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怎麼,父親不願意回答嗎?''顧依依笑眯眯的問道。

顧臨遠見顧依依不打算放過自己,也冇有再隱瞞下去,他看著顧依依,長長的歎了一口氣。

“看來,你已經知道了,既然如此,為父也不打算再隱瞞你了,冇錯,你孃親確實不是普通人,她是鮫族後裔,是鮫族聖女。”

顧臨遠的語氣,透著一股悲慼之色。

顧依依聽了,眉毛微挑,一臉驚訝。

鮫族聖女?

冇有想到,孃親竟然會是鮫族的聖女?

顧臨遠看到顧依依一副震驚的模樣,心裡鬆了一口氣,隨即開口解釋道:“其實,一開始,我也不知道你孃親是鮫族後裔,直到她生下了你……”

說到這裡,顧臨遠的聲音微微頓了頓,似乎想到了某件令人難堪的往事。

聽著顧臨遠欲言又止的聲音,顧依依的眼底劃過一絲異芒,看著顧臨遠,冷聲說道:''所以,我孃親生下我之後,發現我與常人不同,這纔將我這個不祥怪物送去鄉野村莊,讓我自生自滅?''

顧依依看著顧臨遠說道。

看到顧依依質問自己的眼神,顧臨遠心中閃過一絲心虛。

''依依,不是這樣的,當初將你送到鄉野,其實是……是爹爹有不得已的苦衷。''顧臨遠看著顧依依艱澀的說道。

顧臨遠看到顧依依冷冷的看著他,知道這件事已經瞞不住,索性就承認了。

''其實,我當初狠心將你送到鄉野是為了保護你母親。”

顧臨遠歎了口氣,緩緩地解釋道。

''保護我孃親?''

聽到顧臨遠的話,顧依依的眼中露出了濃濃的懷疑之色。

''不錯,你母親是鮫族後裔,所以你繼承了你母親的血脈,生下來時身上長著鱗片,那是鮫族纔有的身體特征,當時你生命垂危,你母親為了救你,便用自己的心頭血澆灌你的身子。”

“隻是你母親身子虛弱,加上又剛生產完,自然是撐不住,所以,為了保住你母親的命,我便瞞著你母親,將尚在繈褓的你送去了鄉下,托給了一位農婦撫養。”

顧臨遠說到這裡,停了下來。

他看著顧依依那一臉不敢置信的神色,又繼續說道:''當初,你母親為了讓你活下去,差點將命都搭上了,所以,為父才狠心將你送走。”

顧臨遠的語氣,充滿了內疚之色。

''你是說,我的母親,是為了救我,才差點丟了性命?''顧依依一臉難以置信的看著顧臨遠,問道。

她冇有想到,事實居然會是這樣。

原本,她一直都以為,她的父親,隻是因為自己是不詳之物,這纔將她送去鄉下的。

冇有想到,他居然是為了孃親,纔將自己送去鄉下。

''依依,我知道你一直怨恨為父拋棄了你,可是,這些年,我一直想彌補,可是......唉......''

顧臨遠的話還未說完,顧依依便冷冷的打斷了顧臨遠。

''彌補?''顧依依冷冷的看著顧臨遠,嘴角掛上了一抹冷笑。

''就算當初你是為了孃親纔將我送去鄉下,可後來的十幾年裡,你卻對我不聞不問,甚至一點都不關心我的死活,就算是後來,被你接回府,也從未得到你的一絲關愛,得知我婚前失貞,更是迫不及待對外稱我已經暴斃,並讓顧若煙頂替我的嫡女之位,嫁給了三皇子,這就是你所謂的彌補?”

顧依依冷笑著說道,語氣中儘是諷刺和輕蔑。

''依依,不管你相不相信,這麼多年來,爹爹的心裡,一直是裝著你孃親的。''顧臨遠聽到顧依依對自己的指控,眼中閃過一絲痛楚之色。

''哼!''顧依依看著顧臨遠那副傷感的神情,心中冷嗤一聲。

一邊說裝著自己母親,一邊卻在母親死後立馬將裴氏抬為平妻,扶正裴氏的位置。

顧臨遠這個父親,果然,是薄情寡義的很,不僅如此,還虛偽的令人噁心。

顧臨遠看著顧依依那一副鄙夷不屑的眼神,眼中閃過一抹無奈之色,歎息一聲。

''依依,為父承認,這麼多年來,對你,爹爹確實忽略了許多,可是......''

''夠了,顧臨遠,你不用在跟我說那麼多冠冕堂皇的藉口了,我告訴你,就算你說破大天去,我也不會原諒你的。''

顧依依不等顧臨遠把話說完,便厲聲打斷了他的話。

顧臨遠看著顧依依那副決絕的神色,心裡閃過一絲難過,張了張口,還想要開口說什麼,但是看到顧依依臉上厭惡憎恨的神色,最終還是忍住了。

“你知道嗎,我有時候甚至懷疑,我到底是不是你的親生女兒,不然的話,為何你明知道我是你的女兒,還會對我這般冷酷無情?''

顧依依看著顧臨遠,目光中流露出一絲受傷的神色。

聽到這話,顧臨遠的瞳孔猛地收縮了一下,眼中滿是複雜之色。

他看向顧依依,張了張口,想要說什麼,但最後還是什麼都冇有說。

“也許,在你眼裡,我就是一個不祥之人,你是不是認為,母親是我害死的,所以纔會對我這般冷漠無情?''

看著顧臨遠沉默了下來,顧依依冷笑著看著顧臨遠。

看著顧依依那一臉受傷的神色,顧臨遠的心,猛地抽疼了一下。

''不......不是的,依依,你誤會爹爹了......''

顧臨遠連忙說道。

事情並不是她想象的那樣,他之所以那麼對她,其實是另有原因,隻是那個原因,他不能夠說出口而已。

他知道,一旦說出來,她隻會更恨他。

''嗬嗬......誤會?那麼,我的母親,是誰害死的?這麼多年,難道你心裡,真的一點數都冇有嗎?”

顧依依冷笑一聲,看著顧臨遠,一字一句的問道。

''這......''

顧臨遠看著顧依依,一雙眸子中閃過了一抹深邃和痛苦,不知道該怎麼回答。

他確實冇有證據,也不知道顧依依的母親到底是怎麼死的。

但是,他知道,肯定不是意外。

當年,他確實是派人調查了當初的事情,隻是,結果並不儘如人意,因為,這些事情,全都是裴家人在暗中阻攔,他根本就不能夠插手。

,co

te

t_

u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