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聽著顧依依關切的語氣,容燁嘴角輕揚,淡淡的勾起一抹弧度。

''我也不是很清楚,不過,父王讓我即刻趕回藥王穀,我擔心是不是發生什麼大事了,畢竟,這段時間,藥王穀都是風波不斷,所以......''

容燁的話還冇有說完,便被顧依依打斷了。

''那你快回去吧!我冇事的!''顧依依開口。

''好,我先離開,你好好照顧自己和小糰子,明日一早,我會派人來接你們的。''

說完這句話,容燁轉身朝著外麵走去。

顧依依站在門口,目送著容燁的身影離開,她抿了抿唇,神色有些複雜。

她不知道藥王穀發生了什麼,但願,不是什麼壞事吧!

顧依依輕輕歎息一聲,隨後便關上房門,準備回去休息。

然而,就在這個時候,房門外突然傳來了一陣敲門聲。

顧依依愣了一下,難道容燁忘記了什麼東西在房間嗎?

想到這裡,顧依依走到房門處,打開房門,“容燁……”

然而,顧依依的話,還冇有說完,便被她的聲音卡在喉嚨裡麵,臉色一瞬間變得慘白。

因為,門外站著的,不是彆人,正是禦千夜。

此刻的禦千夜,渾身散發出駭人的戾氣,一張俊美的臉龐黑的跟鍋底似的。

一身玄衣,在燭光的映襯下,更顯冷冽。

他目光森冷的盯著顧依依,冷峻的臉龐佈滿陰霾。

他的目光很冷很冷,就像是一把利刃一般,鋒芒逼人。

顧依依怔愣在原地,有種被嚇呆了的錯覺,一顆心怦怦直跳,呼吸急促,整個身體也僵硬了起來。

她的腦海裡麵,隻剩下了一個念頭,那就是,完蛋了!

她怎麼也冇想到,禦千夜居然這麼快就找上門來了,而且還是以這種凶神惡煞的模樣出現。

他這樣,簡直是想要殺了她的節奏啊!

顧依依一雙水眸眨巴著,心裡七上八下的,一顆心砰砰直跳。

就在此時,禦千夜忽然朝著她靠近了幾步。

''你,你彆過來!''顧依依連忙退後一步,一張俏麗的小臉上,滿是慌亂之色。

她的腳,不受控製的往後倒退著,最終抵在門框上。

禦千夜見此,眼底快速劃過一抹嘲諷,隨後冷漠的開口。

''顧依依,你以為你逃到這裡,就能夠安全嗎?''

''本王說過,你逃不掉的!''

禦千夜的話落下,顧依依整個人狠狠的一顫。

他這是要抓她回去嗎?

不行!

她絕對不能被他抓回去!

想到這裡,顧依依咬了咬牙齒,開口道:''禦千夜,我告訴你,我不管你用什麼方法,我都不會跟你回去的。''

聽到顧依依的話,禦千夜的眸中,閃爍著濃鬱的怒火。

這個女人,竟然還在做最後的掙紮,她當真以為,憑藉她這幾斤幾兩,就想從他的手裡逃走嗎?

真是異想天開!

然而就在這時,顧依依的聲音再次響起。

“禦千夜,我與你無冤無仇,你為何要囚禁於我,我知道你一直在找一個女人,但我可以明確的告訴你,我不是你要找的那個人,所以,請你放了我!''顧依依說道。

她已經將話說的如此的明顯,禦千夜肯定能夠聽懂了。

“你怎知本王在找什麼人?”

禦千夜微微挑眉,眼睛眯成一條縫,帶著絲絲危險。

顧依依聞言一愣,眼珠子轉了轉,連忙解釋道:“我聽府裡的下人說的。”

“說王爺四年來一直在尋一個女人,但至於那個女人究竟是誰,卻冇有人知曉。''

''哦?''

禦千夜的眸底掠過一抹意味深長的笑意,''原來你也有聽過這件事情,看來,你對本王還真是挺瞭解的嘛!''

顧依依聞言連忙擺擺手,''我隻是聽府中的下人們偶爾談論而已,並不是有意打聽的。”

''是嗎?''禦千夜反問。

''你若不信,大可以調查一番,我的確冇有騙你。''顧依依開口說道,一張漂亮的小臉上,一臉認真。

見此,禦千夜深邃的眼眸危險的眯了起來,渾身散發出濃烈的殺氣。

見禦千夜的模樣,顧依依知道,禦千夜不相信她的話。

於是,顧依依繼續開口,說道:''禦千夜,既然你不相信我的話,那我隻好證明給你看!”

說到這裡,顧依依伸出手臂,將袖袍往上撩起,露出一截雪藕似的胳膊,上麵,赫然有一顆醒目的守宮砂。

''看到了嗎?這就是證據。''顧依依開口說道。

顧依依說完,便將手臂收了回來,放了下來。

顧依依的話,令禦千夜微微怔了一下,臉上露出了一絲訝異的表情。

她居然還是完璧之身?

禦千夜深邃的眼眸微微眯起,眼眸裡,閃過一抹驚愕的光芒,一股寒氣,迅速湧上心頭。

他怎麼也冇有想到,顧依依居然是完璧之身。

難道,真的是他弄錯了,她根本就不是顧若楠!?

可是,她若是完璧之身,那小糰子又作何解釋?

一個不是完璧之身的女人,怎麼會有兒子呢?

這一點,實在是太過詭異。

顧依依見禦千夜臉上的表情變化,便知他在懷疑什麼,當即便趁熱打鐵,開口解釋道:“事到如今,我也冇有什麼可隱瞞你了,冇錯,小糰子並非我

親生,他,是我在路邊撿回來的孩子。”

說到這裡,顧依依頓了頓,繼續開口說道:''至於他的爹孃是誰,我也不知道。''

說完,顧依依內心一片忐忑,緊張的望向禦千夜,生怕他會不相信她的話。

同時心裡對小糰子充滿愧疚。

對不住了小糰子,非常時期,孃親隻好暫時撒謊了。

禦千夜聽到顧依依的話,一張英挺的劍眉不由皺起,深邃的眼眸中,快速劃過一抹複雜的光芒。

他冇有開口說話,而是靜靜的打量著顧依依。

看到禦千夜的視線停留在自己的身上,顧依依感覺到一陣壓迫,下意識的縮了縮脖子。

但為了使自己看起來不心虛,她還是努力挺直腰板,抬起精緻白皙的小臉望向他,眸中閃爍著真誠之色。

禦千夜見此,薄唇微動,聲音冷酷的開口道:“區區一個守宮砂,根本就不足以證明什麼,你身為醫者,偽造一枚守宮砂,對你來說是輕而易舉的事情。''

禦千夜的話,令顧依依心裡咯噔一下。

這傢夥難道看出來了她那是假的?

不應該啊!

她可是用硃砂配合藥物,一比一複刻的,尋常人是不可能一眼就看出來的。

但是,他卻看穿了她是在演戲!

想到這裡,顧依依不由的嚥了嚥唾沫,開口問道:''那你還要怎麼證明?''

禦千夜聞言,薄唇勾起一抹邪魅的弧度,隨即,緩緩的湊近她的臉頰,在她耳畔吐著灼熱的氣息,開口道:''很簡單,讓本王親自驗證一下,你是否是完璧之身。''

,co

te

t_

u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