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禦承胤看著顧若煙的反應,眉頭微皺,語氣有些冷漠道:''這件事,你不必管,你隻要安心養胎就好了。”

“殿下,你告訴我,父皇他是怎麼說的?''顧若煙看著禦承胤,開口問道。

她的心裡,一陣不安,總感覺會有什麼事情會發生一般,她迫切地想要知道,皇上究竟是什麼態度。

''我不是已經告訴你了嗎?我會處理。''禦承胤看著顧若煙,語氣堅定地說道。

''不,殿下,你騙我,父皇是不會放過我的!''顧若煙一臉的不相信。

倘若皇上真的會放過她,她又怎麼會被軟禁在這裡?太後又怎會如此著急的為禦承胤選側妃?

要知道,太後一向都不怎麼喜歡禦承胤,對他的婚事更是從來冇有過問過,如今她出了事,便立馬為他選側妃了,這難道不是想著等她將孩子生下來,便讓彆的女人撫養這個孩子嗎?

而那個時候,她就徹底成了一顆廢棋。

若不是看在她現在懷有龍嗣,隻怕他們早已將她送去大牢了。

顧若煙的心裡一陣惶恐,不知道該怎麼辦纔好。

禦承胤看到顧若煙的模樣,眉頭輕蹙,語氣中帶著幾分無奈,開口問道:''煙兒,父皇如今冇有處置你已是格外開恩了,你還要怎麼樣?你真以為,你做的那些事情,隻要不認,便能逃脫所有罪責嗎?''

顧若煙被禦承胤的一番話震住,目瞪口呆地看著禦承胤,完全不知道應該怎麼回答。

''你好好想清楚!''

禦承胤深深地看了顧若煙一眼,轉身離開了房間。

看著禦承胤離開的背影,顧若煙隻覺得心裡一涼,一股寒氣直衝腦門。

所以,他們還是要治她的罪,是嗎?

不,她不甘心。

''殿下!你要救救煙兒啊!''顧若煙看著禦承胤離開的背影,開口喊道,眼睛裡滿是淚水,整個人看起來楚楚可憐極了。

隻是,禦承胤卻並不吃這一套。

他冷冷地停下了腳步,轉頭,看著顧若煙,開口道:''你好自為之吧!''

說完,便再次邁動步伐,往前走了出去,根本就冇有再搭理顧若煙。

為了替顧若煙求情,他在宮裡跪了一晚上,已經足夠了,他不會再幫她。

這也是他能為她做的,最大的努力,她種下的惡果,最終隻能自己嘗。

若是她不能改過,那就隻能自己承受後果。

顧若煙看著禦承胤離開的背影,心裡一陣悲涼。

''噗通!''顧若煙雙腿一軟,重重地跌倒在地。

她的肚子,因為她的這個動作,瞬間絞疼得厲害。

''啊……''

''煙兒!煙兒!''

聽到顧若煙的痛呼聲,禦承胤立刻折返了回來,快速走到顧若煙的身邊,蹲下身子。

他將顧若煙從地上抱了起來,一臉焦急地開口道:''煙兒!你怎麼了?你怎麼樣?''

''殿下......臣妾的肚子好痛......''

顧若煙的額頭上冒出了汗珠,她緊咬著牙齒,臉色變得慘白如紙。

''來人!來人!''

禦承胤看著顧若煙痛苦的模樣,立刻朝著外麵大聲吼道。

很快,便有侍女跑了進來,跪在他的麵前,低垂著頭,連忙開口詢問道:''殿下!''

''快!去找太醫來!快給本皇子把太醫請過來!''禦承胤看著侍女,大聲開口道。

''是!''

侍女聽到禦承胤的吩咐,立刻應道,然後飛奔了出去。

禦承胤則是立馬抱著顧若煙放到了床榻上。

''煙兒,忍耐一下,很快就會有太醫過來為你診脈,你一定不會有事的。''禦承胤一臉緊張的看著顧若煙,開口道,同時伸手為顧若煙擦拭掉額頭上的冷汗。

''嗯......''

顧若煙點點頭,看著禦承胤,蒼白的唇瓣動了動,似乎還想說什麼,但是最後,卻什麼都冇有說。

很快,太醫便匆匆趕來。

禦承胤親自迎接了太醫,太醫診斷之後,確定顧若煙隻是驚嚇過度而已,並未傷及胎兒。

禦承胤這才鬆了一口氣。

太醫給顧若煙開了幾副藥後,便離開了。

顧若煙看到禦承胤如此緊張的模樣,心底不由的有幾分感動,但同時也有幾分失望。

因為她知道,他如此緊張,無非就是在乎她肚子裡的孩子,一旦她將孩子生下來,他就會立馬毫不留情地將她掃地出門,甚至還會將她送去蹲大獄。

顧若煙不願意承認這樣的事實,因為一旦她的孩子生下來,她將失去她所擁有的一切。

她不能允許這樣的事情發生。

顧若煙抬頭看向禦承胤,眼眶微微泛紅,眼淚在眼眶中打轉,哽咽道:''殿下,您真的這麼恨臣妾嗎?臣妾知道臣妾做錯了許多事情,臣妾也明白,這些年來,是臣妾對不起您。”

“但是,臣妾對您的感情,您是知道的,臣妾愛您,從第一眼見到您的時候,臣妾就已經愛上了您,殿下,臣妾真的不希望你這麼狠心地拋下臣妾,殿下,臣妾求求您,看在我們夫妻多年的份上,看在我們曾經的情分上,救救臣妾,求求您,不要丟下臣妾!''

''煙兒,你說的話,我都明白!''禦承胤看著顧若煙,開口道。

他伸手摸著顧若煙蒼白憔悴的小臉蛋,眼神裡帶著幾絲溫柔,道:''煙兒,你先歇息,一會兒我會派人為你準備晚膳,你要好好調養身體,知道了嗎?''

說完,禦承胤便從床榻上站了起來,轉身離開。

顧若煙躺在床榻上,目送著禦承胤離開。

看到他的身影消失在了門外,顧若煙的眸子裡浮起一抹陰沉。

看來,禦承胤是不打算保她了。

既然如此,她也不會坐以待斃的。

禦承胤保不住她,那她隻能找那個人了……

顧若煙看著緊閉的門口,眼底閃過一抹怨毒的光芒。

這一次,她不會再輸了!

禦承胤離開後,顧若煙便從床榻爬了起來,她走到桌前,拿過筆和紙,在上麵寫下了什麼東西,然後對著視窗,吹了一聲口哨。

很快,一道黑影落了下來,恭敬地跪倒在地上,開口道:''主人!''

''將這封信交給皇後!務必要快!''

''是!''

黑衣男子應了一聲,立刻拿著顧若煙遞給他的信,飛身而起,朝著皇宮快速掠去。

,co

te

t_

u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