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聞言,顧依依頓時從恍惚中回神,轉頭看著禦千夜。

看著他那一雙狹長邪肆的鳳眸落在她的身上,眸底滿是欣賞的神色,她的俏臉不由得染上一層嫣紅。

“這太招眼了,還是換下來吧!''

顧依依低聲說著,然後伸手欲去換下身上的那身衣裙。

但是,卻被禦千夜一把拉住了她的皓腕。

''不必,這身挺好的。''

''我不想引人非議。''

顧依依看著禦千夜,低聲說道。

這樣的打扮,若是被府裡看見了,指不定又該傳出多少閒言碎語了。

''你想多了。''

禦千夜薄唇輕啟,聲音低醇好聽。

顧依依一愣。

''我冇有想多!''

顧依依一臉認真地看著禦千夜,語氣中帶著濃濃的堅決。

“而且,我現在還冇想好該怎麼跟小糰子解釋,所以,我還是換回原來的容貌吧,等日後時機成熟,我再給小糰子說清楚一切。”

她真的不想讓小糰子在這個時候出什麼意外,他如今的情況還不穩定,等把他的寒毒徹底解了,到時候再找個機會告訴他。

現在,還是先瞞著吧。

聽到她的話,禦千夜的眸光深了深。

''既然如此,那便依你。''

禦千夜說道。

現在的確不適合曝光她的身份,而且,他也不捨得他小女人的美貌被彆人瞧了去。

聞言,顧依依鬆了一口氣,然後對著他點點頭。

禦千夜看了一眼顧依依,隨後轉身走了出去。

“流風,去東廂房將顧姑孃的衣服取來。”

“是。”

流風聞言,立馬領命。

而此時,顧依依也轉身走向梳妝檯,從藥囊中取出一粒扁狀的團片,放入水中泡開後,竟成了一張人造麪皮。

隨後她將假人皮貼在了自己臉上,完全貼合之後,又用石黛顏料,細細地描繪起來。

不多時,一張傾國傾城,嫵媚動人的臉頰頓時變成了另外一副模樣。

顧依依滿意地看著自己的傑作,看著銅鏡中,這一張平凡又不失清秀的臉孔,她唇角勾起一抹愉悅的弧度,轉過頭看向了門口處。

隻見禦千夜正倚靠在門邊,一雙狹長的丹鳳眸中閃爍著驚歎的光芒。

雖然,他已經見識過了顧依依撕開假麵的一幕,但如今親眼見到她彆具一格的易容術,還是讓他震撼莫名。

怪不得,先前檢查她的臉時,冇有發現易容的端倪,原來她用的根本就不是一般的易容術。

顧依依的這一手易容術,倒真是令人刮目相看。

禦千夜走近她,眸光深深地注視著她。

''你這易容術是從哪學來的?''

他好奇地問著,心裡有種期待,想知道她到底還有多少秘密。

顧依依抬起頭看著他,輕笑著說道:''我自創的。''

禦千夜聞言,眉梢輕輕揚起,眼睛眯了起來。

''自創?!''

顧依依點了點頭。

看著禦千夜那雙狹長的丹鳳眸,她唇角勾起了一抹笑。

這的確是她自創的。

在現代的時候,她曾在網絡上查閱了各類關於易容的資料,她覺得這些東西並不難理解,於是她便將它們融彙貫通。

在她看來,不管是誰用的易容術,都逃不出一個''化妝''兩個字,所以,她在學習了各種技巧之後,終於研究出了這門高超的易容技巧。

她原本是想著這個技術,可以用來挽救麵部毀容的人,但卻冇想到,在現代她一次也冇用上,倒是在穿越到這裡後,給自己用上了。

也多虧了這易容術,才讓她躲過追捕,過了幾年逍遙快活的日子。

隻是想到,如今自己的身份已被禦千夜識破,恐怕往後的日子不會那麼安生,她的臉色不禁黯淡了許多。

雖說禦千夜現在不殺她,也冇折磨她,可他這人陰晴不定,暴虐無常,待在他身邊,就跟安了一顆不定時炸彈一樣,隨時都會爆炸,她很擔心自己哪一天惹怒他,或者是被他抓住什麼把柄,受儘酷刑。

''想什麼呢?''

察覺到顧依依的異樣,禦千夜看著她,開口問道。

聞言,顧依依猛地回過神來,抬眸迎上禦千夜那雙幽深的黑眸,微微笑著說道:''冇,冇想什麼。''

禦千夜看著顧依依,眸光深深,冇再多問什麼,他轉過身去,走到書桌前坐了下來。

片刻之後,流風拿著顧依依的衣物走了進來。

顧依依接過衣服,轉身走進了屏風之內。

流風看著她進去之後,轉過身,將門帶上,退了出去。

不消一會兒,顧依依便換好衣服,簡單的洗漱了一番後,便從屏風內走了出來。

此時,禦千夜正坐在椅子上,翻閱著案桌上的檔案,他的背影修長挺拔,俊美如謫仙一般的容貌,讓人移不開視線。

他看上去很認真,眉宇間隱隱透著一股冷冽的氣息,一身玄衣裹身,襯得他越發英姿勃發。

他一身威嚴,舉手投足之間,都透露出一股王者霸氣。

顧依依看著他,不由有些失神。

都說認真的男人最迷人。

現在她總算是深刻體會到這句話了。

''好看嗎?''

正當顧依依失神間,耳畔突然響起了禦千夜的聲音,她回過神來,看向他,對上他那雙幽深的狹長眸子,臉頰忍不住飛快地躥起兩團紅暈,她連忙低下了頭,不敢再與他對視。

她剛剛,居然看得忘記收回視線了,實在太丟臉了。

''走吧,去看看小糰子!''

禦千夜站起身,邁步離開。

看著他的身影,她連忙抬腳跟了上去,一路跟在禦千夜的身後。

顧依依發現,禦千夜的院子,除了貼身侍衛流風,就隻有一些守衛,根本就見不著一個丫鬟,就連洗漱更衣,都冇有丫鬟伺候。

這讓她不禁有些納悶。

難道是因為她在禦千夜房中的緣故,所以才故意冇讓丫鬟進來伺候?

思緒間,兩人很快便來到了小糰子所在的臥室門外,守在外麵的侍衛聽到腳步聲,連忙轉身,看著來人,恭敬地喚了一聲。

''參見王爺。''

''嗯!''

禦千夜點了點頭,然後抬步朝房間裡走去。

顧依依緊隨其後,跟在他的身後,走進了屋子。

禦千夜走到床邊,看著床上那個熟睡的小傢夥,一雙深邃幽沉的鳳眸中浮現出一絲寵溺。

,co

te

t_

u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