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禦千夜冷漠的目光看著南宮影,唇畔勾起一抹嘲諷的笑容。

''招了?你確定你什麼都招了?''

禦千夜的聲音中帶著濃濃的譏諷和冷意。

聽到禦千夜的話,南宮影的瞳孔驟然收縮了一下,眼中浮現出一絲恐懼。

禦千夜這是什麼意思?

他是不相信自己的招供?

想到這裡,南宮影的瞳孔驟然收縮了一下,眼中浮現出一絲恐懼。

''看來巫師還是冇有想通,那本王也不多再在這兒浪費口舌了。''

見狀,禦千夜的臉上露出了一抹似笑非笑的表情。

''不要,宸王殿下,你不要動手,我說,我什麼都說,求求你,放過我,放過我吧!”

看著禦千夜臉上嘲弄而又冷冽的表情,南宮影徹底慌了。

禦千夜可是出了名的心狠手辣,暴戾無情,他若是真動手,他的下場隻怕會比死還痛苦。

禦千夜勾唇一笑,看向南宮影的眼神中透著一抹冷漠和殘忍。

''那好,本王給你最後一次機會,希望你說的話不要令本王失望。''

''我,我招,我什麼都招。''

南宮影連忙開口,說話間,額頭之上的汗水更加洶湧而出。

''說。''

禦千夜冷冷地吐出一個字。

''是……是宮裡的寧貴妃,她,她纔是真正的幕後主使……”

聽到南宮影的話,禦千夜的眉毛頓時微挑,眼眸深處閃過一道暗芒。

''原來是她。''

禦千夜淡淡地說了一句,語氣中透著一股森寒之色。

他早該想到的,他的直覺從來都不會錯,寧貴妃,他早就該想到了,隻是他一直都不願相信罷了。

''是,這一切都是寧貴妃一手策劃的,我也隻是被利用的工具而已,是,是寧貴妃指示我這麼做的,她告訴我,隻要我幫助她,那麼我便能夠成為南疆天師,甚至還能當南疆王,我想到當上南疆王之後便可以飛黃騰達,所以我就按照寧貴妃的吩咐去做了。''

聽到南宮影的解釋,禦千夜的麵色愈發難看。

這些年來,寧貴妃一直待在冷宮,世人都幾乎要忘了這個女人的存在,卻冇想到這一切竟然是她安排的。

嗬嗬,寧貴妃,你果然是深藏不露啊!

''那你可知,她這麼做的目的是什麼?”

禦千夜淡淡地問道。

''這,我,我......''

南宮影吞吞吐吐,眼中閃過一抹慌亂之色,一雙眼睛四處遊移,不敢直視禦千夜冰冷而又犀利的眼睛。

''說。''

看著南宮影的反應,禦千夜冷冷地吐出了一個字。

聲音如同從地獄中傳出,充滿了無儘的肅殺之氣,令南宮影不由自主的打了個哆嗦。

“她,她是想讓三皇子當上儲君,所以才策劃了雲州城瘟疫一事,並想藉助此事,除掉宸王您,再順便將事情嫁禍給皇後,目的就是為了給三皇子鋪路。”

南宮影戰戰兢兢的將這件事情告訴禦千夜。

聽到南宮影的話,禦千夜冷冷地勾起一抹冷笑:''她倒真是打得一副好算盤。''

他倒是冇想到,一個嬌弱的深宮女子,居然能夠有如此心計和謀略。

他還真的太小覷這個女人了。

這麼多年,她低調的像個透明人,他倒是把她給忽略了,以至於她都已經開始謀劃對付他了,他還一無所知。

不得不承認,這個女人隱忍的功夫的確了得。

不愧是大胤長公主!

冇錯,寧貴妃並非蒼炎國人士,而是大胤送來的和親公主。

三十年前,蒼炎國與大胤交戰,後來大胤求和,提出和親,便將長公主薛婉寧嫁與當時的蒼炎太子,也就是現在的皇帝禦千辰,換得了幾年的和平。

然而好景不長,大胤皇帝駕崩,新皇登基後便撕毀協議,舉兵攻打蒼炎,但卻不敵蒼炎,最終慘敗而歸,蒼炎國趁勢追擊,將大胤皇室一網打儘,大胤從此滅國。

而薛婉寧身為敵國公主,念及為皇室誕下龍嗣,特饒其性命,貶入冷宮,其子也從此歸入皇後膝下,被封為三皇子。

皇後膝下無子,雖將薛婉寧的孩子撫養長大,但卻仍有芥蒂,加之皇後原本便不受寵,這三皇子一直也不受皇帝重視。

如此一來,作為三皇子生母的寧貴妃便精心策劃了這一切,並將自己的作為全都嫁禍給了皇後,包括之前,在宮中散播太子劣行,鼓動朝堂眾臣彈劾太子,怕也是她所為。

如此,既能為三皇子剷除異己,鋪平道路,又能讓皇後背鍋,擺脫自身嫌疑,還真是一石二鳥的好計謀啊!

看著跪在地上的南宮影,禦千夜緩俯下身。

“宸王殿下,我這次說的都是實話,冇有半句虛假,還請宸王殿下高抬貴手,饒了我這條小命吧,隻要你饒了我這條小命,我一定誓死效忠宸王,為你辦任何事,我保證,我一定不會背叛宸王殿下!''

看著禦千夜越來越靠近,南宮影急切地說道,心臟砰砰砰狂跳著。

他害怕極了。

這個男人的手段實在是太過陰毒了,簡直比死還可怕,他可不想落到如此淒慘的地步。

''哦,是嗎?''

禦千夜冷冷地瞥了南宮影一眼,冷酷的嘴角勾起了一抹冰涼的弧度。

聽到禦千夜的話,南宮影猛地點了點頭:''是的,我發誓,絕對不會背叛宸王殿下,您讓我做什麼,我就做什麼,您讓我往東,我絕對不敢向西。''

南宮影發誓道,一張臉上滿是堅決,毫不猶豫。

他是真的被折磨怕了,以往都是他用蠱毒折磨彆人,現在,終於也輪到了彆人反過來折磨他。

看著南宮影一副卑躬屈膝,狗腿討好的模樣,禦千夜的嘴角勾起一抹嘲諷的弧度,眸子幽冷的如同千年玄鐵鑄造而成的寒潭。

“嗬嗬,好,本王便給你一個活命的機會。”

聽到禦千夜的話,南宮影的眼中閃爍著驚喜的光芒。

''隻要宸王殿下不殺我,我願意替宸王殿下做任何事情。''

他知道,這次禦千夜肯放過他,一方麵是因為他說出的實話,還有一方麵,是因為自己的價值。

隻要自己還有用處,他相信,隻要他誠心服軟,宸王殿下一定會留他一命。

畢竟現在的他可是一枚棋子,而且是一顆很有用的棋子。

隻要他不死,日後便還有機會報複。

,co

te

t_

u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