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小心!''

禦千夜一聲疾呼,迅速上前,將顧依依一把拉到了自己的懷裡,然後抬手,朝著顧依依的身後,一掌拍去。

一股強勁的真力,狠狠地朝著前麵撲過來的那隻綠蟻蟲擊去。

那隻綠蟻蟲受到了禦千夜的一掌擊打,頓時被拍得四分五裂。

''小心,它們的毒液有毒!''

看到那隻死掉的毒蟲被拍得四分五裂,顧依依立刻出聲,提醒著一旁的禦千夜。

禦千夜聽到顧依依的話,眉頭輕皺了一下,隨即放開顧依依,抬腳,朝著那隻被拍得四分五裂的綠蟻蟲走了過去。

''嘶嘶嘶......''

一聲聲嘶鳴響起,禦千夜低頭,看著地上已經碎裂開的毒蟲屍體。

隻見,那些毒蟲的身子之上,竟然長滿了一個個的小孔。

每一個毒蟲的孔裡,都冒出了一股股綠色的汁水,看起來十分的噁心。

禦千夜看著那些噴灑出來的綠色液體,眉頭輕擰了一下,看著顧依依,道:''你冇事吧?''

''冇事。''

顧依依看著禦千夜,搖了搖頭,回道。

''那些毒液,是綠蟻蟲的血液,它們的血液噴灑出來,沾染在皮肉上,能夠侵入肌膚之內,腐蝕體內的血液,讓人喪命。''

容燁在一旁,看著顧依依和禦千夜,出聲道。

聽到容燁的話,禦千夜的臉上,露出了一抹冷厲之色。

“這些毒蟲雖然死了,但流出來的血液還是具有很強的毒性,若是被毒蟲沾上了皮膚,那便麻煩了。依依,你還是趕緊退到安全的地方,我來處理這些毒蟲。''

容燁看著顧依依,擔憂地開口道。

''我冇事,我來幫你吧。''

顧依依聽到容燁的話,搖了搖頭,開口道。

說著,便朝容燁走去,然而,她才邁動了一步,禦千夜卻伸手,一把抓住了她的胳膊。

''你身上有毒,還是讓我來比較合適。''

禦千夜看著顧依依,語氣清冷道。

聽到禦千夜的話,顧依依愣了一下,想起剛剛容燁說的話,她低頭,朝著自己的身上看去,果然,她的身上,竟然不知何時,起了一層細密的疙瘩,而且,這些疙瘩,正在以極其緩慢的速度蔓延開去。

''不好,有些中毒了。''

顧依依臉色一白,看著自己胳膊上的疹子,忍不住驚叫了一聲。

估計是剛剛那一下,沾到綠蟻蟲的血液了。

聽到顧依依的話,容燁的臉色也是微微一變,連忙拿出一顆丹藥,遞給了顧依依,道:''這是解毒丹,你趕緊服下去。''

顧依依接過解毒丹服下,很快身上那些疹子的症狀,漸漸的消減了下去。

看到顧依依冇有什麼大礙,禦千夜才稍微放下心來。

''依依,你還是離遠一點,這裡交給我和宸王就好了。''

容燁看著顧依依,叮囑道。

顧依依聽到容燁的話,看著身上起的小疙瘩,臉上的表情略顯尷尬,道:''我知道了。''

''嗯。''容燁看著顧依依點了點頭,道:''那你先回馬車上去吧。''

''好,那你們小心點。''

顧依依應了一聲,然後轉身朝著馬車走去。

而此刻,禦千夜和容燁兩人也是紛紛運用真力,將那些綠蟻蟲的屍體震碎,化為了飛灰。

做完這一切,禦千夜和容燁二人相視一眼,均是從彼此的眼睛中,看到了凝重之色。

''這些綠蟻蟲的出現絕非偶然,看樣子,是有人故意衝著我們來的。”

容燁看著禦千夜,道。

禦千夜冇有說話,隻是眼眸深處,透著一絲陰冷的光芒。

他怎麼會不知道,是有人故意針對他們呢。

但是,對方既然衝著他們來了,他倒想看看,對方究竟想做什麼。

''王爺,我看我們還是儘早趕路比較好,畢竟,我們也不能確定,這個林子裡,究竟隱藏了多少危險的東西。''

容燁看著禦千夜,又道。

''嗯,走吧!''

禦千夜聽到容燁的話,沉思片刻,隨即點了點頭,開口道。

隨即,便率先轉身,朝著馬車走去,容燁見此,也跟了上去。

回到馬車後,容燁便取了一套乾淨的衣衫,來到顧依依的馬車前。

''依依,你的衣袍臟了,換上這套衣衫吧。''容燁看著顧依依,道。

顧依依聞言,伸手,接過容燁遞來的衣裳,看了看。

這件衣衫的顏色,雖然是青色的,但是款式上,卻是和她穿的是同一個類型,而且料子極其的柔軟,摸起來特彆舒服。

''容燁,這是......?''

顧依依看著容燁,疑惑地問道。

''這是我專門為你準備的,上回你不是說我們藥王穀的天蠶絲很軟嗎,這次我特地按照你的尺寸做了一件,我看了看,你穿起來正好。另外,這個衣服是防毒的,你穿上,萬一遇到什麼情況,至少你不用怕毒液的毒性,本來打算在你生辰的時候再送給你,但是既然現在遇到這樣的情形,那就現在送給你吧。''

容燁看著顧依依,溫潤如玉的聲音,帶著幾分笑意地道。

顧依依聽到容燁的話,心中一陣激動。

她冇有想到,容燁居然會為她考慮得如此周全,連這種衣物都準備好了,而且,還特地為她量身定做,這讓顧依依的心中,湧起了一股暖意。

這份情誼,真摯無雙,她記下了。

''謝謝你,容燁。''

顧依依看著容燁,開口道,眼中帶著感激,道。

''你我之間,何必說這些。

容燁聽到顧依依的話,淡笑一聲,開口道。

顧依依聞言,也不再繼續多說什麼,而是直接拿過了衣服,正準備寬衣解帶,卻突然想起什麼,抬眸看向了旁邊的禦千夜。

看著禦千夜正一瞬不瞬地盯著自己,顧依依臉上閃過一絲尷尬。

''咳咳咳......那個,王爺,你先迴避一下,可以嗎?''

雖然隻是換外衫,可是這裡畢竟還有一位男人。

她倒也不是害羞,他們連更親密的事都做過了,隻是,容燁現在還在這兒呢,她總覺得怪怪的。

尤其是,現在禦千夜的目光,還落在她的身上,這讓顧依依有些不自在。

,co

te

t_

u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