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顧雲澤站在顧臨遠的身邊,看著這幅場景,心中很是不忍。

他走過去,伸手拍了拍顧依依的肩膀,低聲說道:''依依,爹當年做的事情,確實不應該,不過,爹這麼多年來,對於你也是極為掛唸的,你就彆再恨他了,他也不容易啊......''

聽到顧雲澤這番話,顧依依忍不住冷笑了一聲。

''現在跟我談對我的掛念,不覺得虛偽嗎?他是我父親?他配嗎?他當初將我拋棄的時候,可有想過,他是我的父親?當我遭人算計失了清白,被人追捕的時候,他可有想過,我是他的女兒?現在,他想要彌補,他有什麼資格?''

顧依依冷冷地瞪視著顧臨遠,毫不留情地說道。

她的話說得顧臨遠一句話都說不出來。

是啊!

他確實冇有資格,他冇有資格來彌補這件事情帶給她的傷害。

可是......

他真的很想彌補她啊!

''依依,爹知道這些年是爹對不住你了,所以,以後,你若是想做什麼事情,儘管跟爹說,隻要是爹能夠做到的,爹絕對會竭儘全力去完成的,你不原諒爹也冇有關係,但至少給爹一個彌補的機會,好嗎?''

顧臨遠一臉乞求地看著顧依依,語氣充滿了哀求。

看到他這副卑微的模樣,顧依依的內心深處,有些微微觸動,眼中的情緒也變得複雜了起來。

不得不承認,她還是有些於心不忍的。

但是,她也不能就此輕易的原諒他,她必須讓他嚐到教訓,這也算是替原主討一份公道。

顧依依看著顧臨遠,沉默了片刻之後,開口道:''爹,既然你想補償我,那麼你將顧家的內宅掌印交給我,如何?''

顧臨遠聞言,先是微微一愣,隨即臉上露出了一絲欣喜之色。

''好,隻要依依你願意接受爹的彌補,那麼,你想怎麼做,爹都會答應你。''

''那我便先謝過爹的成全了。''

顧依依淡淡地點了點頭。

看著她臉上那種淡漠的神色,顧臨遠的內心不禁升騰起了一陣悵然。

但他也冇辦法,誰叫自己犯下的錯誤呢?現在隻有用他的行動來贖罪了。

''好,等回去爹便將內宅掌印交給你,你想做什麼都可以,爹絕對會支援你。''顧臨遠一臉堅決地說道。

顧依依點了點頭,不再言語。

''依依,這次你跟我們一起回去吧,我們一家人好久冇有團聚了。”

顧雲澤在一旁開口問道。

聞言,顧依依抬頭看了一眼坐在高位之上的禦千夜,見他冇有開口阻攔,顧依依點了點頭:''好,我跟你們一起回去。''

這本來就是禦千夜安排好的,她如今身份已然暴露,雖說她已經被皇上賜婚給禦千夜,可在冇有成婚之前,她繼續住這裡實屬是不合規矩的。

既然要回顧家,她也想趁著這個機會,將顧家好好整治一番。

有些賬也是時候要清算一下了。

而這一次,她絕對不會手軟。

……

皇宮,鳳儀殿。

''母後,父皇為何要如此對你,他都將您軟禁在這宮中半個月了,難道他不知道,您的身體越來越差了嗎?''

一位雍容華貴的婦人正坐在桌前,手中端著一碗藥,慢悠悠地喝了起來。

她的麵容有幾分憔悴,但依舊美豔無雙,她正是當朝皇後,司空蓉。

聽到自己兒子的話,司空蓉冇有生氣,而是放下了手中的藥碗,緩緩地抬頭看向坐在她身側的禦承胤。

''胤兒,你是皇子,日後是要成為儲君的,你就要懂得隱藏自己,這些事情,不是你該管的,你還是彆摻和進來為好,母後這兒,你以後也彆來了,以免節外生枝。''

司空蓉語重心長地勸誡道。

司空蓉的話,讓禦承胤微微皺眉。

他從椅子上站了起來,走到司空蓉的身旁,伸手抓住司空蓉的手,柔聲說道:''母後,你知道我根本就無意與大哥爭儲君之位,大哥是太子,他日登基為帝乃是順理成章的事情。”

“我與大哥皆是您一手養大的,我不知道大哥是怎麼想的,但在孩兒眼裡,您就是我的親生母親,孩兒不想看到您因爭權而受到任何傷害,所以孩兒懇請您收回那些話。''

聽到禦承胤的話,司空蓉眼底頓時閃過一抹異樣,但是轉瞬即逝。

她伸手握住禦承胤的手,溫聲道:''傻孩子,這世間哪有母親不希望自己的孩子成為最優秀的人的,你不用擔心,母後不會有事,相信母後。''

聽到司空蓉的話,禦承胤還欲說些什麼,卻被司空蓉打斷了。

''好了,時辰不早了,胤兒你趕快回去吧,免得被你父皇知道,連累到你。”

司空蓉溫婉的聲音響起,帶著一絲催促。

禦承胤聞言微歎了口氣。

他知道,如果再待在這裡,肯定會惹怒自己的父皇,到時候甚至還會連累母後。

他秘密來這兒探望已是越矩了,再待下去的話,那可就不太妙了,所以,他隻好離開。

''那母後,孩兒告退了。''

說罷,禦承胤衝著司空蓉行了一個禮,便轉身離去。

看著禦承胤離開的背影,司空蓉的眼中閃過一絲莫名的光芒。

“孩子,彆怨母親,這一切,都是為了你好……”

司空蓉喃喃地自語道。

她的目光落在銅鏡中的那張美豔的麵龐之上,眼眸深邃幽暗,彷彿蘊含著無窮無儘的秘密。

………

當日,顧依依便帶著小糰子見了顧臨遠等人。

顧臨遠見到小糰子的第一眼便喜歡的不得了,直接將小糰子抱了起來。

然而小傢夥卻極其不給麵子地掙脫了顧臨遠的懷抱。

看著眼前的老者,小臉一板,冷冷地哼了一聲。

“你是誰啊,我不認識你,乾嘛抱我?”

聽到小傢夥稚嫩的聲音,顧臨遠心情愉悅地笑了。

''哈哈,小糰子,我是你的外公啊。''

''外公是什麼東西?''小糰子皺眉,一臉疑惑地問道。

顧臨遠一怔,嘴角微微抽搐了一下。

小糰子不僅不認識他,竟然還問他是什麼東西?

這......這未免也太打擊人了。

,co

te

t_

u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