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禦千夜似乎察覺到了聞媛的視線,眉頭微蹙,眸光微沉,朝她看了過來。

聞媛察覺到禦千夜的目光,慌亂的移開了視線,然後,低垂下了眼簾。

而此時,禦千夜的目光,已經移開了。

禦千夜冇有多看聞媛一眼,而是繼續低下頭,慢條斯理的喝著酒。

宴會上,歌舞昇平。

禦千夜一杯杯的將酒水灌入腹中。

就在這時,流風急匆匆的上前,神色略顯慌張,躬身附在禦千夜耳邊說了幾句話,禦千夜的眼眸中頓時閃過一抹異樣的光芒,隨即,他站起身,朝著太後和皇帝拱手,''兒臣先告退了。''

話落,也不等太後和皇帝的回覆,直接抬腳離開了大殿。

''夜兒......''

太後見禦千夜走了,立馬站起身來,朝著禦千夜的背影叫了一聲。

然而,禦千夜卻仿若冇有聽到一般,腳步不停的消失在了大殿門口。

聞媛見禦千夜走了,也慌忙站起身來,朝著太後福身行禮,然後,轉身離開了。

太後見狀,心中有些詫異,眉宇間浮現出濃烈的不解。

她扭頭看向禦千辰,開口詢問道;''辰兒,夜兒這是怎麼了?怎麼好像心不在焉的樣子。''

太後見狀,心中有些詫異,眉宇間浮現出濃烈的不解。

她扭頭看向禦千辰,開口詢問道;''辰兒,夜兒這是怎麼了?怎麼好像心不在焉的樣子。''

禦千辰聞言,唇角勾起了一抹淺笑,''母後,九弟可能是有什麼事情,需要處理,母後不必太過擔心,等九弟回來之後,朕再和他談一談。''

聞言,太後眉頭緊擰,臉上的神情有些凝重。

她抿了抿紅唇,隨即,轉頭看向禦千夜消失的方向,深深地歎息了一聲。

而後,又看向其餘的人,開口吩咐道;''宴會繼續進行吧!''

''遵旨。''

......

禦千夜一路疾馳出了皇宮,隨即翻身上馬,策馬狂奔,朝著城門口而去。

一路上,禦千夜心中的那股怒火,越燒越旺,幾乎快將他整個人都點燃。

顧依依,你就這麼想逃離本王的身邊,想和其他男人雙宿雙棲?

很好,那本王就偏不讓你如願以償!

“駕!”

禦千夜一揮馬鞭,駿馬嘶鳴一聲,迅速的往前方狂奔而去,很快便消失在了茫茫夜色之中。

這邊,容燁救下顧依依和小糰子後,打算帶她們去藥王穀。

天色已晚,三人便在路上一家客棧歇腳,準備明日再趕路。

容燁給小糰子檢查了下身體,在察覺到他中了毒後,心中一驚,''小糰子被人下毒了?!''

聽到容燁的話,顧依依立刻點頭,''恩。''

''誰乾的?''

顧依依搖頭,''暫時還不清楚,小糰子從四季山莊回來後,身上就被人下了毒,不過,我已經給他服用瞭解毒丸,他身體裡麵的毒素暫時壓製住了,隻不過,小糰子的寒毒卻一直未曾解,這段時間,我也隻是暫時控製住小糰子體內的寒毒,但是,也僅僅隻是暫時罷了,我不知道還能撐多久……”

說到這裡,顧依依的眼眶有些濕潤。

她真的不敢想象,若是小糰子體內的毒素爆發的話,會有怎樣恐怖的後果。

想到這裡,顧依依的心臟猛地一抽痛。

容燁見顧依依神色難受的模樣,眼中閃過一抹心疼,同時心裡的愧疚也多了一分。

他伸手,輕輕拍著顧依依的肩膀,溫柔的安慰道:''彆擔心,我會儘快研究出解藥的!''

''嗯。''

顧依依輕輕頷首,隨即,抬眸望著容燁,眼睛亮晶晶的,充滿了期待,''容燁,血鮫珠的煉化還需多久,能否快一些?''

聞言,容燁瞳孔微微一縮,隨即,抬眸看向顧依依,沉默了半響,纔開口道;''依依,我也不確定,不過,應該快了!''

''希望如此!''

聽到容燁的回答,顧依依心中雖然還是忐忑不安,但是,她知道,容燁是醫聖,既然他都這麼說了,那就代表著,應該快了。

想到這裡,顧依依心中稍微鬆了一口氣。

''依依,我們明天便可以回去了,你不必擔心了。''

隻要到了藥王穀,就算冇有血鮫珠,但藥王穀的天池裡麵,蘊含著天下所有珍貴靈藥,有天池相助,小糰子體內的寒毒,應該是能解的,就算無法徹底治癒,但至少能保證小糰子眼下性命無虞。

天池乃是藥王穀的聖地,除了族內之人,外人是不能進入的。

而這,則是他與父親交易,換來的條件。

聞言,顧依依點了點頭。

就在此時,顧依依的肚子忽然傳來咕嚕嚕的叫聲。

她摸了摸自己的肚子,有些尷尬,臉頰不由的紅了起來。

''依依,你餓了?我去給你弄點吃的。''

說完,容燁立刻起身,準備給顧依依弄點東西填填肚子。

顧依依見狀,連忙阻止他,''不用麻煩了,容燁,你也累了一天了,不如你早點休息吧!''

聽到顧依依的話,容燁輕笑,眼底佈滿寵溺和溫柔,''傻丫頭,這算什麼麻煩,你等著,我很快就回來。''

容燁說完這句話,便邁步走了出去。

看著容燁的背影,顧依依忍不住抿嘴一笑,眼底滿是感動之意。

容燁剛走出房間,便遇到了一名侍衛。

''屬下參加少穀主。''

容燁擺了擺手,示意那名侍衛免禮,隨即,問道,''何事?''

那名侍衛立刻恭敬的回道,''回稟少穀主,穀中那邊傳來訊息,王上讓少穀主即刻回穀。”

聽到這話,容燁劍眉緊皺,臉色也隨之冷了下來,''父王為何要讓我即刻回穀,發生何事了?”

''屬下並不清楚。''那名侍衛回道。

聽到這話,容燁輕哼一聲,眼眸微眯,眼底迸射出兩道淩厲的目光。

父王為何要他即刻回穀?

難道,是穀主發生了什麼事情?

想到這裡,容燁立刻對那名侍衛吩咐道,''派人稟告父王,我即刻趕過去。''

''是!''那名侍衛抱拳領命。

隨即,轉身快速離開。

容燁收斂神情,朝著顧依依的房間走了過去,''依依,父王來信,要我即刻趕回藥王穀,所以,我得離開一趟,明日,我會派人接你們回藥王穀。”

顧依依聞言,秀眉輕輕蹙了起來,''怎麼了?發生什麼事了嗎?''

,co

te

t_

u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