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你們男人就愛說這些花言巧語,誰知道你這些甜言蜜語,曾對多少女人說過呢?”顧依依撇嘴,不屑的哼哼了幾聲。

''你這話是什麼意思?本王的這些話,隻對你一個人說過,你是第一個,也是唯一的一個!''

禦千夜挑眉,看著顧依依,一字一頓的說道。

禦千夜的話音剛落,房間裡的氣氛頓時就凝固住了,靜謐的可怕,讓人忍不住打了一個哆嗦。

聽完禦千夜的話,顧依依愣了愣,接著抿了抿紅唇,看向禦千夜,不服氣的說道:''難道你當初娶側妃的時候,冇說過這種話?”

聽到顧依依說出這番話,禦千夜不禁勾唇,笑出了聲。

''你這是吃醋了?”

禦千夜低沉著嗓音,一臉促狹的看著她。

''我哪裡有吃醋,我隻是覺得好奇罷了。''顧依依不滿的撅了撅小嘴,有些傲嬌的看著禦千夜。

禦千夜看著顧依依這幅可愛的模樣,忍不住彎腰湊近了顧依依,然後用力的吻住了她的紅唇。

''唔......放開,唔唔......''

顧依依瞪圓了一雙杏目,看著麵前放大的俊臉,使勁的掙紮了起來。

她不停的捶打著禦千夜的胸膛,想要推開他,但是禦千夜卻紋絲未動,反而加深了親吻。

顧依依掙脫不開禦千夜的懷抱,索性也放棄了掙紮,由著禦千夜去了。

不一會兒,禦千夜就離開了顧依依,抬手,摸著顧依依粉嫩誘人的紅唇,勾唇邪肆的笑道:''味道真甜。''

''滾......你......你混蛋,色狼......''

聽到禦千夜調戲她的話,顧依依羞憤欲死,抬腳朝他踢去。

禦千夜見狀,迅速的躲開了顧依依的攻擊。

''好了,不逗你了,本王說的都是真的,這輩子本王隻會愛你一個人,除了你,本王不會再喜歡其它任何女人。''禦千夜看著顧依依,一臉嚴肅的保證道。

禦千夜那深邃迷人的墨瞳裡,流露出濃濃的寵溺和深情,一瞬不瞬的盯著顧依依,似乎是想將她給刻進眼睛裡一般,怎麼也不捨得移開。

看著他的深情,顧依依的心跳莫名的漏了一拍,感覺有些緊張,連忙避開了他熾熱的目光。

“本王的這些話,隻對你一個人說過,本王的女人,從來就隻有你一個,以前是,現在是,以後也是,至於那側妃,本王與她,不過是一場交易,本王從未碰過她,她那孩子,也並不是本王的。”

看著顧依依閃爍不安的雙眸,禦千夜低沉沙啞的聲音繼續響起,一字一頓的告訴了她實情。

禦千夜的這番話,讓顧依依猛然抬起頭,詫異的看向他。

''你……你是說,你與那側妃根本就冇有夫妻之實?”

顧依依瞪大了一雙水靈靈的大眼睛,不敢置信的看著禦千夜,疑惑的問道。

''本王的身體,是隻屬於你的,除了你以外,誰也冇有資格觸碰它。''禦千夜看著顧依依,鄭重其事的說道。

聽到禦千夜的話,顧依依的臉頰頓時飛上了兩朵緋紅的雲霞,心中的喜悅,不言而喻。

她怎麼也冇想到,除了她之外,禦千夜居然冇有碰過彆的女人。

雖然,禦千夜曾經與她有過肌膚之親,但是顧依依的心裡卻始終覺得,那不過隻是一個意外而已,而後來再遇時,禦千夜已娶妻生子,雖說這原本就是很正常的事,可她心裡始終有一個疙瘩,很是膈應。

所以,即便知道禦千夜對她有意,她也想著要逃離他,因為她不想跟彆的女人共享一個丈夫,哪怕那個男人對她百般溫柔、寵溺,疼惜,她還是有些無法釋懷這件事情。

不過,現在,聽完了禦千夜的解釋,顧依依覺得,原本一直壓抑在心中的那個疙瘩,頓時消失不見了,取而代之的則是滿滿的驚訝和興奮和感動。

這麼優秀的男人,隻屬於她一人的,她怎麼會不高興,怎麼會不激動呢!

禦千夜看著顧依依,唇角輕揚,眼底儘是愉悅的神采。

''傻瓜!你以為你男人像你想象中的那般風流倜儻嗎?”

看著顧依依呆萌的表情,禦千夜忍不住伸出指尖,颳了刮她俏麗的鼻梁,戲謔的笑著說道。

顧依依嘟嘴,''你本來就風流倜儻好不好,你不僅風流倜儻,而且還腹黑狡詐,卑鄙無恥,還是一個色痞。''

禦千夜:''......''

''既然你說本王卑鄙無恥,那本王就卑鄙無恥一次給你看看。''禦千夜說著,俯身,再次狠狠地堵住了顧依依嬌豔欲滴的雙唇。

一陣狂風暴雨過後,顧依依趴伏在禦千夜的懷裡,不斷地喘息,大口大口的呼吸新鮮空氣。

看著懷裡氣若遊絲的小女人,禦千夜忍不住勾唇一笑,低下頭,在她的櫻桃小嘴上狠狠地咬了一口。

''啊......''

顧依依痛呼一聲,抬起頭瞪向了禦千夜,氣憤不已,''你屬狗的啊,乾嘛咬我?''

''嗯哼!誰讓你不識抬舉,居然敢罵本王是色痞,還有,你剛纔罵本王的那段話,本王都記住了,以後你罵了本王一次,本王就懲罰你一次。''禦千夜挑了挑劍眉,一臉無賴的看著顧依依說道。

顧依依:''......''

''哼!''

顧依依冷哼一聲,轉過頭,不再理會禦千夜,心中氣惱不已。

她說的都是實話,她又冇有冤枉他,憑什麼要被他欺負。

看著顧依依氣鼓鼓的可愛模樣,禦千夜勾唇輕笑出聲。

伸出修長白皙的手指,輕輕地點了點顧依依的鼻尖,寵溺的說道:''好了,不跟你鬨了,時候不早了,本王也該回去了,你回去歇息吧。”

禦千夜說著,鬆開了顧依依。

顧依依聞言,微微點了點頭,冇有說話。

''本王先走了,等你將顧府的事了結,本王便八抬大轎將你娶回家。''禦千夜伸出手,幫顧依依將額前散亂的髮絲捋到耳後,看著她,低沉的嗓音中帶著一抹溫情。

''嗯。''

顧依依乖順的點了點頭,目送著禦千夜離開。

看著禦千夜走遠的背影,顧依依的唇角微微上翹,臉上的笑容更甚了。

她知道,她和禦千夜,總算是走到了一起了。

,co

te

t_

u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