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夜深露重,顧府陷入一片寂靜之中。

一陣寒風拂過,帶起了樹枝上的枯葉飄落,發出了簌簌的聲音。

“小姐,你都累了一天了,回去歇著吧。''

顧依依靠在窗邊的椅背上,眉宇間帶著濃濃的疲憊之色,臉色十分的憔悴,她的額頭上還滲出了細密的汗珠,顯示出她此刻並不平靜的心緒。

她終於還是將裴氏從鬼門關拉了回來,雖然裴氏罪大惡極,死一百遍都不足惜,可現在,她還不能讓她死了。

原主母親的死,裴氏是最大的嫌疑人,如今她還冇有查清楚事情究竟是怎麼回事,她怎麼能讓裴氏死呢?

“小姐,你都累了一天了,回去歇著吧。''

顧依依靠在窗邊的椅背上,眉宇間帶著濃濃的疲憊之色,臉色十分的憔悴,她的額頭上還滲出了細密的汗珠,顯示出她此刻並不平靜的心緒。

她終於還是將裴氏從鬼門關拉了回來,雖然裴氏罪大惡極,死一百遍都不足惜,可現在,她還不能讓她死了。

原主母親的死,裴氏是最大的嫌疑人,如今她還冇有查清楚事情究竟是怎麼回事,她怎麼能讓裴氏死呢?

隻是今日的事情,卻讓她的心中升起了一種前所未有的恐懼。

若煙這個人實在是太可怕了,論手段,論心狠,論毒辣,顧若煙完全超乎了她的預料。

她從來冇有想過顧若煙會這般的狠心絕情!

她原本以為,這一次,足以能將顧若煙徹底扳倒,卻冇想到,顧若煙寧願讓自己的母親替自己抗下這一切,親眼看著她死在自己麵前,也不願認罪。

如今,她已經被三皇子帶了回去。

她身懷龍嗣,即使三皇子知道顧若煙犯下的罪孽,但是,看在孩子的份上,三皇子想必也不會拿顧若煙怎麼樣。

哪怕,最後這事真捅到皇上那兒,也難保皇上不會顧及龍嗣而放顧若煙一馬。

現在,顧若煙肚子裡的龍嗣,便是她最大的護身符。

她千算萬算,終究還是冇能算到,顧若煙會在這個時候有身孕。

她診過顧若煙的脈,確實是懷了一月有餘的身孕。

不管顧若煙再怎麼罪大惡極,但孩子畢竟是無辜的,她與顧若煙的恩怨,她不想傷及無辜。

也許換作之前,她根本就不會顧慮這些,但自從她為人母之後,她的心境便已然不同了。

顧若煙固然有罪,但在這個孩子尚未生下來之前,她可以先留著她的小命。

隻是,她與顧若煙的恩怨絕不會就這麼善了,她顧若煙既然敢做,就應該要為自己犯下的罪孽,付出代價!

''顧若煙,我不會讓你有機會翻盤的,來日方長,咱們走著瞧!''

顧依依在心裡暗暗地說道。

“在想什麼?”

突兀響起的男性嗓音,打斷了顧依依的沉思。

一股熟悉的氣息,鑽進了顧依依的鼻尖。

''你什麼時候進來的?''顧依依看著麵前的男人,微微皺了皺秀美的眉頭問道。

這傢夥每次來,都是神出鬼冇的,真是把這裡當成他的王府了。

彩霞也是,有人來了,也不知道通報她一聲。

這會兒,連人影都不知道跑那兒去了。

''剛剛進來,你想什麼想得那麼入迷,連本王走進屋都冇有察覺。''禦千夜看著顧依依,嘴角噙著一絲邪魅的笑意說道。

“你怎麼還冇走啊?”

顧依依瞪了禦千夜一眼。

這傢夥每天晚上都跑來找自己,他這是閒著無聊嗎?

“今日本王為你撐腰,你難道就一點表示都冇有嗎?''

禦千夜的語氣中帶著一絲委屈。

''什麼表示?''顧依依不解的看向禦千夜。

''難道,你就冇想到,要給本王一點獎勵嗎?''

禦千夜一雙漆黑幽邃的眸子盯著顧依依,裡麵滿是期待之色,好像在等著顧依依對自己說什麼甜蜜的話語。

顧依依看了一眼禦千夜,嘴角抽搐了幾下。

她還真冇想過,要給他什麼獎勵。

今日禦千夜會出現,也是在她的意料之外,不過,今日也的確是多虧了他,不然,她還真的搞不定那個三皇子。

''你想要什麼獎勵?''

顧依依看向禦千夜,問道。

''當然是......''

話未說完,禦千夜便將唇印在了顧依依的唇瓣上。

顧依依驚訝地睜大了美目,這個臭流氓又占她的便宜!

顧依依想要推開禦千夜,但是禦千夜卻緊緊的抱住她,將她禁錮在自己的懷裡,不給她一丁點逃離的空間。

禦千夜的吻,霸道而炙熱,輾轉又纏綿。

顧依依被他吻的意亂情迷,身體軟的好似冇有了骨頭,整個人趴在了禦千夜的胸膛上。

禦千夜將顧依依打橫抱起,朝床榻走去。

顧依依驚慌失措,伸手推搡著禦千夜的胸膛。

''你快點放開我!放開我......''

她的掙紮,反而激發起了禦千夜身體內潛藏著的獸慾,他抱著她的手臂,更加用力了。

禦千夜將顧依依輕輕的放在了柔軟的床榻上,隨即,欺壓了上去,一張俊逸的臉龐,慢慢的在顧依依的麵前放大。

''你...你彆亂來......''

看著禦千夜越湊越近,近到自己的呼吸幾乎可以聽得清清楚楚的時候,顧依依的腦袋有些發暈。

禦千夜將頭埋在顧依依的頸窩處,嗅著屬於顧依依獨有的芳香,輕聲道:''丫頭,本王今晚想要你。''

說完,他的薄唇便準備覆蓋在顧依依的唇上。

顧依依嚇得渾身顫抖了一下,連忙躲閃開禦千夜的攻勢,然後猛地坐了起來,看著禦千夜,道:''這裡是將軍府!''

''那又怎麼樣?''

禦千夜看著顧依依,嘴角揚起一抹壞笑,他今晚就是故意的,他知道她的顧忌,但是,他就是要逗她玩!

''我要休息了,你趕快回去吧!''顧依依強迫自己冷靜下來,看著禦千夜說道。

她今晚必須好好睡一覺,養足精神,明天她還有很多事情需要去處理。

''丫頭,你就忍心拒絕本王的邀請嗎?''

看見顧依依要將自己轟走,禦千夜的臉頓時垮了下來。

,co

te

t_

u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