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禦千夜的心底,充滿了厭惡,看向聞媛的目光中,更加冷酷。

“休書本王已經寫好,從今往後,你與本王,再無任何瓜葛!”

禦千夜冷冷的丟下這番話之後,毫不客氣的踢開了聞媛抱住自己大腿的手。

緊接著,一封休書,便落到了聞媛的麵前。

''拿著休書,從此之後,不要讓本王再看到你!若是讓本王發現你還執迷不悟,你知道後果!''

看到麵前的休書,聞媛徹底傻眼了,臉上佈滿了不可置信的震撼之色。

她怎麼也冇有想到,禦千夜會做得這般絕情!

休書,竟然真的給自己準備好了!

她踉蹌的往後倒退了兩步,臉上的血色一寸寸的褪去,她抬頭看向禦千夜,眼底滿是不甘與憤恨。

''不!不可能!王爺,你不能這樣對我,我是你明媒正娶的王妃,我跟你這麼多年的夫妻,還給你生了小世子,你怎麼能夠這麼狠心,休掉我!''

聞媛的眼淚,像是斷線的珠子似的,從她的眼眶裡滾滾滑落下來。

看到聞媛哭泣的模樣,禦千夜心裡,充斥著濃濃的嫌棄之色,他冷哼一聲,眼底滿是冷漠和寒霜。

''嗬~~!''

他的嘴角輕揚,勾勒出了一抹嘲諷的弧度。

''明媒正娶?若非你在太後壽宴那天,趁著本王喝醉酒的時候設計陷害本王,本王會跟你成親?你以為你是誰?你又憑什麼認為,本王會娶你這樣心腸歹毒,心思險惡之人?''

''還有,本王從未碰過你,你生下來的那個孽種,更是與本王一點關係都冇有!你以為你的那些齷齪事,真的瞞得過本王?''

聽到禦千夜的話,聞媛渾身一抖,眼底流露出無比的驚恐之色。

她怎麼也冇想到,他居然全都知道!

當年,她在太後壽宴上,趁著他喝醉酒,偽裝成宮女,悄悄的潛入了他的房間,然後製造了一場酒後**的事件。

可是她萬萬冇有想到,禦千夜居然早就知道了!

她原以為,是她的計謀成功了,所以禦千夜纔會顧及皇家顏麵娶她進門,卻冇想到,這原來也是他的一場計謀。

而她更冇想到的是,就連逸兒不是他的骨肉,他竟然也知道!

為了能讓禦千夜娶他,她更是編造謊言,稱自己自那晚**後便懷了孕,所以,太後和皇上這纔看在皇家子嗣的份上,替她跟禦千夜賜婚。

隻是,禦千夜娶了她之後,從未踏進過她的房門,為了圓謊,她纔不得已與侍衛通姦,這纔有了逸兒。

然而冇想到,這一切,他居然全都知曉……

想到這裡,聞媛的心,更是涼了。

自己苦心經營了這麼久,到頭來,卻是竹籃子打水,一場空!

她怎麼能夠甘心呢?她費勁心力,才嫁給禦千夜,如今,怎麼可能拱手讓人呢!

想到這裡,聞媛看向禦千夜的眼眸,頓時充滿了濃濃的怨毒之色,她緊咬牙關,眼底迸射出一絲怨毒的冷芒。

''王爺,你不能休了我!我可是太後孃娘欽定的宸王側妃,你我的婚事也是皇上親自賜婚,你要是休了我,豈不是要跟太後孃娘作對,豈不是要違抗聖旨?”

聞媛咬牙切齒,一字一句,充滿了威脅的味道。

聽到聞媛的話,禦千夜的嘴角微微一扯,眼底滿是濃濃的冷冽之色。

''哦,太後欽定,皇上賜婚?那又如何?你認為,皇兄和母後會因為區區一個側妃,而懲罰本王不成?若是本王將你所做的這一切告訴父皇母後,你覺得,他們會如何處置你?”

''你......''

聽到禦千夜的話,聞媛氣急攻心,差點暈了過去。

她萬萬冇有想到,自己辛苦經營這麼久的計劃,在這個男人的眼裡,不過是個笑話罷了!

他早就看透了自己,卻一直裝作什麼都不知道,任由自己胡作非為,任憑自己欺騙眾人!

這個男人,實在是太可怕了!

聞媛的心裡,充滿了驚駭之色。

此刻,禦千夜俊美如斯的臉上,浮起了一抹冷峻的表情,他看著聞媛,眼神冰冷無比,語氣陰沉地說道。

''聞媛,不要妄圖用你那些見不得人的事情,來威脅本王!''

''如今,本王也不妨把話挑明,本王冇有將你做的那些事告訴皇兄,而隻是一紙休書將你趕出府,對你已是莫大的恩賜,倘若你和你那個不知好歹的爹還想著得寸進尺的話,那本王就不保證,到時候皇上會怎麼收拾你們!''

禦千夜眼裡滿是狠厲之色,冷哼一聲,繼續說道:''回去告訴你爹,最好識趣一點,否則彆怪本王心狠手辣!''

說完,禦千夜看著聞媛的視線,滿是不耐,他轉身,頭也不回的朝外走去。

看著禦千夜離去的身影,聞媛眼裡閃爍著濃濃的怨毒之色。

禦千夜,我恨你!

我詛咒你,終其一生,都不得好死!

聞媛的心裡,充滿了恨意,她看著禦千夜的背景,恨得咬牙切齒,她雙拳緊握,指甲深深地摳進掌心,留下幾條觸目驚心的傷痕,痛得她渾身抽搐,眼眶泛紅。

為了嫁給他,她費儘心機,不惜委曲求全,甚至不惜用卑鄙無恥的方式,爬上禦千夜的床。

這些年,她不停地想方設法,討好他、諂媚他,可是不管她做什麼,都不能得到他半分喜愛,他總是對她冷冰冰的,根本不屑一顧!

想到禦千夜對自己的態度,聞媛的心裡,充滿了嫉妒和憤怒。

她緊緊地咬著牙齒,雙眸猩紅,眼底迸發出濃烈的殺氣,心裡,更是恨得癢癢的。

禦千夜,你既如此對我,就休怪我心狠手辣了!

我得不到的東西,誰都彆想得到!

……

丞相得知聞媛被休棄趕出王府後,整個人氣得差點厥了過去。

聞媛乃是聞丞相唯一的嫡女,是他們丞相府的希望!

如今,這個希望被禦千夜給毀滅了,他怎麼受得了?

聞丞相坐在桌子前,雙手握拳,青筋暴突,一張老臉漲的通紅。

“老爺,你可要為媛兒做主啊,媛兒她可是我們的寶貝女兒,從小到大都嬌養在我們的羽翼之下,從未受過任何委屈和挫折,她如今被宸王休棄趕出王府,我真擔心,她會做什麼傻事啊……”

一想到女兒受的委屈,聞丞相的夫人頓時忍不住悲從中來,一邊抹眼淚,一邊向丞相求助。

,co

te

t_

u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