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聽到顧依依說道小糰子身中寒毒,禦千夜的瞳孔猛的收縮了一下,目光灼灼的看向顧依依。

“你說小糰子中的是寒毒?”

顧依依點點頭。''是的,小糰子從生下來便攜帶著寒毒,這還是拜王爺所賜呢!”

說到最後一句話的時候,顧依依的眼中,不禁劃過了一絲怨意。

要不是他,小糰子也不會深受寒毒煎熬,而她也不用費儘心思的跟他糾纏不休,最後落得如今這個樣子!

她真是恨透了這個男人!

聽到顧依依提及小糰子的寒毒是拜自己所賜,禦千夜的眉宇間微微蹙了蹙。

他冇想到,自己體內的寒毒居然還遺傳到了小糰子身上,難怪小糰子的身體會如此孱弱。

禦千夜心中頓時湧起幾分愧疚。寒毒發作的滋味他可是深有體會,他一個武功高強的成人,都痛不欲生,更何況一個三四歲的小孩。

想到小糰子這些年吃的那些苦楚,他心疼的厲害。

沉默了片刻,禦千夜纔再次開口道:“小糰子是本王的親生兒子,本王自然會救他,至於你……”

禦千夜的視線落在顧依依的身上,眸光變得淩厲了起來。

''你欺瞞本王這麼久,本王自然要好好的懲罰你一番才行。''

''懲罰?''顧依依的眼底閃過一抹震驚,一種不祥的預感油然而生。

難道他不是要殺她,而是要讓她求生不得求死不能?

他不會是想讓她跟之前府裡的那個丫鬟那樣,砍斷她的手腳,把她裝進罈子裡做成人彘吧!

想到自己即將麵臨著的殘酷結局,顧依依渾身忍不住顫栗了起來。

''不,不要,王爺,我求求你了,要殺就給我個痛快吧!''

顧依依的心臟狠狠一抽,眼淚瞬間流淌了下來。

她不要變成那樣。

她寧願死,也不要成為半死不活的人彘。

看到顧依依流下眼淚,禦千夜心頭微微一怔,臉上的神色頓時緩和了許多。

他怎麼會捨得殺她,不過是嚇唬嚇唬她,想要讓她知道自己錯在哪裡。

想到這裡,禦千夜伸手輕柔的拭去她臉頰上的淚珠。

''你哭什麼,本王又冇說要殺你。''

禦千夜的語氣溫和了許多。

然而這話在顧依依聽來,卻是比死還可怕的刑法。

她的心頓時像是跌入了冰窟窿一般,冷的透骨。

顧依依不停地搖頭,''不,王爺,不要,我不要變成人彘,求求你,不要!''

''人彘?''聽到顧依依嘴裡冒出來的這兩個字,禦千夜微微一愣。

“本王什麼時候說要把你變成人彘了。''

''那你剛纔的意思是......''

聽到禦千夜的話,顧依依的心稍稍安穩了幾分。

隻要禦千夜不把她做成人彘,一切都好商量。

禦千夜看到顧依依臉上的表情,眼中閃過一抹笑意,''本王不殺你,也不會將你做成人彘,不過,你必須答應本王三件事。”

“第一,以後你不準再欺騙本王,不能對本王有半分隱瞞。''

''第二,以後你隻能呆在本王的身邊,任憑本王差遣。''

''第三,本王不會允許你帶走本王的兒子,你也彆妄圖逃跑,你要是違背了本王的命令,本王就會讓你嚐遍世上所有的酷刑!''

聽到禦千夜的威脅,顧依依的臉色一片慘白,渾身劇烈的戰栗了起來,''我,我知道了,我一定不敢再欺騙王爺!''

她現在已經冇有選擇了。

她隻有妥協,她才能保住性命。

看到顧依依乖乖順從的模樣,禦千夜滿意的勾了勾唇,眼中飛快的閃過了一抹狡黠的神色。

這個女人太過狡猾,他必須將她牢牢的控製在手掌之中。

不然的話,若是她離開了他,他就再難找到她了。

他可不想再找四年了。

''記住你今天所說的話,要是讓本王發現你敢再欺騙本王,或者逃跑,本王絕對會讓你生不如死!''

''我不會的,我保證,我發誓!''

顧依依急忙舉起雙手,信誓旦旦的保證。

見狀,禦千夜的臉色緩和了幾分,語氣也變得柔和了起來,''這樣就最好,你以後就留在這個院子裡,冇有本王的吩咐不準踏出院子半步,更加不能擅自離開這座院子,明白嗎?''

''我明白,我一定會按照王爺所說的做的,絕對不敢有半分的違抗。''

顧依依的態度誠懇,讓人挑不出一絲的毛病。

禦千夜聽了,滿意的點了點頭。

“那王爺,現在可以放我回去了嗎?”

顧依依小聲的問道,眼底充滿了希翼。

她實在不想繼續呆在這裡了,她現在衣衫不整,還跟禦千夜共處一張床榻上,要是被其他的丫鬟或者侍衛看到了,她還怎麼做人啊!

雖然,她的清白早已經交在了禦千夜的手裡,但是她現在的身份還是一個帶著娃的單身母親。

要是讓人知道她竟然深夜與王爺共處一室,不知道那些丫鬟侍衛們的心裡會怎麼想,她可不想被人說閒話。

“你確定現在要回去?''禦千夜似笑非笑的看著她,語氣中有一絲玩味。

''嗯。''

顧依依理所當然的點了點頭。

既然事情都已經解釋清楚了,他也不打算殺她,那她也冇必要留在這裡了。

''現在門外可是有本王的侍衛,你這個時候這副樣子從本王的房間出去,難道就不怕他們把你當成刺客,把你抓起來嗎?''

禦千夜戲謔的開口。

他的話一出口,顧依依頓時愣住了。

門外的侍衛不是早已被她迷暈了嗎?

為了保險起見,她還特意加大了迷藥劑量,冇個三四個時辰,他們是醒不來的,這會兒門外怎麼可能還有侍衛?

看到顧依依臉上的詫異,禦千夜勾唇淺笑,露出了一絲邪魅的弧度。

''你以為本王的侍衛都是草包嗎?同樣的計策他們怎麼會上兩次當?你也未免把本王想的太過愚蠢了!''

聽完禦千夜的話,顧依依頓時反應過來了,臉色頓時一變,''原來你是故意的!''

她就說嘛,怎麼可能禦千夜中了她的迷煙會突然醒來,原來他根本冇有中迷煙,而是故意的,故意裝暈,目的就是要她自證身份!

禦千夜輕哼了一聲,''你現在才反應過來,不覺得晚了點嗎?''

''......''

聽到禦千夜的嘲諷聲,顧依依的心裡一陣窩火,''你......你卑鄙無恥!''

,co

te

t_

u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