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本王隻是想讓本王的兒子能夠健康的活下去而已。''禦千夜一臉虛弱地說道,''本王不會死的!你無需為本王擔心!''

顧依依聞言,鼻尖驀地一酸,心中一股暖流湧動而過。

''本王知道自己的情況,也很清楚自己的病情,既然本王答應你要救小糰子,那麼,本王就不會食言!''

看著顧依依眼圈紅潤,禦千夜伸手揉了揉她的小腦袋,笑著說道。

顧依依抬眸看向禦千夜,一雙漂亮的杏眸之中閃爍著晶瑩的淚光,她輕咬著唇瓣,聲音哽咽道:''你這個傻瓜!''

''本王是小糰子的父親,救他,是理所當然,況且,這也是本王欠他的。''禦千夜一字一句,認真無比的說道。

“好了,你彆說話了,我給你包紮。”

禦千夜的傷勢比她想象中還要嚴重,她必須馬上將他包紮一番,要不然,她真擔心他會失血過多而亡。

顧依依小心翼翼的替禦千夜包紮著傷口,動作輕緩小心,生怕弄疼了他。

“這幾天,你就在床上好好躺著吧,千萬彆亂動,還有,不許動武,否則,你的寒毒會發作的越凶!''顧依依看著禦千夜叮囑道。

禦千夜勾了勾唇,''好,聽你的!''

顧依依見禦千夜同意,不由得鬆了一口氣,然後轉身將那把帶血的匕首收好,又收拾了一下地上的血跡。

禦千夜靜靜地望著顧依依,目光幽深,深邃的眼底泛起一抹溫柔。

顧依依收拾妥當之後,這才轉過頭看向禦千夜道:“你先好好休息,我去給你熬藥。”

''嗯。''禦千夜輕點了點頭,目送著顧依依離開房間。

顧依依剛走出房門,流風便從外麵走了進來。

“王爺,您冇事吧?

流風看著禦千夜蒼白的臉色,不禁擔憂地詢問道。

''本王無礙!''禦千夜衝著流風擺了擺手,聲音淡漠的說道。

流風聞言,忍不住暗暗的吐槽道。

都已經成這樣了,哪裡還冇事啊?

王爺也真是對自己下得去狠手,明明寒毒加劇,卻還要自取心頭血,這要是換成其他人,這會兒肯定早就冇命了。

不過,話說回來,王爺這麼做,至少也是確定了顧姑娘和小糰子的身份,王爺也不用再為這件事犯愁了。

隻是如今王爺受了那麼重的傷,到時候明月峒的人找上門來該怎麼辦?

上次,王爺與那明月峒大祭司紅葉交手,便中了她的暗算,導致寒毒加劇,如今王爺傷勢又這麼嚴重,他真怕那明月峒的人會趁虛而入。

''流風,讓你派人查的事,查的怎麼樣了?''禦千夜看著流風詢問道。

''屬下查了,顧姑娘與明月峒的人並無關係,倒是明月峒的人,似乎與藥王穀有關,他們此番來京,一直低調行事,屬下的人也跟丟了他們,所以,暫時冇查到任何有價值的線索。''

禦千夜聞言,微眯起鳳眸,目光變得幽深冰冷,渾身散發著一陣令人膽顫心驚的陰冷氣息,薄唇緊抿,一言不發,但渾身卻透著危險淩厲的氣場。

流風見狀,忍不住瑟縮了一下,有些不敢直視他冰冷森寒的鷹眸。

''繼續查!''良久之後,禦千夜薄涼的聲音才響起。

''是!''流風恭敬地應了一聲。

“對了王爺,雲州城那個南疆巫師已經秘密被關押在京都地牢,王爺想要將他怎麼辦?''

''先關起來!不必殺他!''

''是!''

流風離開之後,禦千夜一個人躺在床榻上,閉上了眼睛。

顧依依端著一碗藥湯從外麵走了進來。

她走進來之後,發現禦千夜竟然已經睡著了,不由得微愣。

旋即,她將藥湯放在桌子上,走到床邊坐了下來,伸手摸了摸他的額頭,感受到他滾燙的額頭,顧依依不由得擰了擰眉毛。

居然發燒了?

顧依依看著禦千夜憔悴的俊顏,一雙水靈靈的杏眸中充滿了擔憂之色。

她輕咬著櫻桃般粉嫩的小嘴唇,猶豫了片刻,還是決定將禦千夜叫醒。

畢竟,他受了傷,還是先喝點藥補一補的好。

''喂,禦千夜,醒一醒,醒一醒……''顧依依搖晃著他的肩膀。

禦千夜聽見熟悉的呼喊聲,慢慢睜開了那狹長深邃的鳳眸。

看見眼前熟悉精緻絕美的小臉,禦千夜的臉上浮起了一抹淡淡的笑意。

''醒了?先把藥喝了吧。''

顧依依將藥遞到他的麵前,溫柔的開口道。

禦千夜看著遞到眼前的黑漆漆的藥汁,眉頭蹙了蹙。

一張俊美的臉龐上露出了幾分嫌棄之色。

“藥是苦了點,但對你的傷有好處。''

見禦千夜一副不情願的模樣,顧依依不由得皺了皺眉,耐著性子勸慰他。

''你的傷很嚴重,還是趁熱喝掉比較好,不然,等會兒藥涼了藥效便退了。''

顧依依繼續勸道。

這好歹也是她大半夜辛苦為他熬的藥,要是因為這傢夥不配合,她豈不是白費力氣了。

再者說,要是不喝,傷勢估計還會更重!

想到他的傷勢,顧依依的神色不禁變得凝重了幾分。

她看著禦千夜,眸光中透著擔憂,''快喝吧!''

''你餵我。''禦千夜看著她,沉聲開口道。

顧依依聞言,忍不住翻了一個白眼。

但想到他傷的如此嚴重,又發著高燒,她實在冇有拒絕的立場,於是,她隻好硬著頭皮,拿起藥碗,舀起一勺藥汁,吹了吹,然後喂到禦千夜的唇邊。

禦千夜見狀,立刻乖乖地張開嘴巴,將她遞到唇邊的藥吞進了嘴裡。

一碗藥全部喂完之後,顧依依用手帕將嘴角的藥汁擦拭乾淨,將藥碗放到了桌子上,''你好好休息,我明天再來看你。”

說完,顧依依便要起身。

禦千夜見狀,急忙伸出一隻修長的大掌抓住了她那隻冇受傷的手腕。

顧依依扭頭看向他,秀氣的柳葉眉微微挑了挑,眸光之中充斥著濃濃的不解之色。

禦千夜看著她,目光中閃過一絲委屈的神色,薄唇微啟,''依依,本王受了那麼重的傷,你不留下來照顧本王嗎?''

''我不是已經在照顧你了嗎?我又是為你包紮傷口,又是為你親自熬藥喂藥,都折騰一宿了,你還想讓我怎樣?''

顧依依冇好氣地瞥了一眼禦千夜道。

''本王隻是想讓你留下來陪本王罷了。''

說著,禦千夜便拉著顧依依在床榻上躺了下來,然後伸手摟著顧依依,將她整個嬌軟的身軀擁在懷裡。

,co

te

t_

u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