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下一秒,那顆丹藥便融入小糰子的腹部。

小糰子的瞳孔猛然一縮,小手死死的捂著肚子,小臉上滿是痛苦之色。

顧依依霎時臉色大變,''混蛋,你對小糰子做了什麼!?''

她怎麼也冇想到,藥王穀主居然會對小糰子下手。

他不是一向都喜歡小糰子的嗎?

雖然他並不怎麼待見自己,但對小糰子還是格外的寬容,甚至允許容燁傳授小糰子醫術。

可為什麼今日會這般做?

這其中到底發生了什麼事,竟讓藥王穀主的態度發生了翻天覆地的變化?

還有,容燁呢?

為什麼她一直冇有見到容燁的人影?

這一係列的疑問,縈繞在顧依依的心頭,讓她的心中充斥著濃烈的不安。

她抬眸,望向站在自己麵前的藥王穀主,眸中迸射出濃烈的怒火,聲音更是冰冷無比:''我警告你,若是你敢動小糰子一根汗毛,我定將你碎屍萬段!”

''顧姑娘不必激動,老夫隻是給他服下了一顆藥而已。''

藥王穀主笑嗬嗬的道。

''你想做什麼!!!''

顧依依怒視著藥王穀主,恨不得把這個老傢夥千刀萬剮!

“這藥不會立即要了他的命,隻不過會讓他體內的寒毒爆發而已。”

藥王穀主繼續說道。

''你敢!!!''

聽到藥王穀主的話,顧依依的臉色驟然間陰沉到極點,眼神冰冷的彷彿能夠凝固空氣,整個房屋之內的溫度似乎都降低了好幾度。

她知道,他說的是真的。

若是小糰子出現任何的意外,她絕對會不惜一切代價毀滅整個藥王穀!!!

''隻要顧姑娘乖乖配合,老夫保證,小糰子不會有事,並且,老夫還會幫他根治體內的寒毒,如今小糰子的性命就掌握在你的手裡,是配合還是反抗,顧姑娘,你可要考慮清楚了。''

藥王穀主的臉上浮現出淡淡的笑意,那張佈滿皺紋的老臉在陽光照耀下卻是顯得無比蒼白和詭異。

看著藥王穀主,又看了看錶情無比痛苦的小糰子,顧依依的心彷彿被刀割一般。

她真的很想將這老東西挫骨揚灰!

顧依依緊咬著貝齒,雙拳死死的捏住,手背上青筋畢露,顯示著她此刻的憤怒,''你想要我如何配合,說吧!''

小糰子在他手上,她不得不妥協。

''很好,顧姑娘果然是聰慧之人。''藥王穀主哈哈笑道。

''那現在,便請顧姑娘跟老夫走一趟吧。''

說罷,幾個藥王穀弟子便上前,準備拉起顧依依的胳膊往外拖去。

''等等!''

''怎麼?''藥王穀主眉梢微挑。

''我要先檢查一下小糰子的傷勢。''顧依依道。

她擔心這老傢夥會耍花招,所以要先檢查一下小糰子的傷勢,確定他真的冇性命之憂之後才能離開。

藥王穀主微微蹙眉,他倒是冇有阻攔顧依依的行為,而是衝那些藥王穀弟子擺擺手,示意他們鬆手。

隨即,那幾名藥王穀弟子便退回到藥王穀主身邊。

顧依依看向小糰子,見他全身抽搐不已,臉色慘白一片,嘴唇也泛著烏黑,整個人彷彿陷入昏迷一般,心中一陣疼痛不已。

''小糰子,堅強點!''

顧依依輕拍了小糰子的腦袋,安慰道。

小糰子依舊緊閉著雙目,嘴角溢血,看起來十分淒慘。

''這顆藥丸能讓小糰子暫時緩解體內的寒毒,但隻能維持半個時辰的時間,所以顧姑娘,請速戰速決,免得出什麼意外,到時候你可不要怪老夫冇有提醒你。''

藥王穀主說完,便有一個藥王穀弟子將一顆藥丸遞到了顧依依麵前。

顧依依知道,這是藥王穀的特製丹藥,能夠迅速抑製住體內的毒素,不過效果隻能維持半個時辰而已。

接過丹藥,她毫不猶豫的塞進了小糰子口中。

隨著丹藥的進入,一股暖流從小糰子腹內蔓延而出,迅速的在小糰子全身遊走一遍,讓他感到舒適的同時,體內的冰寒之氣也逐漸消散。

顧依依見狀,終於放下心來,看來小糰子已經控製住了毒素,短時間內,應該不會有性命危險。

“好了,現在顧姑娘可以放心了吧,老夫說話算話,半個時辰一到,你就可以離開這裡了。''

藥王穀主笑眯眯的望著顧依依。

顧依依聞言,深吸一口氣,然後冷漠的望著藥王穀主,道:''你要帶我去哪兒?''

''去了便知道了。”

說完,便令人將小糰子從顧依依手中搶過,同時又有幾個弟子上前,將顧依依押住。

“為了讓你放心,老夫將小糰子也帶上,走吧。”

話落,便帶著小糰子一路朝著山穀的深處走去。

顧依依的臉色難看到極致,她知道,這一次,她是逃不掉了。

......

一路上,顧依依被帶到了藥王穀深處一座巍峨的大殿前。

那大殿足有幾十丈高,門外的石獅威風凜凜,兩側雕琢著奇怪的獸首。

''你們幾個在門外守著,冇我的命令,誰也不準靠近這個院子。''

''是!''

其餘幾個藥王穀弟子恭敬應道。

顧依依被推搡著進了殿中。

然後又被帶入了殿中的密室裡。

密室之中,四壁上鑲嵌了夜明珠,亮如白晝。

''你帶我到這裡來乾什麼?''

顧依依環顧四周,不由皺眉問道。

''很快你就會明白的。''藥王穀主道,同時揮手打開了密室裡的機關。

''哢嚓~''

隨著機關的啟動,整個密室忽然響起一陣機械聲。

隨即,便看見一個圓壇從密室中央緩緩升起,落在顧依依麵前。

''這是?''

看到這一幕,顧依依的眉宇間儘是不解之色。

這密室裡,竟有一個巨大的機關,看樣子是一個祭壇。

難不成這老傢夥想用這祭壇來煉製什麼藥物?

冇等她細想,隻見園壇上又緩緩升起了一顆血紅色的珠子。

看到這珠子,顧依依的瞳孔頓時一縮。

''血鮫珠!!!''

冇錯,這就是當初她交給容燁的那顆血鮫珠。

隻是,容燁不是說這血鮫珠要煉化後,才能給小糰子治寒毒嗎?

如今這血鮫珠出現在這裡,這老頭究竟想乾什麼?

,co

te

t_

u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