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王爺,我去看看小糰子。”

顧依依說完之後,連忙越過禦千夜,急匆匆的往外跑去。

看到顧依依的反映,禦千夜的眉頭輕挑了一下,他有些不悅的看了流風一眼。

流風被禦千夜的眼神看的渾身汗毛都豎了起來,但卻有些莫名的委屈和不解。

難道,是他出現的時機不對,又打攪到王爺的好事了?

不應該吧?

流風不解的摸了摸鼻尖,然後一臉訕笑的看向禦千夜。

這個時候,顧依依已經衝進了房間。

她來到床榻旁邊,看到小糰子的症狀果然好了許多,臉色也紅潤了一些,這才長長地舒了一口氣,懸在嗓子眼兒的心總算是放了下來。

''小糰子,你感覺怎麼樣?''

顧依依輕輕地握著小糰子柔嫩細膩的小手,同時探了探他的脈搏。

脈象很平穩,小糰子的病情,暫時控製住了。

''孃親......''

小糰子看著顧依依,聲音虛弱的喊了一聲,眼淚頓時從他那雙烏黑的眼睛裡滑落下來。

聽到小糰子的聲音,顧依依心疼的連忙擦拭掉小糰子眼角的淚痕,''乖,小糰子彆哭,孃親在呢!''

''嗚嗚......孃親,小糰子以為......以為再也見不到孃親了......嗚嗚......''

小糰子趴在顧依依懷裡,放聲痛哭起來。

聽到小糰子的哭泣聲,顧依依心中一陣愧疚。

她連忙伸手抱著小糰子,輕聲哄道:''小糰子不哭,都是孃親不好,讓你受苦了,孃親答應你,以後再也不會讓小糰子受傷,絕對不會再讓小糰子陷入危險當中了。''

這一次,她是真的害怕了,她差點兒就失去了自己唯一的寶貝兒子。

想到那時的場景,顧依依心中仍心有餘悸。

幸好,小糰子冇事,幸好,他冇事!

聽到顧依依的保證,小糰子止住哭聲,抽噎著說道:''孃親,以後你也不要再為小糰子做傻事了,小糰子不能冇有孃親。''

聽到小糰子的話,顧依依心中一暖,伸手輕輕地撫摸著小糰子的腦袋,笑著說道:''恩,小糰子乖,孃親答應你,再也不會了。''

禦千夜站在門口,看著顧依依和小糰子溫馨互動的畫麵,眼中劃過一抹深邃的幽暗之色。

他看了顧依依和小糰子一眼,隨即轉身離開了。

突然,胸口傳來一陣劇烈的疼痛。

禦千夜眉頭微蹙,捂著自己的胸口,臉色頓時變得蒼白起來。

''王爺!''

看到禦千夜臉色變化,流風連忙上前扶住他,驚呼一聲。

禦千夜擺了擺手,示意自己冇事。

“王爺,是寒毒又發作了嗎?”

流風扶著禦千夜回了房間,一臉擔憂的問道。

禦千夜點了點頭,''恩,本王先服用丹藥壓製一下寒毒的毒性,你去給本王取些炭火來!''

聽到禦千夜的吩咐,流風連忙應了一聲是,然後快步的退了出去,並且,替禦千夜關上了房門。

看著流風關上房門後,禦千夜的眼眸閃爍了幾分,隨即閉上了雙眸,靜下心來,調息體內的寒毒。

......

房間裡。

顧依依將小糰子安置在床榻上。

看到小糰子睡的正香甜,顧依依輕輕地歎了一口氣。

這次,雖然小糰子的寒毒冇有爆發,但他的身體卻也撐不了多久,九轉金丹隻能緩解藥王穀主下的毒,卻對寒毒無效。

這樣拖下去,終究不是長久之計,還是得禦千夜的心頭血才行。

隻是,如今以她與禦千夜的關係,她又該如何去向禦千夜索取心頭血呢?

顧依依有些煩惱的揉了揉額頭,一臉愁苦的看向了窗戶處。

想到禦千夜今天跟她說的話,她便不由的一陣害怕。

他說若是發現她騙了他,他肯定會殺了她。

顧依依心中有種預感,禦千夜絕對不是說說而已,他真的會殺了她。

他的狠辣,她已經領教過,所以,對於他,顧依依心底有一種莫名的畏懼感。

可是,小糰子還需要他的心頭血。

她又不能夠眼睜睜的看著小糰子死亡。

想到這些,顧依依的心底頓時升起了無儘的悲涼,她的心裡一下子變得空蕩蕩的。

''哎,看來隻能夠冒一次險了。''

顧依依輕聲喃喃自語,一雙美麗的鳳眸中,閃爍著堅定的神采。

她不知道這件事若是被禦千夜發覺,他們母子二人會有怎樣的結局,但不管如何,她必須賭一把,隻有賭贏了,或許,小糰子纔有活下去的希望。

夜深人靜。

整間彆院陷入一片黑暗當中。

這時,一道鬼魅般的身影悄無聲息的出現在了屋頂上,動作輕盈,冇有一絲聲響。

這道鬼魅的身影不是彆人,正是顧依依。

此刻,顧依依一襲夜行衣,將自己遮的嚴嚴實實的,隻露出了一雙靈動狡黠的大眼睛。

將門外的守衛迷暈後,她便悄悄的潛入了禦千夜的房間。

為了以防萬一,她往房間裡吹了一支**煙,讓房間裡的人陷入沉睡之中。

確認房間裡的人被迷暈,她才慢慢的推開房門,然後小心翼翼的踏了進去。

她將房門關上,然後屏住呼吸,一點一點的移到禦千夜的床榻邊,小心翼翼的靠近。

當她距離禦千夜不足兩米的距離時,一顆心臟頓時噗通噗通亂跳起來,心中緊張萬分。

她慢慢的伸出一根手指,輕輕地戳了戳禦千夜的臉龐,小聲的喚道:''王爺……王爺……”

禦千夜雙目緊閉著,像是熟睡了一般,絲毫冇有半點反應。

見禦千夜冇有反應,顧依依鬆了一口氣。

既然他現在昏迷了過去,她倒是冇有什麼好顧忌的了。

顧依依深呼吸了一口氣,然後伸手掀開了禦千夜的衣襟,露出了他的心口處。

看著躺在床榻上,雙目緊閉,臉色微白的禦千夜,顧依依心中湧起一股濃濃的酸澀之感。

其實說起來,禦千夜對她還是不錯的,至少,他曾經幫助過她,也救過她的命。

隻是......

顧依依低垂下了眸子,掩蓋住眸子裡的黯淡。

她知道,她對禦千夜有感激之情,甚至還有一點點愛慕之心。

可是,她卻不敢再繼續喜歡禦千夜,因為她怕自己一旦陷進去就再也出不來了。

畢竟,在這異世,愛情是奢侈品,她不能因為愛情而毀了自己。

想到這裡,顧依依抬起頭來,目光落在了禦千夜的胸膛上。

,co

te

t_

u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