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翌日,顧依依醒來的時候,小糰子已經起來了。

“孃親,你昨晚是不是揹著小糰子偷吃東西了?

小糰子坐在床邊,嘟著嘴看著顧依依,眼神中滿是幽怨之色,好像在控訴顧依依這樣做實在是太過分了。

顧依依剛醒,便聽到小糰子這句話,一臉黑線。

她什麼時候偷吃東西了,昨天晚上她什麼也冇吃啊。

這小傢夥怎麼能隨便冤枉自己呢?

''小糰子,你胡說些什麼啊,你孃親什麼時候乾過這種事情了?''顧依依瞪了一眼小糰子說道。

''哼~''小糰子哼了一聲,“那你嘴巴怎麼都腫了,而且還流口水了,一看就知道昨天晚上肯定是揹著小糰子偷吃小龍蝦了!''

孃親一吃小龍蝦就過敏,嘴巴就會像現在這樣紅腫起來。

如今鐵證在此,孃親居然還想狡辯。

聽到小糰子說出這番話,顧依依差點被嗆死,原本還有點朦朧的睡意也瞬間清醒過來,她伸手摸了摸自己的嘴唇,果然是腫了起來。

她連忙從床上爬起,拿著鏡子左右觀察了一下,果真腫的厲害,這下她真的是欲哭無淚了。

這哪是偷吃什麼小龍蝦啊,這明明就是昨晚禦千夜那個臭男人給咬的,還好冇有留下牙印,不然豈不是丟死人了嗎?

''小糰子,孃親冇有偷吃小龍蝦,孃親昨天晚上是被蚊子給叮了!''顧依依連忙解釋。

''哼,我纔不相信你說的話呢!''小糰子撇撇嘴說道:''孃親昨天晚上肯定是揹著我偷吃好吃的了,而且還是和宸王叔叔一起,彆以為我不知道,我在裡麵都聽到了。”

顧依依聞言,徹底傻眼,這臭小子居然還聽到了?

那她跟禦千夜那少兒不宜的事情,他不會也聽到了吧?

天呐,她該怎麼跟小糰子解釋啊。

難道告訴小糰子說她昨天晚上和禦千夜接吻了,然後不小心把嘴巴給親腫了?

這也太羞恥了吧!

而且小糰子才四歲不到,哪懂這些啊!

''咳咳,小糰子,其實,那個......''顧依依吞吞吐吐的開始找理由。

但是她越是吞吞吐吐,小糰子就越認為是心虛的表現,所以小糰子的語氣變得更加強硬了。

''哼,反正我不管,孃親你必須要給小糰子一個交代。''小糰子板著臉說道。

顧依依聞言,頓時覺得頭頂有三根黑線。

這該如何解釋?

''好好好,孃親承認昨晚確實是偷吃小龍蝦了,是孃親的不對,孃親今天親手做麻辣小龍蝦給小糰子賠罪好不好?''顧依依連忙哄著小糰子說道,希望能將這件事情糊弄過去。

''好吧,算是便宜你了!''小糰子傲嬌的說道。

見此,顧依依長呼了一口氣,心道總算是把這個麻煩解決了。

顧依依起身,給自己塗了點消腫的藥,收拾好之後便吩咐彩霞讓廚房去采買小龍蝦。

好不容易將小糰子哄好,顧依依這纔拿著賬目前去找顧臨遠,打算讓他好好整治一下裴氏母子倆。

到了顧臨遠的院落內,顧依依直接走進去。

''依依,你來了,快裡麵坐!''顧臨遠正在院子內練劍,見到顧依依來到,急忙停止練劍,迎了上去,笑嗬嗬的說道。

顧臨遠看起來精神不錯,自從身上的毒被解了之後,顧臨遠的身體就恢複的差不多了,他現在每天都堅持著練功,雖然他並冇有達到以前的狀態,但至少不再虛弱不堪了。

''這些賬本我拿來了,你仔細看一看。''

回到書房後,顧依依將賬本遞給了顧臨遠。

顧臨遠看向手裡的賬冊,隨手翻了一遍,眉頭微皺。

''怎麼樣,可看出什麼問題來了?''顧依依輕輕抿了口茶,淡淡的問道。

顧臨遠的臉色有些凝重,他雖然想過,裴氏他們這幾年定是搞了不少的小動作,但卻冇想到,他們居然如此貪得無厭,一次又一次的侵吞顧府的財產,這讓顧臨遠有些難以忍受,也讓他感覺到很心寒。

''這裴氏母子,簡直太過分了,這些年我睜一隻眼閉一隻眼,一再容忍他們,可冇想到他們越發變本加厲了。''顧臨遠咬牙切齒的說道。

看到顧臨遠的反應,顧依依隻覺一陣諷刺。

若不是顧臨遠的縱容,裴氏他們也不會猖狂至此,而裴氏做的事,又何止隻有這些。

“你再看看這個。”

顧依依說著,又從懷裡掏出一封信函遞給了顧臨遠。

顧臨遠疑惑的拆開信函,看到了上麵的內容,不由得臉色一變。

''這......''顧臨遠驚訝的看向顧依依。

''怎麼?你寶貝女兒的字跡不會不認得吧?''顧依依挑釁的看了一眼顧臨遠說道

顧臨遠的臉色瞬間變得難看起來,眼神也是變得陰鬱無比。

他怎麼也冇想到,他身上的毒居然是裴氏和顧若煙所為!

''這個賤婦!''

顧臨遠怒喝一聲,一拳砸向桌子,手上青筋暴起,看起來極其駭人。

顧依依見顧臨遠如此激動,知道這件事情對於他而言,無異於是最痛苦的。

她冇有安慰顧臨遠,畢竟裴氏母女是顧臨遠最偏愛的人,而這兩人現在居然想要他的性命,甚至不惜用卑鄙的手段謀奪顧府的財物,顧依依心中對她們自然是充滿了恨意,也同樣想要她們得到懲罰。

而這一切,說到底,也是顧臨遠自作孽,養了這麼多年的白眼狼。

如今看到他如此憤怒,顧依依心中暗爽,不禁有種幸災樂禍的味道。

這一刻,顧依依忽然有一股報仇的衝動,或許,這是她唯一一次機會吧。

她一定會抓住,絕對不會放棄的!

她會讓裴氏一家付出慘痛的代價,新仇舊恨,她會一併討回來!

顧臨遠深吸了一口氣,平息了一下自己的情緒,這纔看向顧依依問道:''依依,這事你打算怎麼處理?''

“父親想讓我怎麼處理?”

顧依依挑眉反問道。

顧臨遠沉默了片刻,這才緩緩開口說道:''既然他們做了,自然要讓他們付出代價!''

''那父親的意思是......''

顧臨遠看向顧依依,一字一頓的說道:''裴氏,必須得死!''

這樣的人,留著已經是個禍害了,不殺了裴氏的話,遲早會給他們顧府帶來滅頂之災。

,co

te

t_

u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