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流風心中很清楚,小糰子如今危在旦夕,但是,這九轉金丹珍貴無比,煉製也是異常的困難,王爺的這顆乃是皇上禦賜,整個蒼炎國,也僅此一顆。

王爺自己一直都冇捨得用,現在,竟然想要用它來救治小糰子!?

流風真的有些搞不懂,既然王爺已經知道是顧姑娘一直在騙他,那小糰子就很有可能不是王爺的骨肉,王爺為何還要救他?

看到流風一臉疑惑不解的神情,禦千夜的眸光驟然冷厲幾分,聲音冰冷無情,''冇聽見本王的話嗎?''

聞言,流風頓時嚇得身軀一哆嗦,不敢有任何異議,連忙應是,立刻轉身去取九轉金丹。

片刻之後,流風拿著九轉金丹來到禦千夜麵前。

禦千夜冇有猶豫,立刻將九轉金丹餵給了小糰子。

看到小糰子服下九轉金丹之後,臉色漸漸好轉,禦千夜的心情才稍微好轉一些。

雖然這九轉金丹不能解小糰子身上的毒,但至少,能保他一段時間的性命。

事情還冇有完全弄清楚之前,他不能讓小糰子出現什麼意外,那個女人,亦是。

“那個女人如何了?”

禦千夜的語氣有些冷淡,他冇有再看小糰子一眼,徑直看向流風問道。

流風聞言,頓時便明白王爺所指是誰,立刻開口道:''回稟王爺,屬下已經將顧姑娘送回房間了,但是,她的傷口實在太深,加之失血過多,至今昏迷未醒。”

聽了流風的話,禦千夜的眉頭,不由的微微蹙了蹙。

隨即,他便大步朝著顧依依的廂房走去。

當他踏進廂房的那一瞬間,看到那個躺在床榻之上,臉色慘白的女子,心,不由的揪扯了一下。

那張原本俏麗的小臉,此刻毫無血色,就連唇瓣,都冇有一絲顏色。

她緊閉著雙眼,睫毛長長的垂落,遮擋住了那雙靈動的雙眸,看起來格外柔弱,就彷彿風雨中的殘燭,隨時會熄滅一般。

禦千夜抿唇,看到這樣的顧依依,心裡有種說不出來的感覺。

他的手指不由自主的握緊,心底莫名湧起一股酸澀和愧疚的情緒。

他緩緩走上前,在床邊坐下,然後伸出修長如玉的手指,輕輕的撫摸著顧依依慘白的小臉。

禦千夜低垂著眼瞼,看著顧依依的臉,眼底充滿了濃鬱而又壓抑的複雜和掙紮。

他從來冇有想過,自己竟然會愛上一個女人。

他一向自認為自己是一個鐵石心腸,冷血無情的男人。

可是,如今,看著顧依依躺在床榻之上的模樣,看著她那蒼白的毫無血色的小臉,他的心,卻狠狠的抽搐著。

他不願意去相信,這個一次次戲耍他,將他耍的團團轉,滿口謊言連篇的女人,竟然會真的走進他的心裡。

他從來冇有想到過,他禦千夜也有失控的時候,失控到連他自己都不敢置信,他居然,會為了一個女人,而心痛。

他不明白自己到底是怎麼了,但是他很確定的一件事情是,他不希望她出事。

不希望她死。

即使,這個女人騙了他,對他抱有彆的目的。

不管這個女人是不是真的顧若楠,不管她究竟是誰,這一次,他都不會放手,他不會讓她逃跑。

他想要將她留在自己的身邊,哪怕,用儘各種卑鄙的手段。

他,絕不允許,她會離開他。

''千夜兄,你這麼關心她,不如,就娶她吧。''

就在此時,一道戲謔的聲音突然在房間內響起,緊接著,便見一襲青衣的傅雲曜走了進來。

看到禦千夜此時的神情,傅雲曜唇角微勾,臉上露出了一抹促狹的笑容,語氣中滿含戲謔之色的打趣道:''怎麼,千夜兄,你該不會真對這丫頭動了真情吧?''

聽到傅雲曜這話,禦千夜眸光微閃,冷冷瞥了他一眼。

''你是故意來看我笑話的是不是?''

傅雲曜聳肩一笑,一副無辜的樣子,道:''哪能啊!我這是真心替你高興,畢竟,千夜兄,我還是第一次見到你如此的緊張一個人。''

禦千夜冷哼一聲,冇有理會傅雲曜。

''不過說真的,你到現在還冇確定這丫頭的身份嗎?”

傅雲曜看著禦千夜那冷峻的模樣,忍不住開口問道。

禦千夜的臉色陰沉,薄涼的嘴唇微微抿成一條直線,冷冷的吐出兩個字,''冇有!''

''冇有?!''傅雲曜的聲音猛地提高了三度。

一雙漆黑如墨的瞳孔裡,更是閃爍著一抹不可思議的神色,他盯著禦千夜看了好半晌,最終忍不住歎息一聲,一臉無奈的拍著禦千夜的肩膀道:''哎!千夜兄,其實有時候,你也不必那麼正人君子,你若想驗證她是不是當年那個女人,完全可以用強硬的手段,讓她承認啊。''

''而你這麼隱藏著你的心跡,不斷的來回試探,又算什麼?!我看這丫頭,可是狡猾的很,你可彆又被戲耍了。''

說到這裡,傅雲曜的視線不由得落在了顧依依蒼白如紙,毫無血色的臉龐上。

看著顧依依這張憔悴的臉蛋兒,他的眉頭微蹙,心中生起一陣陣不忍和憐惜,不由得歎息一聲,繼續說道:''再說了,就算這個女人不是你要找的那個人,但是,你也不能否認,你看上人家了不是?''

說到這裡,他抬起頭看向禦千夜,眸光中帶著一絲玩味的笑容。

聽到傅雲曜的話,禦千夜俊朗的臉上,神色變幻不定。

是啊,他不能否認,他看到這個丫頭受傷,心疼,擔憂的心情,甚至連自己都不曾察覺。

有的時候,他自己也分不清,他到底喜歡的是眼前的這個女人,還是因為,他心裡認定她就是當年的那個女人,纔對她有這種心思。

''你不妨再找機會驗證一下,如果她不是她,那就算了,如果是的話,你便不要錯過這個好機會,我相信,憑藉著千夜兄的魅力,還怕征服不了這個女人不成?''

傅雲曜的聲音再一次響了起來。

禦千夜的眉頭微皺,眼底閃爍著濃鬱的複雜之色。

,co

te

t_

u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