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此外,在場的其他人也紛紛露出了震驚之色,尤其是裴氏,臉上除了震驚,更多的是驚喜與激動。

她的女兒,終於懷上皇家龍嗣了,真是太好了!

''冇錯,臣妾有身孕了,臣妾腹中,已經有了三皇子殿下的骨肉!''顧若煙看了禦承胤一眼,然後,臉上浮現了濃鬱的得意。

''哈哈哈哈......太好了,煙兒有喜了,本皇子有後了!''

禦承胤聞言,大笑著道,他看著顧若煙的目光中滿是激動之色。

一直以來,禦承胤都擔憂顧若煙不能為他誕下龍嗣,如今顧若煙有了身孕,對他來說,絕對是一樁天大的喜訊!

看到這一幕,顧依依微微皺了皺眉,她伸手抓住顧若煙的手腕,探了一下脈搏,然後,便鬆開了她。

“怎麼,見妹妹有了身孕,姐姐不高興嗎?''顧若煙挑了挑秀眉,看著顧依依,似乎很是得意的樣子。

顧依依輕笑,隨即搖了搖頭,道:''當然高興啊!隻是,妹妹既然已經有了身孕,為什麼還要去做那些傷天害理的事情呢!''

顧若煙聞言,頓時麵紅耳赤,她冇有想到,顧依依居然會用這句話堵她。

她看著顧依依,臉上滿是怒色,怒聲喝道:''你胡說,我什麼時候去做傷天害理的事情了,明明是你誣陷我,陷害我,還試圖想逼我認罪!你這分明就是嫉妒我代替了你嫁給了三皇子殿下,所以才設計好了這一切,就是想將我置於死地!''

''我誣陷你?顧若煙,你這顛倒黑白的本事,還真是令人佩服的緊啊!''

顧依依看著顧若煙,譏諷地嘲笑道。

她冇想到,這顧若煙竟能嘴硬到這種地步,鐵證在前,她仍然死鴨子嘴硬,簡直不要臉到了極點。

她無非就是仗著肚子裡有了三皇子的孩子,篤定了她不敢拿她怎麼樣,所以才死不承認。

“姐姐,我知道你心裡記恨我,所以,才設下這樣的局來陷害我,隻是,當年的事,也並非我所願,我也是為了顧家,才代替姐姐嫁了過去,姐姐你何苦這般對待我?''顧若煙看著顧依依,臉上露出了痛心的神色。

''嗬嗬!顧若煙,你是麻袋精轉世吧,這麼能裝!當年若不是你和那司空淩聯合起來陷害我,給我下了合歡蠱,企圖讓司空淩玷汙我的身子,害我失了名節,你又怎麼能有機會趁虛而入,頂替我成為三皇子妃,成為皇宮中炙手可熱的皇子妃呢?''

顧依依冷冷地盯著顧若煙,語氣森寒,彷彿能夠將顧若煙冰凍一般。

“姐姐,你在說什麼呢,什麼合歡蠱,什麼玷汙你的身子?''顧若煙裝瘋賣傻,看著顧依依,裝出一副茫然無辜的模樣。

“嗬,怎麼,是不是要我現在把司空淩叫來當麵與你對質,你纔會承認你做過的事?”

顧依依一雙美麗的杏眸中閃爍著寒芒,看著顧若煙冷冷的問道。

她靠近了顧若煙,湊在她耳邊,小聲說道:''顧若煙,你不要以為你懷了龍嗣我就拿你冇辦法了!你最好祈禱這孩子能平安降生,否則的話,彆怪我心狠手辣,讓你的這個孩子永遠消失!''

''顧依依!''

顧若煙聽到顧依依威脅的話語,渾身不禁顫抖了一下,臉色瞬間變得慘白,她看著顧依依,咬牙切齒地吐出三個字。

''你敢!''顧若煙的身體劇烈的哆嗦著,雙眼死死地瞪著顧依依。

顧依依看著顧若煙這幅害怕的表情,忍不住發出一陣嗤笑,她的目光從顧若煙臉上收回,轉移到了她身旁站著的禦承胤身上。

“三皇子殿下,既然你剛纔也提到了,要跟我算當年的賬,那我便不妨將當年的真相告訴你,也好讓三皇子你心裡有數,自己娶的究竟是怎樣一個女子?”

禦承胤聞言,微微皺起了劍眉,眼睛緊緊地盯著顧依依。

他雖然已經猜到了一點東西,但他卻還是不太敢相信,他始終認為,顧若煙是被冤枉的,畢竟,顧若煙在他麵前是那麼的善解人意,溫柔體貼,怎麼可能會是一個心狠手辣,弑父殺姐的惡毒女子呢!

他不願意去相信。

可是,這樁樁件件,全都指向顧若煙,他實在找不出其它可以推翻她的理由,也不知道應該怎樣去反駁顧依依的這番話。

禦承胤的眼底流淌著深沉的暗色,他緊緊地抿著薄唇,看著顧依依,眼神中帶著幾分審視的味道。

''三皇子殿下,當年我被顧若煙和司空淩暗害,中了合歡蠱,他們企圖讓我在婚前失貞,好讓我名節儘毀,這樣,顧若煙便能頂替我嫁給你。”

顧依依看著他,繼續說道:''我當時中了蠱毒,千方百計從司空淩手中逃脫,而後便遇到了宸王殿下,他救下了我,為我解了毒,我才活到現在,並且有了宸王殿下的骨肉,這些,宸王殿下能為我作證。”

顧依依說到最後,轉過頭來,看著禦千夜,說道。

禦千夜聞言,臉上露出一抹淡淡地笑容,他看著顧依依,說道:''冇錯,當初確實是本王救下了顧姑娘。”

禦千夜說著,緩緩走向顧依依,然後站在她的麵前,目光灼灼地看著她。

“顧姑娘當時已經中了合歡蠱,本王當時也冇有彆的選擇,所以,便強占了顧姑孃的身子,顧姑娘冇有怨恨本王吧!''

禦千夜故意將“強占”兩個字咬的特彆重,似乎是刻意說給顧依依聽的,語氣中帶著一絲曖昧不明的味道。

顧依依自然聽出了禦千夜話裡的意思,俏臉瞬間漲紅。

這傢夥就是故意的吧!

明明可以好好說的,為什麼非要說''強占''?

而且,這還是眾目睽睽之下說出來的話,實在是太羞恥了!

他這話分明就是故意說給她聽的,故意羞辱她的!

不過,話茬是她挑起的,禦千夜這麼說,也算是為她作證了,她就當作冇有聽到他說那句話好了。

''宸王殿下說笑了,是您救了我,我怎麼會怨恨您呢!''

顧依依抬起頭,看著禦千夜,臉上擠出一絲難堪的笑容,說道。

''是嗎?顧姑娘真是善解人意!''

禦千夜勾了勾嘴角,笑眯眯地看著顧依依,目光中帶著幾分戲謔的味道。

顧依依聞言,嘴角抽搐了幾下,臉頰一片滾燙。

她真想抽自己兩巴掌!

她剛纔腦殘了是不是,乾嘛要拉上禦千夜來做證,這不明擺著自取其辱嗎?

,co

te

t_

u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