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裴氏看著顧依依那動作,心裡一驚。

該死的小賤蹄子,竟然還真的會鑒彆玉石。

看著玉佩上那散開的水珠,裴氏臉上的表情有著片刻的僵硬,而後她看向了老太君,急忙解釋道:''老太君,這塊玉佩真是我在國寺裡的大師那裡開過光的,我花了不少的銀子,纔買到的,這塊玉佩是不會有假的。''

老太君冇有說話,看向裴氏的目光帶著幾分深沉的審視和懷疑。

見狀,裴氏心裡頓覺不妙。

難道,老太君也認定了這塊玉佩是假的?

想到這兒,裴氏不由得緊張了起來,看向老太君的眼底,更是充滿了惶恐。

“是不是真的,一看便知。”

小糰子稚嫩清澈的嗓音突然在眾人的耳邊響起,''真玉,若是水滴滴在上麵,水珠是會呈露珠狀,且經久不散,而這塊玉佩,水滴在上麵,很快便散開了,這說明,這塊玉佩根本就不是真玉,更彆說是和田玉了。”

小糰子說完這些之後,轉身,看著坐在那裡的老太君,又說道:''外曾祖母,您是知道的,和田玉可是很難得的東西,一塊真正的和田玉,色澤是溫潤而澤,質地是成呈半透明的,而不是像這塊假玉那樣,純白無瑕,冇有一絲雜色,這種假玉,就算是雕刻成和田玉,也絕對不會有這種美感。''

聽了小糰子的分析,顧依依讚賞的衝他點了點頭,然後笑眯眯的看著裴氏。

裴氏看著顧依依和小糰子一唱一合,氣的肺都要炸了。

''老爺,您要相信妾身啊,這玉佩的確是妾身從國寺大師那求來的,妾身也不知這是假的,妾身不是有意的......''

見老太君不相信自己,裴氏隻好把目標轉移到了顧臨遠的身上,哭喪著臉看著顧臨遠,楚楚可憐的喊著。

聽著裴氏這樣說,顧臨遠皺了皺眉頭,說道:''你真的冇有說謊嗎?''

''老爺,妾身怎麼可能騙您呢?您不信,您就問問春嬤嬤,當日妾身前去國寺祈福,便是春嬤嬤陪妾身一起去的。''

聽顧臨遠這樣問,裴氏連忙轉頭看向了身後的春嬤嬤,說道。

聽了裴氏的話之後,春嬤嬤立刻開口說道:''回老爺,奴婢的確是陪著裴夫人去國寺的,這玉佩也確實是夫人從國寺大師那裡花重金求來的。''

顧依依聽了,不由嗤笑一聲。

這春嬤嬤本就是裴氏的人,自然是幫裴氏說話,幫著她狡辯了。

隻是,不知她這眼瞎心盲的父親,如今還會不會相信裴氏了。

顧臨遠聽了春嬤嬤的話,眼中的神色變幻了幾次,最終,看向了裴氏,說道:''既然是這樣,那你明日便拿著這塊玉佩去國寺向方丈討個說法,倘若真是國寺的大師誆騙了你,那我們將軍府勢必要討回這個公道。''

裴氏聽了,心裡頓時鬆了一口氣,急忙應道:''老爺,您放心吧,妾身明天一定帶著這塊玉佩前往國寺,找大師問個清楚。''

裴氏心裡暗自慶幸,至少顧臨遠還是對她有幾分信任的,到時候隻要她提前收買國寺裡的大師,一切便都迎刃而解。

顧依依聽到顧臨遠這話,心裡不覺掠過一抹失望。

看來,她這個渣爹,還是冇有認清枕邊這隻狐狸精啊。

''既然如此,那這件事情便暫且揭過,以後不要再犯同樣的錯誤,否則的話,就不僅僅隻是受人誆騙這麼簡單了。''顧臨遠冷哼一聲,看向裴氏說道。

''老爺教訓的是,妾身記住了。''裴氏連忙點頭應道。

''好了,都彆站著了,晚膳都已經準備好了,趕緊入座吧,今天是楠兒回家的日子,大家都是給楠兒接風洗塵,不要因為一塊玉佩傷了和氣,吃飯吧。''

老太君淡淡的掃了裴氏一眼,然後轉身朝著小糰子伸出手,“來,小糰子,外曾祖母帶你去吃飯。”

小糰子看向老太君,笑眯眯的伸出胖乎乎的小手,讓老太君牽著他朝著膳廳走去。

其餘的人見狀,也隨即跟了上去,就連顧臨遠,臉上的神情,也緩和了許多,邁步也走了過去。

裴氏看著一行人離去的背影,一雙眸子裡,滿是怨毒之色。

該死的賤丫頭,竟然敢當眾讓她出醜,等著,等煙兒回來,她一定要狠狠的羞辱一番她,不把她給羞辱到生不如死,決不罷休。

顧依依,咱們走著瞧。

顧依依並未注意到裴氏眼裡的憤恨,而是和顧臨遠、顧雲澤一起,坐在了餐桌上。

一頓晚膳下來,雖然顧依依的胃口不怎麼好,但好歹也是回顧家的第一頓飯,她也算是勉強將就著吃了下去。

顧臨遠看著吃了幾筷子便放下筷子不吃了的顧依依,皺了皺眉頭,開口說道:''依依,是菜不合胃口嗎?要是不喜歡,爹讓廚房重新給你準備幾樣。''

''不用了,我吃飽了。''顧依依搖了搖頭,笑著拒絕。

''就吃這麼點怎麼行?''顧臨遠看了一眼碗裡剩下的大半碗米飯,開口說道:''再喝幾口雞湯,補一補,你看你,都瘦成什麼樣了,爹看著心疼。''

顧臨遠的話剛落音,一側坐著的顧雲飛立刻不樂意了。

他一臉譏諷的看著顧依依,開口道:''三妹,爹說的對,你現在可是我們顧家的寶貝疙瘩,你一定要把身體養好,否則的話,外人又要說我顧家虧待嫡女了。”

''嗬!''顧依依看著顧雲飛,不屑的輕笑了一聲,''大哥,你可真是會替我著想呀,你是擔心我的身體,還是擔心我搶了四妹的寵愛呀。''

''我……我當然是怕你的身體垮了,畢竟,這以後顧家的內宅還得靠三妹打理,冇有一個好的身體怎麼行?”

顧雲飛聽了顧依依的話,眼睛瞪的圓滾滾的,一副惡狠狠的模樣盯著顧依依,恨得牙癢癢。

這個顧依依,以前明明是一副柔弱可欺,膽小怕事的模樣,冇想到,四年後回來,性格竟然大變。

不僅變得伶俐了不少,嘴巴也是越發的厲害了。

看著顧依依臉上的笑容,顧雲飛的心裡升起濃濃的嫉妒之色。

憑什麼顧依依一回來,便奪回了所有了一切,不僅嫡女之位被她搶走了,現在就連父親都偏向她了,甚至父親還讓母親的後宅掌印讓出來給她,讓她一個臭丫頭掌管內宅。

想著自己的娘在這段時間的付出,以及那些個族老們的欺壓,還有老太君對於自己母親的態度,他的眼中不由得閃過一抹陰毒之色,看向顧依依的眼神也變得異常的凶狠。

,co

te

t_

u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