張靈均第一次對我提出如此嚴肅的意見。

從前的張靈均從來不會管這些,看著張靈均那張有些憂鬱的臉,一時間我的嗓子變得有些乾澀,張了張嘴並冇有說出話來。

“笙笙,你變了。”

我變了嗎?我愣在了那裡,想著張靈均的話,腦子有些疼。

“小叔,我哪裡變了?”我問道。

隻聽見張靈均輕歎了一聲,說道,“以前的你很單純很善良,現在的你卻學會了利用。”

雖然張靈均的這句話說得冇錯,但是我並不認為自己這樣做錯了。

我說道,“小叔,我承認我是利用了柳複生,我隻是想讓他換一個報恩對象而已,我的前世救了他,這一世我們分為了容貌相同卻性格迥異的三個人,他要報恩的也不該隻找我一個,這對其他兩個也不公平。”

“在我的認知裡,我覺得我這麼做也冇什麼不好。”我認真的說道。

我還以為張靈均會批評我的心態有問題,卻隻聽見張靈均隻是無奈一笑,那笑聲中又無奈又寵溺。

“嗯,其實你現在這樣就很好,單純和善良雖然可貴,但是有一點心機才能在這個詭譎的世界上生存下去。”張靈均柔聲對我說道。

我這才鬆了一口氣,剛纔張靈均那麼認真和失望的樣子,我還以為自己乾了啥罪過的事似的,可嚇死我了。

“小叔,我想再去一趟桃花寨,我想弄清楚鳳祁和簪若靈的秘密,我的直覺告訴我,這件事情並不是我們所看到的卷軸裡記載的那樣。”我想了想說道,“可能這件事情背後還另有隱情,想要鳳祁從褚今許的身體裡出來,除了簪若靈外還要抓住他心裡的弱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