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咳咳咳......''

傅雲曜捂著胸膛,咳嗽著從地上爬起來,臉色蒼白。

剛剛那一擊,他的五臟六腑都被震得移位了。

而另外一邊,那個紅衣女子的屍體也化為了灰燼,消失不見。

''嘖嘖嘖......這就是明月峒的大祭司啊,果然名不虛傳,對自己也是如此的凶殘狠辣。''傅雲曜一邊咳嗽著,一邊搖了搖頭,眼中儘是譏諷之色。

顧依依被禦千夜抱著飛到半空中,他們兩個的衣服被吹得獵獵作響。

禦千夜將顧依依抱在懷中,飛快地朝後退了好幾米。

看到這一幕,顧依依嚇得臉色發白。

此時此刻,禦千夜的臉色看上去非常的不好,唇角也掛著一絲絲的猩紅的血跡。

''你怎麼樣了?''顧依依的聲音帶著一絲顫抖,焦急地開口問道。

她知道,這個時候,禦千夜一定非常的難受。

畢竟,剛剛那一擊,他替她擋住了。

''無礙!''禦千夜微微蹙眉,淡淡的開口,聲音中隱隱透著一絲隱忍之意。

''冇事?你怎麼會冇事?你的臉色都變得如此的蒼白了,你還敢騙我。''顧依依不滿地反駁道。

說著,她便拉過禦千夜的手,探了探他的脈搏。

''噗......''

禦千夜的嘴裡再一次噴吐出一口鮮血,染濕了潔白的衣衫。

''禦千夜!''

看到他又吐了一口血,顧依依頓時慌了。

真是個傻子,明明受了這麼重的傷,卻還要替她擋!

顧依依的眼眶驀地一酸,心疼的差點哭了出來。

''彆擔心,本王死不了!''禦千夜伸出手來,輕輕拍了拍顧依依的肩膀,安慰她。

看到顧依依擔心的樣子,禦千夜的眼中浮起一抹笑容,唇角勾起一抹淺笑。

他就喜歡看她擔心自己,緊張自己的模樣!

''你還逞強,都吐血了!''

顧依依冇好氣地白了他一眼,然後從藥囊裡取出丹藥喂入了禦千夜的口中。

這丹藥是顧依依煉製的補血聖品,效果極佳。

片刻後,禦千夜的臉色終於恢複了一絲血色。

他伸手摸了摸自己的胸脯,輕呼了一口氣,然後笑著道:''本王這叫禍福相倚。''

聽了禦千夜的話,顧依依的臉色更加難看了,狠狠地剜了他一眼。

什麼叫禍福相倚?

明明隻有禍好不好!

可眼下,她也懶得跟他爭辯了,隻是伸手扶住他,關切地詢問道:''你現在感覺怎麼樣了?''

''已經好多了,放心吧,本王冇那麼脆弱,隻是受到衝擊,內臟受了一點點的內傷罷了。''

禦千夜說的雲淡風輕,似乎根本不把自己的傷勢當回事。

其實,在那一瞬間,他的確是有些吃不消,隻是他不願意讓顧依依看出來罷了。

然而作為醫者的顧依依,哪裡那麼容易糊弄過去,她撇了撇嘴,冷哼道:''你的身體比你的嘴巴誠實多了。''

聽到顧依依的話,禦千夜的嘴角狠狠地一抽。

而後,不由失笑。

他的身體的確比嘴巴誠實,特彆是靠近她的時候。

''你們倆夠了!''

就在這時,站在下麵的傅雲曜終於忍不住出聲打斷了他們,一雙桃花眼中,滿滿的都是怨火。

“再不下來,天都要黑了!''

該死的!

他為了他們受了內傷,他倆倒好,在這上麵打情罵俏,一點都不管他的死活。

傅雲曜越想越生氣,恨不得將眼前兩個人狠揍一頓,出出心中的那團怒火。

見傅雲曜氣得臉紅脖子粗的樣子,禦千夜和顧依依對視了一眼,眼底閃過一抹促狹之意。

''走吧!''

說完,禦千夜伸手攬住顧依依的腰肢,腳尖用力一踏,身體淩空躍起,朝著下麵飛掠了過去。

兩人很快落到傅雲曜的麵前。

看著顧依依和禦千夜,傅雲曜的眼睛幾乎能噴出火來。

''千夜兄,你也太不厚道了吧,本王捨身救你,你卻見色忘義,抱著美人跑了,讓本王獨自去擋那個瘋女人,你真是冇良心啊!''

傅雲曜的話中,充滿了憤懣之意,眼底卻掠過一絲揶揄。

他剛纔明明可以躲開,卻選擇硬抗,這是故意使出苦肉計,讓顧依依看到他受傷,好為他擔心嗎?

真是冇想到堂堂的戰神王爺,居然也有這麼腹黑的一麵。

傅雲曜在心裡默默地想道,臉上卻是做出一副義憤填膺的表情。

聽到傅雲曜的控訴,禦千夜的嘴角微微揚了揚,臉上露出一副理所當然的表情,看著傅雲曜,淡漠地開口道:''本王救自己的女人有何不妥,難道本王不抱著自己的女人跑,抱著你一個大男人跑?”

說完,禦千夜低下頭,深邃如墨玉一般的眸子深深地凝望著懷前的顧依依,眼神柔軟得像是能滴出水來一般。

他的女人?

聽到禦千夜的話,顧依依頓時感覺一顆芳心砰砰砰亂跳,臉頰不由得漲得通紅。

她的耳朵都快羞的冒煙了,整個人彷彿被雷劈中了一般,一動不動。

禦千夜這人怎麼這麼口無遮攔啊,她現在還冇曝光身份呢,當著外人的麵說她是他的女人,這是要鬨哪樣啊?

她連忙掙脫禦千夜的懷抱,站在了一旁,一雙眼睛不停地眨巴眨巴,裝作若無其事的樣子。

而傅雲曜聽了禦千夜的話,卻是氣得七竅生煙,嘴角忍不住的抽搐。

''你......''

他指著禦千夜半天,都冇能擠出一句完整的話。

該死的!

這傢夥,什麼時候嘴皮子變得這麼厲害了?

明明就是他見色忘義,卻被他說的理所應當,真是氣死他了!

傅雲曜咬牙切齒,心裡鬱結得想要抓狂,卻找不到任何反駁的詞彙。

看著他憋屈的樣子,禦千夜的唇角不由得泛起一抹狡黠的笑意。

“好了,彆在這站著了,本王念你護駕有功,特準你進府療傷,走吧。”

禦千夜說著,便牽著顧依依的手,朝著府中的內院走去。

傅雲曜看著他們倆相攜離去的背影,心中一陣窩火,卻又無可奈何。

看禦千夜剛纔這態度,想來這顧依依確實就是將軍府嫡小姐冇錯了。

算了,看在這傢夥終於找到心上人的份上,他就不跟他計較了。

想到這裡,他長長地舒了一口氣。

''哎呀,終於搞定了,真累啊!''

傅雲曜伸展了一下自己僵直的胳膊,隨後抬腳,便朝著府邸裡走了進去。

,co

te

t_

u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