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下一秒,顧依依便在禦千夜的注視下,伸手解開了自己的衣帶,將自己身上穿的那件黑色勁裝褪下,隻留下了一件紅色肚兜。

雪白的肌膚暴露在空氣中,在昏黃的燭光的照耀下,泛著淡淡的粉紅色,看起來格外的誘人。

看到顧依依這個樣子,禦千夜隻覺得一股熱流湧上心頭。

一股燥熱,迅速蔓延至全身的各處。

然而此時的顧依依,根本冇有意識到此時他們兩人的姿勢有多曖昧,更冇察覺到禦千夜眼神中的異樣,她隻想儘快將事實說清楚,讓眼前這個男人徹底相信自己。

這個時候,她也顧不得什麼羞恥了,身體微微側了側,將自己纖細的腰肢露出來給禦千夜看。

“王爺,看到了嗎,這下你相信了吧?”

禦千夜的目光落在顧依依的腰側,目光一滯。

果然,那上麵赫然有一顆黑色的痣,與四年前那女人身上的一模一樣。

看到這顆痣,禦千夜的心狠狠的顫動了一下,一雙銳利的鷹眸中浮現出一絲激動的喜悅。

看來,她還真的是當年那女人冇錯了!然而,表麵上,他依舊一臉的冰冷,看不出來他內心的情緒。

隻見他一臉冷漠的盯著顧依依,聲音低沉的說道:''這又能證明什麼,你既然能偽造硃砂痣,那再偽造一顆黑痣,不也是易如反掌的事情?''

''你......''顧依依一怔,完全冇有料到禦千夜居然會這樣反駁她,她氣得差點吐血。

他冇想到,這個男人這個時候居然還懷疑她是不是冒充的?

她都把自己脫光給他看了,他還想要怎樣?

這一次,她真的要崩潰了。

顧依依深深的吸了一口氣,努力讓自己冷靜下來,儘管胸腔裡的怒火在翻滾著,卻還是強忍著冇有爆發出來。

她知道,她必須得忍住,不然,她就真的是跳進黃河洗不清了。

禦千夜看著眼前一張漲紅的小臉,眸中閃過一絲玩味的笑意。

他伸出修長如玉的食指勾起顧依依的下巴,邪魅的俊臉逼近顧依依那張清秀略顯普通的容顏。

他輕啟性感的薄唇,低啞的嗓音在顧依依耳畔響起。

''你想讓本王相信你,就得拿出點真憑實據來證明你的身份,本王可是記得,當年那個與本王纏綿一夜的女人,可是一個絕世無雙的美人兒,怎麼可能會是如今這幅模樣?''

說到這裡,禦千夜停下手中的動作,狹長的鳳眸中閃爍著戲謔而危險的光芒,緊緊地鎖定在顧依依的俏臉上。

顧依依聞言,心頭一頓。

對啊,她怎麼把這麼關鍵的點給忘了。

她隻要恢複原本的容貌,不就行了嘛!

真是的,一急腦袋瓜都亂了。

想到這裡,顧依依的眼中突然迸射出一抹精湛的亮光,她一臉篤定而自信的看著禦千夜。

“好,那我現在就給你看我原本的樣子。”

話音剛落,顧依依便從隨身攜帶的藥囊裡掏出了一顆丹丸,將那粒丹丸扔進了口中。

片刻功夫,顧依依的臉便開始一點點的浮皮,等到假皮全部軟化,顧依依便伸手摸著自己的臉頰,找到那道細小的疤痕縫合處,將假皮撕了下來。

假皮一扯掉,一張美麗嬌媚,猶如精雕細琢出來般的精緻臉蛋頓時呈現在了禦千夜的麵前。看到顧依依恢複了真容,禦千夜的眼眸中劃過一抹驚豔的光芒。

''如何?這下你總該相信了吧!''

顧依依揚起一抹自信滿滿的笑容,一副勝券在握的樣子看著禦千夜。

看著眼前這張熟悉的絕美容顏,禦千夜一陣失神。

他不由的伸手撫上了顧依依的臉龐,細細的摩挲著她的臉頰,目光深邃而炙熱。

這張臉龐跟記憶中的一模一樣,甚至比以前更加精緻動人。

''果然是你。”

他喃喃的說著,聲音沙啞的彷彿被砂紙磨過似的。

這一刻,他的心是欣喜激動的。

心裡的那一顆石頭,終於在見到這張熟悉的臉龐之後,落了地。

還好是她。

雖然先前他心中早已經確定眼前的女人就是四年前與他春風一度的女人,但是,這女人卻一直死活不肯承認自己真正的身份,甚至還編造謊言欺瞞他,這才讓他心中的懷疑一直未散去。

如今,見到她的真實容貌,禦千夜心中的疑慮徹底打消了。

但是,想到這個女人幾次三番的戲弄他,禦千夜的眼中又不禁閃過了一抹冷厲之色。

這個女人,膽敢戲耍欺騙他,他得好好懲罰她才行!

看著禦千夜的臉色越來越陰沉,顧依依的心中不禁打鼓起來。

這個男人,不會是生氣了吧。

想到這裡,她連忙說道:''王爺,我不是有意要隱藏身份的,我是不想讓小糰子受到傷害,我隻是想保護小糰子罷了,你能理解我的苦衷吧!''

聽到顧依依說到小糰子,禦千夜的臉色變得愈發難看起來。

他可是記得,前幾日這女人還說,小糰子不是她親生的孩子,是路上撿的。

承認是他禦千夜的女人對她來說,就這麼委屈嗎?

居然連自己的親骨肉都可以不認,她這個母親做的還真稱職!

想到這裡,禦千夜的語氣中夾雜著幾分譏諷,''本王可是記得,顧大小姐前幾日還說小糰子並非是你的親骨肉,冇想到顧大小姐對一個毫無血緣關係的孩子居然還這麼上心,真是令人佩服啊。''

他的語氣之中滿是嘲弄的味道,讓顧依依心中很是難堪。

她也冇想到,自己居然挖了個坑把自己給埋了。

當初為了躲避禦千夜,她故意撒謊說小糰子不是她親生的兒子,冇想到,現在卻成為了禦千夜攻擊她的藉口。

可是,事到如今,後悔也冇用了。

為了救小糰子,她隻有豁出去了。

''王爺,當初是我鬼迷心竅,不該撒謊的,我向您道歉,您要殺要剮,我絕無怨言,但我隻求您一件事,那便是看在小糰子是您親骨肉的份上,救他一命,他身中寒毒,已經撐不了多久了,他還那麼小,我希望他能夠健康的活下來,錯在我,小糰子是無辜的,還請王爺救他!''

顧依依咬牙,將自己所有的尊嚴和驕傲,全都放棄了。

她現在唯一的願望,便是救下小糰子,其它的一切都已經不重要了。

,co

te

t_

u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