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瞧著小糰子眼底的喜悅,顧依依點頭。

''孃親不騙你。''

“好,那我們說定了,孃親可不許食言喲,等這次瘟疫結束,我們就去遊玩,好不好?''

小糰子笑靨如花,一雙大眼彎彎的,像是兩輪彎月,非常的可愛。

顧依依看著眼前這一幕,心中的鬱悶和煩躁,也跟著散去了不少。

她笑著道:''好,我答應小糰子,到時候,孃親就陪你到處逛街,吃好喝好玩好。''

小糰子聽到顧依依的話,立馬歡呼起來,道:''耶!太棒了!''

顧依依看著歡樂的小糰子,忍俊不禁。

就在顧依依和小糰子玩鬨的時候,禦千夜的身影,突然從院外走進來。

''參見王爺。''

院外,傳來了侍衛們的行禮聲。

聽到那幾聲叩拜聲響起,顧依依抬頭朝院外看去,便瞧見禦千夜已經邁著修長的雙腿,走了進來。

看到禦千夜,顧依依的心中,不由得一驚,她下意識的收斂了唇邊的笑意,臉上露出了疏遠的淡漠表情來,淡淡的道:''王爺,您怎麼來了。''

禦千夜走到了顧依依的麵前,漆黑幽冷的雙眸直勾勾的盯著顧依依,彷彿想要從她的臉上看出些什麼來似的,半晌之後,才收回視線。

“本王剛得到訊息,城外發現了新的瘟疫患者,病症與先前患者大不相同,本王擔心瘟疫發生了病變,想請顧姑娘隨本王前往城外,一探究竟。''

''瘟疫病變?''

顧依依聞言,秀眉微蹙,眼底閃過一絲訝然。

她倒是冇有想到,這場瘟疫,居然發展到了這般嚴重,竟然已經出現了病變。

看來,她必須前去看看才行。

顧依依想到這裡,當即便站了起來,看著小糰子,輕聲道:''小糰子,孃親要出去一趟,你就乖乖呆在府中,不許亂走,知道了嗎?''

顧依依叮囑完之後,便朝禦千夜看去,道:''王爺,我們這就走吧!''

禦千夜聽到顧依依的話,微微頷首,隨後便率先跨步,朝屋外走去了。

顧依依緊跟在後,走出了房間。

“王爺,皇上答應讓藥王穀的人出手救治了嗎?”

顧依依跟著禦千夜,在他身旁走著,隨口詢問了一句。

禦千夜聽到顧依依的話,停下腳步,回頭看了一眼顧依依,點了點頭,道:''皇上答應了。''

聞言,顧依依頓時鬆了一口氣,道:''太好了,既然如此的話,那我們叫上容燁一起出城看看。”

禦千夜聽到顧依依提到容燁,臉色微微一凝,沉聲道:''他已經在外麵等候多時了。”

顧依依聞言,愣了一下,隨後便看到禦千夜已經邁步走向了大門的方向,她也趕緊跟了上去。

兩人走出府邸,便見門口,容燁一身紫衣,負手而立。

看到顧依依從府邸走出來,容燁的唇邊,頓時勾起一絲淡淡的淺笑。

''依依。”

容燁喚了一聲。

顧依依走到了容燁的身前,衝著容燁揚唇淺笑道:''容燁,走吧,我們這就去城外看看,瘟疫究竟是怎麼回事。''

說完,顧依依便轉身,率先朝著一旁的馬車走去。

容燁見狀,笑盈盈道:''好。''

隨後轉過頭,朝著禦千夜微微頷首,而後便跟在顧依依的身後,朝著馬車的方向而去。

禦千夜靜默的看著顧依依和容燁的背影,臉上的表情,有些莫測。

馬車隻有兩輛,顧依依坐上了其中一輛,容燁則是站在馬車前,對著禦千夜道:''王爺,您先行。''

禦千夜看了一眼容燁,薄唇緊抿著,並未出聲,而是邁著修長的雙腿,徑直走上了顧依依的那輛馬車。

容燁見狀,微微挑眉,唇邊噙著一抹若有若無的淺笑,轉身,跳上了另一輛馬車。

顧依依看到進來的人是禦千夜,臉上的表情,微微一僵。

禦千夜卻是一臉淡然自若,徑直走到了她對麵,坐了下來。

顧依依見狀,隻覺得頭頂有烏鴉飛過。

禦千夜居然坐她的馬車?

這......不合適吧?

''王爺,您怎麼能跟民女共乘一輛馬車?''

顧依依的臉上,浮起了一抹尷尬之色,看著禦千夜,輕聲問道。

禦千夜看了一眼顧依依的臉色,眼眸深邃了一下,薄唇輕啟,聲音低沉清冽,''這有什麼不合適的嗎?''

說完,便伸手掀開了車簾,示意外麵駕駛著馬車的侍衛們可以動作了。

''......''

顧依依被禦千夜這話堵得啞口無言,一陣語塞。

好吧,禦千夜是主子,他坐她的馬車,那還有什麼說的呢?

於是乎,顧依依隻得默認了禦千夜坐她的馬車,不過,心裡卻有些不舒服。

她總覺得,這男人就是故意的,想藉著跟她共乘一輛馬車的機會,趁機試探她。

哼,試探就試探,反正她又不怕。

她倒是想看看,他要乾嘛。

''出發。''

禦千夜將車簾放下來,對著駕駛著馬車的侍衛們,冷聲命令道。

駕駛著馬車的幾名侍衛聽到命令,便紛紛揚鞭,驅使著馬兒,緩緩朝城外而去。

一路上,顧依依和禦千夜誰都冇有開口說話。

顧依依抬手撩起車簾,看著車外不斷掠過的景物,眉宇輕皺。

這座城外,是城內的三倍,但是,因為瘟疫的緣故,這座城外的景色,十分的蕭條。

四周,雜草叢生,樹木枯萎。

空氣中,瀰漫著一股濃烈的腐爛的氣味,讓人聞起來,十分難受。

這種氣味,是屬於屍體**後所散發出來的味道,聞久了之後,人會感覺全身不適。

顧依依眉頭緊鎖,心裡暗忖著:這種惡臭的味道,應該是那些瘟疫病人身上的臭味纔對,但為何,她卻從中聞到了一股血腥味呢?

難道,是這座城外,死了太多人的緣故嗎?

''你覺得這城外,有什麼怪異嗎?''

顧依依正想著,禦千夜忽然開了口,對著顧依依問了一聲。

聽到禦千夜的話,顧依依頓時收斂心神,看著禦千夜,點了點頭,道:''嗯,這城外的空氣十分的潮濕,空氣中也夾帶著一股惡臭,但這種味道,似乎,有些奇怪。''

顧依依說完,看著禦千夜,道。

她的心裡,有一些疑惑。

聽到顧依依的話,禦千夜眉頭頓時一挑,看著顧依依,唇角微勾,道:''哦,原來你也覺察到了,看來,你比我想象的,要聰明一些。''

顧依依:''......''

你丫這是在誇人,還是損人啊?

顧依依看著禦千夜,臉上頓時黑線密佈。

,co

te

t_

u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