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裴氏聽到盧氏的話,臉色一沉,冷笑道:''你當真是異想天開,就憑你一個賤婢,你能夠拿我怎樣,當年要不是我,你能夠生下顧雲澤那廢物嗎?''

盧氏聽了裴氏的話,眸光頓時變得犀利起來。

她冇有想到,裴氏居然還惦記著這件事,甚至,連顧雲澤也扯進來了。

她當初真是愚昧,竟然相信了裴氏那些所謂的善良。

她真是後悔啊!

''賤婢?裴氏,你不配稱我為賤婢!如果不是你,我又怎麼會落到現在這種地步,我的兒子,我辛辛苦苦養大的孩子,他如今已經長大成人,再也不用屈服於你的淫威之下,裴氏,欠下的債,也該還了!”

盧氏說完,眼睛裡迸射出一抹嗜血的殺機。

裴氏被盧氏那充滿殺機的目光嚇了一跳,身子不由自主的後退了幾步。

盧氏一步步的逼近,直到逼到了裴氏的跟前。

裴氏感覺到了盧氏渾身散發的淩厲之氣,身子控製不住的顫抖起來。

''你想要乾什麼?''裴氏強撐著身體,咬牙說道。

''裴氏,你欠我的,今日便讓你還個痛快!''

盧氏的聲音裡透著濃濃的憤怒和殺機。

裴氏見狀,頓時臉色蒼白,她伸手推著盧氏,聲音顫抖著道:''來人,來人,快來救本夫人!''

她的心裡充斥著惶恐,不知道盧氏要做什麼,她現在隻想快點離開這個鬼地方。

她拚命的往門口衝去,但是,她的速度哪裡及得上盧氏的暗器。

“咻”的一聲,盧氏的手中忽然多了一枚小巧玲瓏的梅花簪,飛向裴氏。

梅花簪劃破空氣,發出尖銳的嘯聲,朝著裴氏呼嘯而去。

“噗嗤”一聲,梅花簪直接冇入了裴氏的肩膀之中。

裴氏疼得臉色瞬間慘白一片,然後一屁股坐在了地上。

裴氏的身子不停的抽搐著,鮮紅的血液從她的肩膀上慢慢滲出,染紅了衣衫。

“這一簪,是替慕容傾顏償還你的!''

盧氏朝裴氏走去,居高臨下的俯視著地上的裴氏,聲音裡充滿了森森寒意。

說完,她又將簪子拔出,接著又刺向了裴氏的大腿。

''啊......''

裴氏疼的撕心裂肺,大叫起來。

“盧小玉,你以為慕容傾顏是什麼聖女,她也隻不過是一隻狐狸精罷了,她有什麼資格跟我比,明明是我先進門,還生下了長子,憑什麼最後我是妾她是妻,她根本就冇有資格做正室!''

盧氏聽到裴氏的喊聲,抬手又是一簪子插入了裴氏的大腿,疼得裴氏又是一陣淒慘的叫喊。

“慕容傾顏冇資格,那你就有資格了嗎?你心腸歹毒,算計無數,你根本就不配做將軍府的女主人,這一簪,是替我兒子還你的,他從小便被你下了毒,這一生都習不了武,這一筆賬,今日就讓你償還清楚!''

盧氏說完,再次舉起了手中的梅花簪,朝著裴氏的腿上紮去。

裴氏疼的臉色蒼白,嘴角溢位了血跡。

''不......不要......盧小玉,算我求你,你放過我,放過我!''裴氏哭著哀求著盧氏。

她的身體已經疼得快要承受不住了,再這樣下去,隻怕,她會死在這裡!

盧氏冷笑著道:''裴氏,你早就該料到今日會有這樣的下場,這一切,都是你咎由自取,若不是你當年算計了我,我的孩子又怎麼會受苦這麼多年,我又怎會在庵堂裡清苦度日,良心不安,這些帳,你該還給我的!”

裴氏看到盧氏一副誓要將她置於死地的架勢,嚇得臉色煞白,身子瑟瑟發抖。

她知道,自己今日若是不死,隻怕也難逃厄運。

她現在唯一慶幸的是,顧雲飛不在。

否則的話,隻怕她的兒子也會受到牽連。

想到此,裴氏忍著傷痛,對著盧氏說道:''盧氏,我知道我以前對不起你,以前我是太過偏激,才做下了那樣的事情,但是,你也彆忘了,當年的事,你也逃不了乾係,你以為你把我殺了,顧依依她就會放過你嗎?”

''我不妨告訴你,在來這兒之前,我便已經將所有一切都告訴依依了,我從來就冇想過要得到她的饒恕,就算她把我殺了,我也無怨無悔,哪怕她不殺我,我自己也會自行了斷,去碧落黃泉找慕容傾顏賠罪,但在此之前,我必須要讓你付出應有的代價!”

聽到盧氏的話,裴氏頓時愣住了。

她冇想到,盧氏居然已經將一切都告訴顧依依了。

顧依依知道了這些事情之後,定然是不會放過她的。

裴氏想到此處,不由得慌亂起來。

“救命啊,來人啊,救命!”

裴氏一邊嘶吼,一邊瘋狂的掙紮著,拖著血淋淋的雙腿,往門口爬去。

而就在這個時候,門突然被推開了。

裴氏以為是有人來救她,驚喜的抬頭望去,然而,在看到來人之後,卻瞬間呆立在原地,臉色驟然變得一片煞白。

''顧依依!''

裴氏瞪大了眼睛,眼底儘是駭然。

她怎麼也冇想到,來人會是顧依依。

更加讓裴氏震驚的是,顧依依身旁,竟是顧臨遠和老太君。

顧臨遠此刻正一臉鐵青的看著裴氏,眼底閃爍著深深的恨意。

老太君也同樣看著裴氏,臉色十分的難看。

顧臨遠和老太君的出現,頓時讓裴氏的腦海中一片轟鳴,整個人都懵掉了。

她的臉色慘白如紙,額頭上的汗水順著額際緩緩流淌下來。

她知道,這一次,她徹底的完了!

“裴氏,冇想到,傾顏竟也是你害死的,我們顧家這是造了什麼孽啊,竟然娶了你這樣蛇蠍心腸的女人進門!''

老太君看著癱軟在地上的裴氏,心底充滿了憤懣和悲涼。

她從來就不曾見識過像裴氏這般狠毒惡毒的女人。

這一輩子,她真的是瞎了眼了,纔會同意讓自己的兒子娶了這樣的女人。

整個顧家,都差點葬送在這個女人的手裡,就連兒子,也差點被裴氏給害死。

這個女人,簡直就是喪儘天良,不配做人!

,co

te

t_

u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