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顧臨遠聽到禦承胤的話,臉上不禁閃過一絲尷尬,他連忙說道:''三皇子,煙兒她......''

“不管她做了何事,她始終是我禦承胤的皇妃,她受辱就等同於是在打本皇子的臉麵,你這般處置她,豈不是不將本皇子放在眼裡了?''

不等顧臨遠說完,禦承胤便冷笑一聲,冷冷的打斷了他的話,冷冷地質問道。

禦承胤的聲音雖然不高,不過卻充滿了震懾力。

顧臨遠聞言,頓時被堵得無話可說,一張臉漲成了豬肝色。

顧依依則饒有趣味的看著禦承胤,眼眸中閃過一抹異彩。

這就是原先跟她有過婚約的三皇子禦承胤啊!

長的確實還可以,不過,這眼睛卻不太好使。

枕邊人是個蛇蠍毒婦都看不出來,還將自己的名號搬出來嚇唬顧臨遠,看來,他還挺袒護顧若煙的。

想必,顧若煙在他心裡,地位還蠻重的,要不然,這個禦承胤又何必大老遠的從皇子府趕過來替她撐腰。

隻是,這件事情,究竟是誰告訴他的呢?

難道是顧若煙早就看穿這是故意設的局,所以纔會提前通知了禦承胤,讓他前來幫忙,好借刀殺人?

顧依依正這般猜測著,便見顧若煙突然撲到禦承胤身前,一臉委屈的看著他道:''殿下,您要替煙兒做主啊!''

禦承胤見狀,連忙伸手將顧若煙扶起,一臉憐惜的說道:''煙兒,彆哭了,你放心,有本皇子在,誰也不敢欺負你!''

顧若煙聞言,頓時淚水漣漣,一雙美麗動人的眸子中閃過一抹怨毒與得意之色,她輕咬著唇瓣,看著禦承胤道:''謝殿下。''

禦承胤輕嗯了一聲,然後抬眸掃視了一圈在場的眾人。

當他看到站在顧臨遠身後的顧依依時,頓時瞳孔猛地一縮,眸光中閃過一絲陰冷。

''你,就是煙兒的姐姐顧若楠?''禦承胤的聲音陡然間拔高,一臉冷酷的盯著顧依依問道。

''正是,小女便是將軍府嫡女顧若楠。''

顧依依淡笑一聲,看著禦承胤,語氣平淡的說道。

禦承胤微微眯了眯眸子,這就是那個還冇進門就給她帶綠帽的舊未婚妻嗎?

不是說長得貌若天仙麼,怎麼看起來這麼平凡?

幸好當年娶的人不是她,否則,他非得後悔死不可!

''既然你是顧若楠,那本皇子今日就要好好跟你算一賬,你原先身為本皇子的未婚妻,卻在婚前私下和其它男人苟且,甚至還生下了孽種,如今你更是膽大妄為,竟敢公然謀害本皇子的皇妃,實在罪該萬死,來人,把她綁起來!''禦承胤冷冷的瞥了一眼顧依依,沉聲嗬斥道。

禦承胤話音落下,一群侍衛立刻衝到顧依依身前,準備動粗。

“誰敢動她?''

一道低醇富含磁性的聲音驀然在大廳內響起,隻見一身玄衣黑袍的禦千夜緩緩地從外麵走了進來,他的周身瀰漫著強烈的壓迫感。

他的一出現,整個大廳內的溫度瞬間下降到了冰點。

所有人都下意識的吞嚥了一口唾沫,目光驚駭的看著禦千夜。

''臣,拜見宸王殿下!''

顧臨遠率先回過神來,他連忙跪倒在地,朝著禦千夜恭敬的喊道。

其餘的眾人也紛紛跪倒在地,恭敬的呼喊了一聲。

“九,九皇叔。”

禦承胤的神色變得有些不自然起來,他看著禦千夜,眼中閃爍著一抹畏懼和驚慌,不由得開口叫喚道。

他萬萬冇有料到,禦千夜竟然也在這個時候趕了過來。

禦千夜冷漠的掃了一眼禦承胤,淡漠的說道:''三侄兒,你剛剛可是說,本王的孩子,是孽種?”

禦承胤聞言,額頭上頓時冷汗淋漓,身體微微顫抖著,他結結巴巴地說道:''這......這絕對不是......不是這樣的,九皇叔,您誤會了。''

''誤會?''禦千夜挑了挑眉,嘴角勾起一抹嘲弄的笑容,冷冷地說道:''難道,剛纔是本王聽錯了?”

禦承胤聞言,渾身打了一個激靈,他看著禦千夜,眼底閃過一絲驚慌失措。

''九......九皇叔,侄兒並不是這個意思,侄兒......侄兒......''禦承胤一時間不知道該如何解釋了。

剛纔他隻不過是逞一時口舌之快,隻想著好好羞辱一番那個顧若楠,根本就冇想那麼多,更冇想到,九皇叔會在這個時候出現,而且,還恰巧遇上了這一幕,他現在真的有些騎虎難下了。

''不是這個意思?''

禦千夜聞言,冷笑了一聲,道:''三侄兒難道不知道,將軍府的嫡女顧若楠,如今是本王的禦賜王妃了嗎?你竟然敢冒犯她,豈不是不把本王放在眼裡?''

說著,禦千夜的聲音頓了頓,他看了一眼禦承胤,冷聲道:''念在你是初犯的份上,本王暫且繞你一次,若再有下次,休怪本王翻臉無情!''

''臣侄兒遵九皇叔的教誨。''禦承胤連忙拱手應道。

見狀,禦千夜點點頭,然後轉過頭,朝著顧臨遠道:''顧大將軍,本王聽說你們顧家發生了很多事情,所以,特意過來查探一下情況,如今本王在此,顧家的人犯了什麼事,該怎麼罰便怎麼罰,本王順便做個見證。”

聽了禦千夜這句話,顧臨遠立刻明白了禦千夜的用意,他連忙點了點頭,道:''臣領命。''

說罷,顧臨遠看向了顧若煙,厲聲喝道:''孽障,還不趕緊認罪?''

顧若煙聞言,頓時愣住了。

她抬眸看向顧臨遠,神色複雜而憤怒,''父親,你這話是什麼意思,女兒犯了什麼罪?''

顧臨遠看著顧若煙,冷哼了一聲,道:''宸王殿下在此,你還不承認?''

顧若煙聞言,神色一凝,她皺了皺眉頭,道:''女兒愚鈍,不知父親在說什麼。''

顧臨遠見狀,頓時氣得直哆嗦,他指著顧若煙的鼻子罵道:''你這個不孝女,還不認罪,非要父親將你的行徑公之於眾嗎?”

''我哪有什麼錯?是你誣賴女兒,我哪有什麼罪?''顧若煙看著顧臨遠,一副理直氣壯的模樣。

她現在可謂是死鴨子嘴硬,根本就不認罪。

她就不信了,當著三皇子的麵,顧臨遠難不成還能殺了她嗎?

她現在的肚子裡可懷著禦承胤的骨肉呢,顧臨遠就是借十個膽子也不敢對她動手。

,co

te

t_

u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