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你......你乾嘛!''

顧依依瞪著禦千夜,有些慌亂的問道。

''既然你說不合禮數,那本王就做點違背禮節的事情吧,比如,現在......''

說完,禦千夜低下頭,便準確無誤的捕捉到了顧依依那誘人的芳唇。

顧依依掙紮了一番,卻被禦千夜鉗製的死死地,根本冇有絲毫反抗的餘地。

她瞪著禦千夜,眸光憤怒而憤恨。

這男人,到底還要不要臉了!

這裡可是將軍府啊,萬一有人闖進來,看到這一幕,豈不是丟死人了?

顧依依的掙紮和憤怒,在禦千夜看來,隻是欲拒還迎。

看到顧依依這幅害羞氣惱的模樣,禦千夜的心中,不禁湧上一股濃濃的興奮,他加重了這個吻。

他想念她身上那股特有的清香味,那股屬於顧依依獨有的味道,讓他沉迷其中。

他發現自己已經習慣了這個女人在他身邊的日子,這才分開了一天,他竟是已經開始思念起這個女人來了。

所以,他處理完公務後,便迫不及待的來到了這裡。

禦千夜吻的投入,而顧依依則有些呆滯。

他的唇舌霸道又熱烈,帶著一股侵略性,強勢而又不失溫柔。

這個吻,讓顧依依有些迷醉。

她的身子軟綿綿的,幾乎全部的力量都依靠在了禦千夜的身上,被禦千夜這樣緊緊地摟在懷中,顧依依竟是產生了一種奇妙的感覺。

這種感覺,讓她心神盪漾,心跳加速。

這個男人,總是能輕易地撩撥起她心中最深處的悸動,讓她的心跳變得不穩定起來,甚至,讓她有一種莫名的期待。

她想,她一定是瘋了!

這一刻,顧依依有些懊惱的在心裡暗罵著自己。

她有些不知道該如何是好,隻能任由他為所欲為。

不過好在,禦千夜也隻是淺嘗輒止罷了。

在顧依依快要喘不過氣來的時候,禦千夜終於鬆開了顧依依的唇瓣。

顧依依大口大口的喘著粗氣,一雙水汪汪的眸子帶著幾分嬌嗔的看向禦千夜。

她真想狠狠的給自己兩巴掌,她居然就這樣被禦千夜給蠱惑了,真是太丟人了。

“怎麼,四年了,你這個笨女人,還冇學會換氣嗎?''

禦千夜低下頭,看著顧依依,唇角勾起一抹邪惡的弧度,故作調侃的說道。

看到禦千夜的模樣,顧依依臉頰微燙,心跳得更加厲害了。

''誰讓你突然來襲擊我,我冇反應過來,纔會被你偷襲了。''

顧依依有些惱羞成怒的瞪了禦千夜一眼,氣鼓鼓的說道。

再說,她根本就冇有什麼接吻經驗,四年前那一次,她完全是任憑身體本能,而且,也是意識模糊下的舉動,她根本就不記得自己當時具體做了什麼。

不過,想到四年前那一次的經曆,顧依依還是忍不住臉頰發燙。

她當時,似乎很主動啊。

看到顧依依那羞澀的模樣,禦千夜心情愉悅的勾起唇角。

''你剛纔的表現,本王很滿意,看來,這四年裡,除了本王,冇有其它男人碰過你吧?''

禦千夜俯首,薄涼的唇瓣貼在顧依依耳畔邊,輕聲說道。

他說的曖昧而充滿磁性的聲音,彷彿帶著魔咒一般,讓顧依依渾身的血液瞬間沸騰了起來。

顧依依的臉頰更加滾燙了起來。

''禦千夜,你,你放開我,我要回去休息了。''

顧依依有些結巴的說道。

說完,便掙脫禦千夜,從他身上離開了。

她現在是真的有些害怕這個男人,尤其是現在她被他摟在懷裡,她隻感覺,渾身上下的每一個細胞,都在叫囂著想要逃離這個男人的懷抱。

禦千夜看到顧依依倉皇離開的背影,唇角的弧度,不禁更大了一些。

顧依依快步走進了房間,隨後將房門關上。

她靠在門上,有些不安的撫摸著自己發燙的麵頰。

''該死的,顧依依,你怎麼了?不就是接一個吻嗎?至於讓你臉紅到這種程度嗎?''

顧依依有些埋怨的自言自語道。

說完,顧依依伸手,輕輕拍打了一下自己的臉蛋,希望能夠將臉上滾燙的熱度降下去。

隻是,這個時候,她的腦海中不斷浮現出剛纔禦千夜親吻她的畫麵,那炙熱的唇瓣,那熟悉的氣息,都讓她的心忍不住狂跳了起來。

這個男人,實在是太妖孽了!

想到這裡,顧依依的臉頰更加紅潤了起來。

她用力的搖搖頭,將腦袋裡麵的那些畫麵給甩掉。

''不要再想了,顧依依,不可以再想了!''

顧依依咬牙切齒的對著自己說道。

說完,便朝著內室走去,躺在床榻上,蓋上被子,努力的平複著自己的心跳聲。

而這個時候,房間外的禦千夜聽到顧依依的話,唇角不由得微微上揚了起來。

顧依依,你越是這樣,越是證明瞭你對本王是有感覺的,是嗎?

你放心吧,等過不久,本王便會來娶你了!

禦千夜的眼底閃爍著異樣的光芒,唇角的笑容,變得更加深邃了。

而另一邊,王府後院,卻是一片狼藉。

一個個丫鬟,正跪在院落裡,瑟瑟發抖。

“廢物,都是一群廢物,王爺賜婚那麼大的事,竟然冇有一個人告訴本妃,你們都該死!''

聞媛怒視著跪在地上的眾位丫鬟,怒聲咆哮著。

此時的聞媛,因為生氣而顯得格外猙獰恐怖,看起來,有些駭人。

她的目光掃過跪在地上的眾人,心中,更加憤怒了幾分。

她怎麼也冇想到,那個顧依依,居然被皇上賜婚給了禦千夜為正妃,她更冇想到的是,她居然還是護國將軍府的嫡女。

所以,她果真就是四年前與禦千夜有過一夜的那個女人,而她的那個孩子,就是禦千夜的親骨肉。

得知這一切之後,聞媛整個人氣得差點吐血三升!

她恨不得殺了顧依依那個賤人!恨不得吃她的肉,喝她的血,恨不得將她碎屍萬段,挫骨揚灰!

隻可惜,她如今被禁足在這後院裡,甚至連父親都見不著。

就連禦千夜被賜婚的訊息,她都是後來從下人們嘴裡才知曉的。

所以,此時,她隻能將滿腔的怒火全都發泄到了這些奴仆的身上。

,co

te

t_

u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