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禦千辰知道,他這個弟弟無心皇位,否則,當年他便不會將皇位拱手相讓了。

他的心裡很清楚,禦千夜並不稀罕這個皇位,隻是,他卻冇辦法強迫他,因為他很清楚,他的這個弟弟,有多麼執拗。

若是強行逼迫他,反而會激怒他,所以,他一直以來都在等待,等待有一日,他能夠想通。

“多謝皇兄信任。''

禦千夜恭敬地拱手說道。

''嗯......''

禦千辰點了點頭,隨即像是突然想起了什麼,抬頭望向禦千夜,開口詢問道:''對了,藥王穀近日可有何動靜?”

“自從上次棄巢而逃之後,藥王穀的人便銷聲匿跡了,他們的密道通往西陵國境內,我們的人無法進入,隻能守株待兔。''

禦千夜回憶著藥王穀近日的動靜,開口道。

聽完禦千夜的彙報之後,禦千辰不由陷入了沉思。

藥王穀一向與世隔絕,行蹤神秘莫測,他們一直都冇有辦法找到他們真正的老窩。

就算是這次,也隻是他們其中的一個分舵,不過是他們的外圍據點罷了。

而經過此事,算是徹底與藥王穀撕破臉皮,他們製造藥人,其目的昭然若揭,既然他們敢做出這樣的事情,那他們也不用顧及藥王穀的顏麵了。

想到這裡,禦千辰的眉頭緊蹙,眼眸中,閃爍著冰涼的冷光。

藥王穀一向醫者仁心,可誰能想到,背後竟是如此惡毒之心,不惜煉製藥人,

殘害百姓,謀取權勢,實在是喪儘天良,罪該萬死。

“務必盯緊藥王穀的動作,藥人一事他們勢必不會善罷甘休,我們必須加以防範,否則,一旦他們的陰謀得逞,隻怕後果不堪設想!''

禦千辰沉聲叮囑道,眼中滿是凝重的神色。

聞言,禦千夜也不由點了點頭。

他自然知道禦千辰擔心的是什麼,如今,藥王穀已經和西陵聯合,他們與蒼炎國的交戰在所難免,到時候,恐怕又會是生靈塗炭,屍橫遍野。

''臣弟明白。''

禦千夜低聲應道,眼中閃過一抹狠厲的殺氣。

他絕對不允許任何人踐踏蒼炎國子民的性命,就算是藥王穀,他亦不會手軟。

''如此,九弟就辛苦了,朕會派禦林軍協助你,一切小心,若遇到麻煩,記得,一定要告訴朕。''

''臣弟謹遵聖旨!''

禦千夜垂下眼瞼,沉聲說道,語氣恭敬,態度恭謹。

''好了,你先退下吧。''

禦千辰揮了揮手,淡淡的說道。

“皇兄,臣弟有一事,還請皇兄幫忙。”

禦千夜抬眸,看向禦千辰。

''哦?何事?''

聽到禦千夜的話,禦千辰微微挑眉,有些好奇地問道。

他這九弟向來都冇有向他開口求幫忙,今天倒是頭一回。

“臣弟想求皇兄賜婚。”

……

禦千夜回到王府彆院,便將流風叫去了書房。

顧依依端著剛熬好的藥湯,剛走到門口,便聽到了裡麵傳來兩人的對話。

“盯著藥王穀的動靜,有任何風吹草動,即刻稟報本王。”

“是!”

“那幾個藥王穀的弟子,可有供出藥人的解法?”

“回王爺,那幾個弟子紛紛不知,無論我們怎麼嚴刑逼問,仍是冇有問出來,屬下覺得,他們應該隻是低級弟子,隻負責看守藥人,尚不知藥人解法。”

“既是如此,那便暫且放過他們,好生看著他們,他們的性命,本王留著還有用處。”

“是,王爺。”

“咚咚咚……”

就在這時,顧依依敲響了書房的大門,輕咳一聲,緩步走進了書房。

''顧姑娘。''

看到站在門口的顧依依,流風連忙躬身施禮,恭敬地喊道。

顧依依朝他微微頷首。

''流風,你且退下吧。”

''是!''

流風微微俯身,朝禦千夜拱了拱拳頭,轉身離開了書房。

待流風離開後,顧依依端著藥走到禦千夜身旁,將藥遞到禦千夜麵前的桌子上。

''喝藥吧,喝完之後,我再幫你換藥。''

禦千夜接過顧依依手裡的藥碗,輕抿了一口藥汁,隨後,便將藥全部喝完了。

看到禦千夜一飲而儘,顧依依心裡鬆了一口氣。

她還擔心禦千夜嫌棄藥味濃烈呢,現在看來,她是多慮了。

將空碗放在茶幾上,顧依依拿出銀針包,為禦千夜重新紮了幾針。

看著禦千夜胸前的傷口癒合的速度比之前快了許多,顧依依心中不禁暗暗驚訝。

看來,這藥,確實是有奇效啊。

''你的傷,已經痊癒了,這些日子,好好調養一番,很快就能恢複。

看到禦千夜胸口的傷已經癒合的差不多了,顧依依笑著說道,一邊將銀針收了起來。

''嗯。''

禦千夜應了一聲,但心裡卻並不怎麼高興。

他的傷好了,他便再也冇有理由,讓她每天給他送藥換藥了,這讓他心裡,有些悶悶的,很不舒服。

“剛纔,我在門外聽到你們在談論藥王穀?”

顧依依看向禦千夜,開口問道,語氣中,帶著一絲疑惑和探究。

''嗯。''

禦千夜輕輕應了一聲。

''你們要對付藥王穀是嗎?''

顧依依皺著眉頭,繼續問道。

她原本是想問禦千夜有冇有關於容燁的訊息的,但一想到他們是敵非友,而且還是敵對陣營,若是自己問這件事,禦千夜肯定不會告訴自己,甚至於還會生氣,要是因此惹怒了他,隻怕她又得遭殃了,所以,她也就冇有開口。

''藥王穀已經投靠了西陵國,又煉製藥人殘害我蒼炎百姓,

本王若是不滅掉他們,豈不是太對不起他們了?''

禦千夜看了顧依依一眼,淡淡地解釋道。

他並不打算瞞著她,而且,經過上次的事,顧依依也跟藥王穀結下了深仇,在這一點上,他們是站在統一陣線上的。

''你說的藥人,是什麼?''

聽了禦千夜的話,顧依依立馬問道。

她記得,之前禦千夜便是因為藥王穀煉製藥人一事誤會了她,可她倒現在還冇弄清楚,這藥人到底指的是什麼?

難道,就是那種用特殊的藥物和方法,將一個正常的人變成失去意識,隻會殺戮的怪物?

,co

te

t_

u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