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一旁的顧依依見顧若煙還死扛著,忍不住嗤笑了一聲。

她的目光在禦承胤的身上停留了一下,然後移到了顧若煙的身上,眼底浮現出幾分戲謔和嘲諷。

顧若煙,還以為有三皇子撐腰,你就可以為所欲為了嗎?

嗬嗬,那你就大錯特錯了。

這一次,她不但要為原主報仇,而且還要為她自己討一個公道。

她一定要讓顧若煙為她所做過的一切付出慘痛的代價。

“妹妹,既然事情已經鬨到了這般田地,你就坦誠交待吧,畢竟,若你不肯承認自己做過的事情,那可就不好辦了。''顧依依看著顧若煙,語帶威脅的說道。

''顧依依,你胡說八道什麼?你有什麼證據,就憑你的一麵之詞,就要汙衊我的清白嗎?''顧若煙瞪著顧依依道。

''證據?''顧依依挑了挑眉頭,冷笑了一聲,''這些人,還有這些信件賬簿,哪一樣不是證據?

說完,她指著那些賬簿,語氣傲慢的道:''還是說,這些證據不足以定你的罪?''

顧若煙聞言,頓時臉色變得難看了起來。

她看著顧依依,眼睛裡滿是恨意,''顧依依,你少在那血口噴人,你想陷害我?我告訴你,你休想!''

''陷害?''顧依依聞言,冷笑一聲,道:''顧若煙,你還真是不見棺材不掉淚啊!''

說完,她伸手,輕輕地拍了拍手掌,一名侍衛立刻端了一盆冷水過來。

顧依依抬手示意,侍衛點了點頭,將盆中的冷水倒進了顧若煙的臉上,頓時,一陣刺骨的寒意襲入了她的全身,讓她忍不住瑟縮了一下身子。

''顧依依,你到底要乾嘛!''

顧若煙被潑了一臉的冷水,頓時氣急敗壞的大吼道。

''乾嘛?自然是要讓妹妹你好好看看,這些證據了。''顧依依冷聲道。

話音剛落,隻見顧若煙的臉,逐漸開始變紅,隨即,她的皮膚開始出現了紅疹。

看到自己的身上出現紅疹,顧若煙頓時嚇了一跳。

她連忙抬起手,使勁地擦拭著臉頰,但是,卻越擦越癢。

“顧依依,你對我做了什麼?!”

顧若煙氣極了,她瞪著顧依依,怒火滔天地質問道。

“這隻不過是一盆涼鹽水罷了,尋常人沾上,不會有任何反應,但你可不同,你身體裡可是有妙蘚散,這是一種過敏性的毒素,隻要碰到涼的鹽水,便會引發毒素,從而使皮膚生出紅疹。''顧依依居高臨下地俯視著顧若煙,一字一句的說道。

''什麼?妙蘚散?''

顧若煙聞言,神色一凜,隨即一雙美眸中充斥著滿滿的疑慮與不安。

她這種症狀,其實並不是第一次出現過。

先前,她從顧府回來後,身上便第一次出現了紅疹,可當時連太醫都診斷不出來具體是什麼病症,隻當是接觸了什麼過敏的東西,冇過多久,那紅疹便自己消失了,所以,她也隻當是普通的過敏罷了。

可冇有想到的是,今日竟然又在顧府遭遇到了同樣的情形。

難道說,是顧依依搞的鬼嗎?

看到顧若煙臉上的表情變化,顧依依唇邊的弧度微揚,她看著顧若煙,冷笑道:''你還記得當日,你讓顧管家派人將我綁架,威脅我配合你與裴氏,謀害父親的那件事情吧?''

聞言,顧若煙的瞳孔猛然一縮,隨即,她看著顧依依,咬牙切齒的道:''是你,是你設計的!顧依依,你這個賤人,原來是你給我下的毒!”

顧若煙怎麼也冇有想到,居然是顧依依給她下的毒,難怪她一開始就覺得奇怪,她身上怎麼突然出現那種莫名其妙的癢痛感,原來,早在那個時候,顧依依便在她身上下了毒!

一瞬間,顧若煙看向顧依依的目光,充滿了陰沉。

她冇有想到,自己居然會栽在顧依依這個賤人的手上。

“哦?這麼說,妹妹這是承認當日綁架我的人是你了?”

顧依依看著顧若煙,語氣輕快的問道。

“你……”

顧若煙聞言,氣結,可是,這個時候,她卻又無法反駁。

''既然你已經承認當初的綁架事件是你乾的,那麼,這封信,想必妹妹也認得吧?”

說著,顧依依拿出了之前顧若煙將她放了之後,給她留的那封書信。

看到那熟悉的筆跡,顧若煙的心臟狠狠地抽搐了一下。

她萬萬冇有想到,這封信如今竟成了她最致命的把柄。

顧若煙的目光,死死的盯著那封信,恨不得將它燒成灰燼。

當初,她並不知道,顧小依便是顧依依,所以,才親自寫了這封信。

現在想來,這一切早就是顧依依算計好的。

她易容偽裝成江湖大夫,讓顧雲澤帶她進將軍府,後來,又假意被她綁架,趁機在她身上下了毒,從而留下了把柄,而後又蓄意破壞祖宅動墳儀式,害她們失去了真的血鮫珠,並想一舉揭發她們的陰謀,若不是管家背鍋抗下了一切,她們那會兒恐怕就真的被她一網打儘了。

原以為,那次的事情過後,她們便躲過一劫,能安穩一些時日。

卻不曾想,顧依依搖身一變,竟以嫡女顧若楠的身份重新回到了顧府,並且還成了禦賜的宸王妃,不僅奪走了母親的掌印,如今更是要將她們置於死地。

想到這裡,顧若煙的拳頭緊握,心中的怨恨之意再次升騰。

顧若煙深吸了一口氣,平複下了內心深處的憤懣與怨恨,然後看著顧依依道:''顧依依,這一切都是你算計好的吧!''

聽到顧若煙這番話,顧依依輕笑了一聲,她看著顧若煙,語氣淡漠地道:''是,都是我算計好的,怎麼樣,妹妹,以其人之道還施彼身的滋味兒如何?''

''哼,你彆以為這樣,就可以讓我乖乖受罰,你以為我顧若煙是什麼,是可以隨意拿捏的軟柿子嗎?我告訴你,就算你把所有罪名都扣在我頭上,你也不敢拿我怎麼樣,因為我已經懷了三皇子殿下的孩子。''

顧若煙看著顧依依,趾高氣昂地道。

她的肚子裡懷的可是皇家龍嗣,顧依依縱使再不甘心,也不敢明目張膽的對付她。

一旁的禦承胤聽到這話,頓時一驚。

“煙兒,你有身孕了?”

他震驚地看著顧若煙道。

,co

te

t_

u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