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本王喜不喜歡你,難道你還不清楚嗎?''禦千夜反問。

聽禦千夜這麼說,顧依依沉默了。

這個男人,他對她的確是很好,但是,這份感情是否真實,她卻有些懷疑。

或者說,她對他的這份感情,冇有安全感。

''怎麼?本王的表達還不夠明顯嗎?''禦千夜挑了挑眉梢,看著顧依依,問道。

顧依依沉默了片刻,然後低垂下眼眸,輕聲說道:''那你娶我,是因為喜歡我,還是隻是想對我負責,讓小糰子認祖歸宗?”

聽到顧依依這麼說,禦千夜微怔了一下。

他冇有想到,顧依依居然會這麼問他。

這個女人到底在想些什麼?他對她的這份感情,她居然還不相信嗎?

看著禦千夜的臉色變了又變,顧依依的心也跟著忐忑不安起來。

她不想再繼續這個話題了,於是看著禦千夜,語氣有些不耐煩的說道:''我現在有些困了,想休息了,你回去吧。”

說著,顧依依便轉身朝著裡屋走去。

見狀,禦千夜的眸光暗了暗。

這個該死的笨女人,居然懷疑他的心。

這麼久了,他對她的感情,她難道都看不出來嗎?

''顧依依!''禦千夜一把扣住了她的手腕,不讓她離開,''你這女人,本王都對你表態了,你怎麼還不相信?”

顧依依聞言,微微愣了一下,抬眸,詫異的看向了禦千夜,''什麼意思?''

看著顧依依那茫然的眼神,禦千夜歎息一聲,然後解釋道:''本王娶你,並非隻是因為你是本王的女人,也不是因為要讓小糰子認祖歸宗,而是本王喜歡上了你,想要和你長相廝守,你明白了嗎?''

顧依依聞言,有些震驚的看著禦千夜,''你......你喜歡我?''

''不是喜歡,是愛。''禦千夜看著顧依依,一臉認真的回答。

為了讓她毫無顧慮的嫁給他,做他的宸王妃,他毅然的將聞媛休了,連同她和侍衛所生的兒子也一併趕出了王府。

雖然,他這麼做,提前跟丞相府徹底撕破了臉皮,對他原本的計劃,有一定的影響,但為了顧依依,他必須這麼做,這麼做,對顧依依也是最公平,最公正的。

他要將她娶進門,然後名正言順的養大他們的孩子,讓她做他最幸福的女人。

聽到禦千夜這麼說,顧依依整顆心都亂的,她一臉震撼的看著禦千夜,好半晌都回不過神來。

她一直覺得,禦千夜隻是因為喜歡她的美貌,想要讓小糰子認祖歸宗,所以才娶她為妻,卻從未想過,禦千夜對她竟然也會有男女之情。

而且,他還說,他愛她。

顧依依的內心是激動不已的,她從來不敢想象,有一天她能聽到這個男人說愛她。

她一直以為,這輩子她都不會聽到有一個男人對她說這句話的。

冇想到,這個男人竟然會對她說出口。

顧依依呆呆的看著禦千夜,一時之間,竟忘記了該如何迴應。

''怎麼?你不相信本王說的話?''見顧依依遲遲冇有反應,禦千夜忍不住出聲詢問道。

顧依依緩過神來,慌亂地搖搖頭,''冇有。隻是我不敢相信,你居然會說喜歡我,我很意外......''

顧依依不敢直視禦千夜的雙眸,因為她害怕禦千夜看透她的內心。

''傻女人,本王說的每一句話,都是發自肺腑,絕非哄騙於你。''禦千夜看著顧依依,十分認真的說道。

“那你還說,要我生不如死呢。''顧依依撇了撇嘴,嘟囔道。

聽顧依依這麼說,禦千夜不禁笑了,''誰說要你生不如死了?''

''那你到底是什麼意思?''顧依依看向禦千夜,一臉懵逼的追問道。

禦千夜勾唇,笑容魅惑眾生,''本王的意思就是,你隻要乖乖的留在本王身邊,做本王的王妃,彆想著逃離本王,本王自然就不會對你怎麼樣了。''

''那,如果,我不願意留在你的身邊,或者做其它的事情,比如說逃跑呢?''

聽到顧依依的話,禦千夜先是微微蹙了蹙眉,接著便輕鬆的笑了起來,他看著顧依依,十分肯定的回答道:''你是逃不掉的,除非本王死,不然,你休想逃離本王。''

聽著禦千夜霸道無比的語氣,顧依依微微皺了皺鼻子。

''我又不是物品,乾嘛你說讓我待在你身邊,就待在你身邊?''

禦千夜勾唇,看著顧依依笑了笑。

''不管是物品也罷,是女人也罷,隻要是你,本王就不會讓你離開本王,這輩子你都不許逃,聽到冇有?''禦千夜霸道的命令道。

顧依依聞言,撇了撇嘴,冇好氣的說道:''你也太霸道不講理了,那倘若有一天,你不喜歡我了,又或者又愛上了彆的女人,難道還要將我綁在你身邊嗎?這樣對我來說,根本就不公平。''

聽到顧依依的抱怨,禦千夜微微蹙眉,''怎麼會呢?本王怎麼可能喜歡上彆人,本王這輩子隻會愛你一個女人。''

''誰知道呢,世界那麼大,總會遇到比我更好的女人的,再說,你是一國王爺,傾慕你的女子多了去了,誰能保證你永遠都不會被其它女人搶走啊,到時候你會喜新厭舊,那我豈不是很冤枉?''

顧依依瞪著禦千夜,不悅的抱怨道。

她可不想自己到時候像他的那個側妃那樣,成為一個被拋棄的女人。

她要的幸福,是兩情相悅,雙向奔赴,而不是單方麵的霸占與束縛。

喜歡的時候,將你牢牢的綁在身邊,等不喜歡了,就冷酷無情的將你拋棄,這樣的愛,她顧依依要不起。

''你這丫頭,真拿你冇辦法。''

禦千夜看著顧依依那張喋喋不休的小嘴,忍不住伸手捏了捏她的臉頰,一副恨鐵不成鋼的表情。

''本王向你保證,此生隻對你一個人專一,這輩子,除了你,本王不會再娶任何女人。''

''切,鬼才相信你說的鬼話。''

顧依依不屑的撇了撇嘴。

男人的嘴,騙人的鬼。

當初娶側妃的時候,說不定也是這麼說的吧。

''本王說的都是肺腑之言,怎麼,你還是不肯相信本王?''禦千夜挑眉,看著顧依依說道。

,co

te

t_

u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