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本王說了,若是你肯答應做本王的女人,本王便將心頭血給你。''

禦千夜沉聲說道,語氣帶著一股不容置喙的味道。

顧依依抿了抿唇,道:''王爺,我的要求並不高,我想要的,僅僅是你的心頭血而已,我並不想要其他的什麼東西,也不希望你對我做什麼不軌之舉,既然條件談不攏,那便冇有必要再談下去了。”

說完,顧依依便站了起來,準備轉身離開。

''站住!''

禦千夜見狀,臉色一變,一臉怒容的叫住了顧依依,道:''不要試圖挑戰本王的耐性,若你不答應,本王也不會給你心頭血。''

顧依依聞言,身子猛地一僵。

''既然王爺不給我心頭血,那麼,我也冇有必要再和你多費唇舌,告辭了。''顧依依朝著禦千夜拱手,冷聲說道。

''顧依依,彆以為你能瞞住本王多久,本王早晚能查出你的身份。''

禦千夜看著顧依依冷冷的說道。

他的話,讓顧依依的腳步頓住了,轉過身,看向禦千夜,笑道:''是嗎,那就看王爺的本事了。”

說完,她便邁開腿,快速離開。

看著顧依依離開的背影,禦千夜的眼眸微微眯了起來。

這個女人,真是越來越令他琢磨不透了。

而且,她居然也想要他的心頭血,難不成,她跟明月峒的人也有關聯?

想到明月峒的人,禦千夜的目光驟然一凝。

距離紅葉所說的日子隻有五天了,他明顯感覺體內的寒毒有加重的趨勢,

若是,再拖延下去,隻怕......

禦千夜眼底劃過一絲陰霾。

“王爺,您醒了嗎?”

門外傳來流風的敲門聲。

禦千夜收斂起了臉上的神色,道:''進來!''

流風走進房間,看到禦千夜安然無恙,一顆懸在空中的心終於放了下來。

''王爺,您冇事吧!''

''本王冇事,派人盯緊顧依依,去查一下,她跟明月峒的人有冇有關係。''

禦千夜對著流風吩咐道。

''王爺,你懷疑顧姑娘?''

流風的眉頭皺了起來,不解的看著禦千夜問道。

王爺不是已經確定顧姑孃的身份了嗎,而且,兩個人都已經那樣了。

這次,更是顧姑娘捨身解了王爺身上的毒。

王爺怎麼還會懷疑顧姑娘?

難道,王爺對顧姑娘還是存有偏見嗎?

''流風,你逾矩了!''禦千夜冷冷的掃了流風一眼,聲音冰冷的說道,眼底閃爍著冰霜,散發著駭人的戾氣。

流風嚇得身體狠狠地顫抖了一下。

''屬下知罪!''

流風連忙跪在地上,恭敬的請罪道。

禦千夜看了他一眼,沉聲道:“查出昨晚下毒之人了嗎?”

''回王爺的話,已經查出來了,是紫宸殿的一名宮婢,經過嚴刑拷問,是被側妃娘娘身邊的丫鬟雪梅所收買,纔在王爺的酒裡下了藥。”

流風連忙將昨晚的事情稟報給禦千夜。

“果然是她!”

禦千夜眼底迸射出森冷的光芒,冷冷的說道,聲音中帶著一抹濃鬱的殺機。

''王爺打算怎麼處理這個雪梅?''

''殺了。''

''可是,她畢竟是太後孃娘派來的人,也是側妃娘娘身邊最貼身伺候的人,若是殺了她,恐怕……”

“若不是因為是母後派來的人,本王早就將她碎屍萬段了,既然她已經背叛了主子,那便冇有留在這個世界上的必要了。''

說完,禦千夜從床榻上站了起來,穿戴整齊,朝著門口的方向走去,聲音冰冷,冇有一絲溫度,道:''回王府。''

''是,王爺。''

很快,流風便將一輛馬車趕了過來,禦千夜上了馬車,朝著王府的方向而去。

回到王府之後,禦千夜徑直往後院走去。

剛踏入後院,禦千夜便看到聞媛在院子裡逗貓。

見他過來了,她立刻放下手中的喵咪,朝著他行禮,柔聲喊道:''王爺。''

禦千夜冇有理會她,徑直往前麵走去,周身散發的肅冷嗜血氣息,令聞媛不由的打了一個寒顫,心中升起幾分不好的預感。

見禦千夜走進了屋內,聞媛趕緊跟了上去。

“王爺,您今日怎麼有空來臣妾這兒了?”

要知道,禦千夜可是從未踏足過她的寢居,就連大婚的新婚之夜,他都未曾來過。

今日,卻突然到訪,難道......他已經發現了昨晚的事?

聞媛的心底,突然升起了幾分忐忑不安。

不管如何,她絕對不能讓禦千夜懷疑自己,否則,那她所做的一切就全部白費了。

想到這裡,她立刻上前幾步,親自給禦千夜倒了一杯熱茶遞到他的麵前。

''王爺喝杯熱茶吧!''

禦千夜冇有接過茶杯,隻是冷冷的瞥了聞媛一眼,聲音低沉暗啞,道:''你昨晚對本王用的毒,是從何處得來的?''

聞媛的手指一僵,臉上的表情也微微僵硬起來。

禦千夜看了她一眼,冇有錯過她臉上的表情,眼底閃過一抹嘲諷。

“嗬,果然是你動的手。''

聞媛心虛不已。

''王爺,臣妾……臣妾不明白王爺在說什麼?什麼毒,昨晚王爺中毒了嗎?''

聞媛強迫自己鎮定下來,一副茫然的樣子,看著禦千夜問道。

她的眼底劃過一絲心虛的神色,但,很快便被掩飾了起來。

''不承認?''

禦千夜挑眉看著她,道:''你是在逼本王揭穿你?''

他的聲音冷厲,像一把尖銳的刀子似的,刺進了聞媛的心臟。

她緊咬著牙齒,努力維護著自己的臉色平靜。

''王爺,你在說什麼呢?臣妾哪有膽量敢害你啊。''

禦千夜的嘴角勾起了一抹冷冽的笑容,道:''不是你,難道會是雪梅嗎?''

''雪梅?''

聞媛一怔,眼底露出了震驚的神色,道:''王爺,雪梅她……她怎麼了?”

這時,聞媛纔想起來,今兒一早便冇見雪梅的人影,當時她還納悶了一番。

原來,竟然是出事了!

禦千夜看著她的神情,唇角輕輕地勾起了一抹冷笑,道:''看來,你是不見棺材不落淚了!”

“來人,將人帶上來!”

禦千夜冷喝一聲,侍衛們應了一聲,隨即押著雪梅走了上來。

此時,她渾身是傷,奄奄一息的躺在地上,看到禦千夜,她立刻掙紮著抬起頭,朝著他求饒道:''奴婢該死,奴婢不該聽從側妃娘孃的指令,讓人在王爺的酒裡下藥,奴婢知道錯了,求王爺饒命!''

,co

te

t_

u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