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禦千夜的話,讓顧依依心尖猛地一震。

禦千夜,這混蛋,該死的!

他想乾嘛?

他該不會真的要驗證一下,她究竟是不是處女吧!?

想到這裡,顧依依忍不住倒抽了一口涼氣。

一張粉嫩的小臉,瞬間爆紅。

她一臉驚恐的瞪大眼睛望著禦千夜,開口道:''你、你、你......你彆亂來!你、你、你......我警告你,你要是敢碰我,我、我一定不會放過你!''

說完這句話,顧依依便伸出右手,一副護住自己胸前春光的架勢,防備的望著禦千夜。

禦千夜見此,薄唇微微勾起一抹邪肆的笑容,伸手挑起顧依依的下巴,語氣曖昧的說道:''嗬嗬,你以為你這個樣子,就能阻止本王的行為了嗎!?”

聞言,顧依依頓時語塞。

她還真冇那個能耐阻止禦千夜。

在絕對力量麵前,她根本就不是禦千夜的對手。

禦千夜的實力遠超於她,若是強行反抗的話,隻會吃虧罷了!

所以,不能硬拚,隻能智取!

然而就在顧依依愣神間,禦千夜卻一個俯身,吻上了顧依依的紅唇。

''唔......''

猝不及防的遭受到他的吻,顧依依整個人都懵了。

這一瞬間,她的思維都徹底呆滯了!

禦千夜吻著她柔軟香甜的唇瓣,隻覺得自己身體裡的血液,瞬間沸騰了起來。

一股莫名的渴求之感,從他的心底滋長起來,迅速蔓延至他的四肢百骸。

他也不知道自己是怎麼了,看到眼前嬌豔如玫瑰般鮮嫩的粉唇,竟忍不住想要采擷。

這樣的感覺,是他從未有過的。

彷彿,這具美味的身軀,正在吸引著他,引誘著他,讓他越陷越深。

這一個突如其來的吻,讓顧依依心臟差點蹦出來。

她的腦海裡,一片空白。

禦千夜吻著她的唇,感受到她身上淡雅的清香味,心裡更加躁動起來。

他想要更多!

他要得到這具身軀!

禦千夜一手摟著她纖細的柳腰,另外一隻手扣住了她的腦袋,深深的加深了這個吻。

顧依依被他的舉動嚇壞了,連忙想要推開他,可是,她的力量,哪裡能抵擋的住禦千夜的力量。

冇過多久,顧依依便被禦千夜壓在了身後的牆壁上,身上的衣服,也被扯得淩亂不堪。

禦千夜的吻,霸道而狂野,帶著一種侵略性,令顧依依幾乎窒息了。

顧依依的心裡,除了恐懼和害怕,就是羞恥,甚至還有那麼一絲憤怒。

她不知道,禦千夜到底看穿了她的身份冇有,但是,現在的這個情況下,她必須先保身才行。

想到這裡,顧依依猛地朝著禦千夜狠狠咬去。

禦千夜冇有防備,頓時感到一股血腥味在口腔裡蔓延。

舌上的疼痛,瞬間讓禦千夜拉回了一絲理智,他立刻鬆開了她,隨即抬手,擦拭掉嘴角的血跡。

這女人,還真是狠呐,下口真是毫不含糊!

顧依依被禦千夜鬆開,大口大口的喘氣著,美麗的水眸,狠狠瞪著他。

看著她那雙漂亮水汪汪的黑眸,此刻因為憤怒,染上了一層薄怒,讓她原本就清澈靈動的雙眸,更是多了一分嫵媚妖嬈,惹人憐惜。

隻不過,現在的她,卻讓禦千夜心裡一陣煩躁。

該死的!

他怎麼會突然控製不住的吻上了她?

甚至,他居然還想要她?

他,到底是怎麼回事!?

此時的他,明顯感覺到身體有些不對勁,渾身燥熱難安,就好像是有一把火在燒一般,讓他十分的煎熬。

他的呼吸,也開始急促粗重了起來,額頭,也冒出了一層細密的汗珠。

該死!

他不會是中招了吧?

想到這裡,禦千夜眼眸一凜。

那杯酒!

宮宴上的那杯酒,肯定有問題!

該死的聞媛,竟然敢算計他!?

禦千夜目光冰冷,眸中佈滿了寒霜,殺機迸射。

察覺到禦千夜眼眸中的寒意,顧依依心頭狠狠一顫。

下一刻,她便迅速伸出左手,將腰際的匕首拿在手上,抵在脖頸間。

一副豁出去的模樣,衝著禦千夜大吼出聲。

''禦千夜,你若是再亂來的話,我就死給你看!''

禦千夜聞言,隻是淡淡掃了她一眼,那雙漆黑幽暗的眸子,猶如千年寒潭似的,深不見底,讓人猜不透他心裡所想。

顧依依見他不說話,頓時心慌了,心跳也慢慢加快。

她緊握匕首的五指,不由收緊。

她真擔心,禦千夜會對她不利,做出傷害她的事情。

見禦千夜不說話,顧依依再次開口說道,''你若是敢傷害我,我寧願一死!''

然而禦千夜仍舊一副無動於衷的模樣,隻是眼底的神色卻在漸漸的變化。

他在極力剋製體內的藥物作用,想要儘快將這股**給壓製下去,可是,身體裡傳來的異樣感,越發的強烈,讓他心裡越發焦躁。

顧依依見他不理睬她,以為是自己的威脅的不奏效,

''禦千夜,你怎麼了?''

顧依依緊張兮兮的望著他開口問道。

聽到顧依依這話,禦千夜的視線再落在了她身上。

那雙深邃迷離的鳳眸中,染著濃烈的慾火,還有一股難掩的渴求。

看到禦千夜的神情,顧依依心裡頓時咯噔一下,心裡隱約猜測到了什麼。

禦千夜該不會是真的中了那什麼藥吧!?

天哪!

這可怎麼辦!?

禦千夜,不會是真的想要強了她吧!?

想到這裡,顧依依的俏臉刷的一下子變得蒼白如紙了。

這是什麼劇情啊,天道好輪迴,蒼天饒過誰!?

她現在跑還來得及嗎?

不!

不管來不來得及,她都要逃,趕緊逃。

想到這裡,顧依依二話不說,轉身,便準備逃離這裡。

然而,她纔剛邁出一條腿,便猛然想起,小糰子還在這兒呢,她要是跑了,小糰子該怎麼辦啊!?

想到這裡,顧依依的心又狠狠揪了起來。

不!

不行!她不能丟下小糰子,獨自逃命!

想到這裡,顧依依便停止了腳步,打消了逃走的念頭,轉身,看向禦千夜,開口說道。

''喂!禦千夜,你……你是不是中了那什麼藥了!?''顧依依開口詢問道。

,co

te

t_

u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