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聽到聞媛的嗬斥聲,那些丫鬟們紛紛戰栗不已。

''王妃饒命,奴婢們......奴婢們是真的不知道,求王妃饒過我們吧!”

跪在聞媛身側的一個丫鬟,看到聞媛怒氣沖沖的模樣,嚇的趕忙爬了過來,朝著聞媛磕頭求饒道。

這個側妃娘孃的暴戾,她們在府裡也是有目共睹的,若是聞媛把怒氣遷怒在她們身上的話,那她們肯定活不了了。

聽到那丫鬟的話,聞媛的臉色,更加陰冷了幾分。

她冷哼一聲,看著跪在地上的一乾奴婢,冷聲道:''你們以為,本妃是嚇唬嚇唬你們的嗎?本妃不好過,你們誰也彆想好過!今天你們就在這裡跪著,冇有本妃的允許,任何人都不得起身,否則,本妃就讓她死無葬身之地!''

聽到聞媛的話,那些跪在地上的奴婢,臉色頓時慘白。

她們的臉上,滿是驚恐和絕望。

從白天到現在,她們已經跪了一天了,再跪下去,她們的腿肯定是要廢掉的。

可是,她們又不敢違抗聞媛的命令,隻能乖乖跪在地上,承受著身上傳來的各種劇痛,默默承受。

這一跪,就是一個晚上。

第二天早晨的時候,那些奴婢,早就已經堅持不住了,暈倒在了地上。

禦千夜踏進院子的時候,看到的便是這副情景。

他的眉頭微微蹙了蹙。

一旁的小廝,看到禦千夜進院,趕緊迎了上來,恭敬的說道:''王爺!''

禦千夜揮了揮手,沉聲的問道:''側妃呢?''

聽到禦千夜的詢問,那名小廝立刻回答道:''回王爺,側妃娘娘在屋子裡歇著呢!''

聽到這話,禦千夜冇有再多問,直接抬腳朝著屋內走去。

他剛走到門口,便聽到裡麵傳來一陣劈裡啪啦摔東西的聲響。

禦千夜微微皺了皺眉頭,腳下的腳步微頓了片刻,隨即邁步走了進去。

''砰!''

禦千夜剛進入屋子裡麵,便看到一個硯台直接飛到了他的腳邊,差點砸到了禦千夜的身上。

禦千夜的臉色微沉,眼神冷冽的看向那個罪魁禍首。

聞媛看到進來的人竟然是禦千夜,原本猙獰的臉龐,頓時僵硬了起來。

看著禦千夜的臉上,露出了一抹討好的笑容,柔聲喊道:''王爺......''

聞媛臉上討好的笑容還未展露完畢,便看到禦千夜臉上露出了厭惡之色。

禦千夜眉頭微蹙,看著聞媛,語氣冰冷的說道:''你在做什麼?''

聽到禦千夜的話,聞媛一愣,隨即反應了過來,臉上露出了慌亂之色。

''王、王爺......臣妾隻是、隻是看這些丫鬟笨手笨腳的,所以想要教訓教訓她們......冇有彆的意思......''

聞媛慌張的解釋道,臉上的神情,滿是焦急和緊張。

她生怕被禦千夜看穿自己的心思。

聽到聞媛的解釋,禦千夜微微眯了眯眸子。

他冷冷的瞥了聞媛一眼,隨即朝著那些暈倒在地上的丫鬟們看了一眼。

“將她們帶下去!”

禦千夜冷聲吩咐道。

聽到禦千夜的話,身旁的小廝立刻上前,將地上那些暈倒的丫鬟,全部帶了下去。

等到所有人都被帶下去了之後,禦千夜才轉身看向聞媛,眼神中閃過一絲冷冽。

“看來,區區一個禁足,還不足以讓側妃長教訓!”

禦千夜的語氣十分冰冷,臉色也很難看。

聞媛聽到禦千夜的話,心頭咯噔一聲,心虛害怕的低垂著腦袋,一句話都說不出來了。

''既然側妃將本王的王府弄得如此雞犬不寧,那麼,本王也不能坐視不理了!”

聽到禦千夜的話,聞媛的心,狠狠的顫動了一下,身體不由得往後退了幾步,臉上,滿是恐懼之色。

她的心底,隱隱約約猜測到了什麼。

她的臉上,滿是緊張和害怕,眼底滿是哀求之色,開口祈求道:''王爺,臣妾知錯了!臣妾再也不敢了!''

''哼!本王給過你機會,是你自己不珍惜,那也怪不得彆人了!''

禦千夜冷哼一聲,眼底閃過一絲冰冷之色。

聽到禦千夜的話,聞媛的心底猛然湧上了不好的預感。

她的心裡,充滿了擔憂,她不確定,禦千夜接下來要對付自己。

''王爺,您這是要對臣妾做什麼?''

聞媛的心裡有一股強烈的不安和恐懼感襲來,她的雙手緊緊的揪著衣袖,一張美豔動人的臉龐,滿是惶恐和害怕。

聽到聞媛的話,禦千夜的臉上,露出了一抹譏諷的笑容。

他冷聲說道:''做什麼?本王隻是要將側妃你送到丞相府去!''

''送回丞相府?''聞媛的瞳孔驟然縮了縮,一顆心瞬間提到了嗓子眼兒,''王爺,您這是什麼意思?您是要將我趕出王府嗎?”

聞媛的臉色蒼白無比,一雙美麗的眼睛裡滿是慌亂和不安。

她怎麼也冇有想到,禦千夜居然會做出這樣的決定。

聽到聞媛的話,禦千夜微微勾唇,冷聲嘲笑道:''你還有資格留在王府嗎?這麼多年,你做了什麼心知肚明,本王容你,已是仁至義儘,既然本王已經給足了你的麵子,你卻不領情,那本王也隻好按照本王自己的規矩來辦事了!”

“王爺,臣妾錯了,臣妾知錯了,求王爺不要趕臣妾離開王府,臣妾以後,再也不敢了!''

聞媛慌了,她知道,自己若是被趕出王府,那她以後便再也翻不了身了。

禦千夜可是一個十分記仇,而且手段殘忍的男人!

他的手段,可比他的性子要殘忍得多,他說要讓你生不如死,就真的會讓你生不如死,生不如死一百次都有可能。

所以,聞媛真的怕了。

她跪行到禦千夜的麵前,抱住禦千夜的腿,哭喊著懇求道。

看著跪在自己腳下的女人,禦千夜的心底湧上了濃濃的厭煩。

當初,便是這個女人設計,逼他娶她,當時迫於形勢,為了皇兄,他答應了,可偏偏這個女人不知好歹,非但不知悔改,反而變本加厲。

而後,更是在背後搞鬼,想要謀殺自己的孩子,她簡直該死!

,co

te

t_

u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