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顧依依想著,不由得又將目光投向了禦千夜。

禦千夜看著顧依依疑惑的神色,便開口解釋了起來。

“藥王穀是雲澤大陸數一數二的大世家,如今更是西陵國的重要盟友,而西陵國與蒼炎國的關係,雖說不上水火不容,但是,兩國卻是一直互相爭鬥著,彼此間,互相防範,此次雲州城瘟疫原本便是有心人為之,藥王穀此時出手,隻怕會引起猜忌,此事本王也做不了主,還需請示皇兄後,方能定奪!''

顧依依聞言,不由得蹙了蹙柳葉眉。

''原來,竟是這樣......''

容燁聽了,不由得笑著拍了拍顧依依的肩膀,安慰道:''冇事,你也不必太過擔憂,這件事情,我相信,宸王肯定會處理好的!''

顧依依見了,隻得點了點頭,應聲,''希望如此吧!''

她原本以為,有了藥王穀的相助,這場瘟疫肯定能很快平息的,卻不想,這其中竟然還牽扯到國家利益,這若是放在現代,好歹也是有國際人道主義援助的,可是這裡,卻是古代社會,一切,都是以國家利益為先。

這麼一想,心裡不由得有些沮喪。

禦千夜看著顧依依低落的模樣,眸中不由閃過一抹異樣的光芒。

這個女人,似乎真的很在意此次瘟疫。

此前,她還一副漠不關己的模樣,硬是不肯讓小糰子救治瘟疫,可如今卻對救治瘟疫如此上心,難道這其中,有著某種關聯不成?

禦千夜心裡暗忖著。

不過,看顧依依的神色,他知道,他現在還不適合去追查顧依依的身份,畢竟,他們如今已經是一條船上的螞蚱了,如果他貿然去查,很容易被對方察覺,那就得不償失了。

況且,這個女人遠比他想象的要聰明許多,隻要她不是策劃此次瘟疫的背後之人,他倒也冇有什麼可擔心的。

想罷,禦千夜眸底的幽暗之色褪去,變得清澈了些許。

他抬頭看向容燁,說道:''容少穀主,如今你已經來了這兒,就先在府邸歇息幾日,本王會儘快將此事稟報給皇兄,到時候,皇兄自會給你答覆的!''

容燁聽了,點了點頭,說道:''好,那就有勞宸王費心了!''

''容少穀主客氣了!''禦千夜聽了,淡淡的說道,然後又對顧依依說道:''顧姑娘,你陪容少穀主在這兒坐會兒,本王還有些事情需要處理!''

顧依依點了點頭。

''容燁,那你就在這裡多呆幾日,到時候,我讓廚房給你準備一桌豐盛的午膳。''

''嗯,好!''容燁聽了,衝顧依依淡淡一笑,應了一句。

禦千夜看了一眼顧依依,轉身,大踏步的離去,不一會兒便消失在了門口。

容燁站在原地,看著禦千夜遠去的身影,眸光深邃的不知道在想些什麼,過了片刻,他才緩緩收回視線,看著顧依依問道:''依依,你跟宸王以前認識嗎?”

顧依依看著容燁,心裡有些狐疑。

容燁為什麼會突然問起這個?

難道,這容燁知道她跟禦千夜的關係?不應該吧,他怎麼可能知道呢?

想到這裡,顧依依不由得有些納悶。

她看著容燁,遲疑了一下,才笑道:''不認識啊,我不過就是區區一個草民,怎麼可能會認識宸王那樣尊貴無比的大人物!''

顧依依笑得一臉燦爛的說道。

聽了顧依依的話,容燁不由得鬆了一口氣。

他看著顧依依,淡淡一笑,道:''既然如此,那就好!''

顧依依見容燁並未再追問下去,不由得心裡鬆了一口氣,隨即,她看著容燁,不由得笑著說道:''要不,我們現在去找小糰子吧,她要是知道你來了,肯定高興壞了。”

容燁聞言,唇邊的笑意愈發濃鬱了幾分,''好啊!''

顧依依聽了,便立馬帶著容燁朝著院內走去。

禦千夜從另一側繞了出來,看著院內那一男一女,眸光微閃。

“流風,速去將此信交給皇兄。”

禦千夜看向流風吩咐道。

''是!''流風應著,然後,快速的消失在了屋頂之上。

而此時,顧依依和容燁已經來到了後院的廚房。

剛進門,便聽到小糰子那軟糯的童音,正在裡麵叫囂著。

“我可告訴你們哦,這藥必須嚴格按照我剛纔說的煎,一點差錯也不行!''

小糰子站在案板前,叉著腰,對著幾名下人指手畫腳。

而那幾名下人,則是連連稱是,連連附和。

''小糰子,你又在欺負人了吧?''容燁一走近後,便聽到小糰子在那裡指揮著,不由得有些哭笑不得。

一旁的顧依依見了,也不由得抿唇輕笑了起來。

“師父!”

小糰子看著容燁,甜甜的喚了一聲,隨即,便飛撲進了容燁的懷抱之中,撒嬌般的摟住了他的脖子,說道:''師父,你終於來看我了,你這麼久都去哪了,小糰子好想你啊。”

小糰子嘟著小嘴兒,滿眼的委屈和不滿。

容燁聽了,不由得伸出修長白皙的手,摸了摸小糰子的腦袋瓜子,柔聲說道:''這幾天忙完事務,我就來看你了,怎麼,這兩日有冇有乖乖聽話啊?''

小糰子聽了,不由得揚起小臉,看著容燁,說道:''當然啦,我可乖巧了,而且我還幫宸王殿下治好了一個瘟疫患者呢,宸王殿下還獎勵我一百兩銀子呢!''

容燁聽了,不由得挑了挑眉梢,看著小糰子,一臉訝異之色。

''你還幫宸王殿下治好了一個瘟疫患者?''

''是啊!''小糰子聽了,一臉得意洋洋的點了點頭,一雙黑溜溜的大眼睛亮晶晶的,''所以啊,我現在是宸王身邊的大紅人了,他們都叫我小神醫呢!”

小糰子說著,一張小臉兒上,露出了幾分炫耀的表情來。

容燁聽了,卻是不由的露出一絲凝重之色,連忙伸手探了探小糰子的脈搏,然後看著她,沉聲問道:''小糰子,你是不是動用了特殊的方法,才幫那個病患治好的?''

小糰子聽了,不由得一愣,隨即,有些心虛的低了低頭。

容燁看著小糰子的反應,臉上的神色,不由得越加的陰冷了幾分,他轉頭看向顧依依,沉聲說道:''依依,我不是跟你說過,小糰子他……”

容燁說到這裡,忽然停了下來,然後,便冇有再繼續說下去。

,co

te

t_

u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