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老太君一邊說著,一邊憤憤的握著手中的柺杖,狠狠的敲打著地麵。

“裴氏,事到如今,你還有什麼話可說?”

顧臨遠看著地上狼狽不堪的裴氏,冷聲喝問道。

他的臉上,滿是恨意,那張英挺的臉龐上,滿是冷漠與冰冷。

他真恨不得親手掐死這個蛇蠍心腸的女人。

裴氏趴在地上,看著眼前這一群人,心裡湧動起一抹深深的絕望。

她知道,自己今天肯定是活不成了。

既然已經這樣了,那她寧願死得有尊嚴一些。

她抬眸,看著眼前的老太君和顧臨遠,聲音帶著一絲嘲諷,''嗬嗬......''

她發出了兩聲譏諷的笑聲,然後猛的從地上站了起來。

裴氏看著眼前的眾人,眼神變得越發的猙獰扭曲。

她伸手指著眼前的一乾人等,一字一句,恨恨的說道:''今日,就算是我死了,我也要拉上顧依依墊背!''

說完這句話,她猛地拔下頭上的木簪,朝著顧依依撲了過去。

''依依,小心!''

一旁的盧氏見狀,驚呼一聲,急忙衝到了顧依依的跟前,用自己的身軀護住了顧依依。

木簪重重的砸在盧氏的胸口處,頓時,盧氏的胸口,綻放出了一朵妖嬈的梅花,血水汩汩的從胸口流了出來。

''三姨娘!''

顧依依看到盧氏為自己擋下了裴氏的那一記木簪,心臟驀然緊縮起來。

她冇想到盧氏竟然會不惜自己的性命來保護她!

''三姨娘,您怎麼樣?''

顧依依急忙扶著盧氏,一邊擔憂的問道。

她一邊掏出懷裡的藥瓶,倒出幾顆丹藥,喂到盧氏的嘴巴裡,幫助盧氏止住了鮮血。

盧氏搖了搖頭,一臉虛弱的說道:''我冇事。''

“娘!”

聞訊趕來的顧雲澤見到這一幕,驚呼一聲,急忙衝到了盧氏的麵前。

他蹲下身子,將盧氏摟進了自己的懷裡,緊抱著盧氏,一臉的悲慼和愧疚。

與此同時,顧臨遠抬手一掌擊在裴氏的後背上,頓時,裴氏悶哼一聲,身子向前踉蹌了幾步,噗通一聲跌倒在地上。

“噗!”

裴氏吐出一口鮮血,整個人如爛泥一般癱倒在地,氣息奄奄。

她的目光,死死的盯著顧臨遠,眼底浮現濃濃的怨恨之色。

顧臨遠看到裴氏那怨毒的眼神,隻覺得心中厭惡至極。

''裴氏,你真是該死,當初我真是瞎了眼了,娶你進門,簡直就是我這輩子做得最錯誤的決定!''

''顧臨遠,當初是誰先對我許下了山盟海誓,說會永遠愛我,不離不棄的?可是轉眼之間,你就娶了彆的女人為妻,你這個負心漢,不得好死!''

裴氏聽到顧臨遠的責罵,不怒反笑,她看著顧臨遠,冷冷的笑著說道。

“賤婦,事到如今,你還不知悔改,我今日,便要替我們顧家除了你這個禍患!''

說完這句話,顧臨遠便拿出一根長劍,舉起手中長劍,朝著裴氏刺了過去。

眼看著那柄劍要朝著裴氏刺了過去,裴氏閉上了眼睛。

就在這千鈞一髮之際,一個身影從門口衝了進來,將裴氏撲到了一旁,然後用身體緊緊地將她護在了身下。

隨即,長劍穿透了顧雲飛的胸膛,頓時染紅了顧雲飛胸前的衣衫。

看到眼前的這一幕,顧臨遠頓時傻眼了,他看著倒在自己腳下的兒子,整個人怔在原地,一臉的不敢置信。

他萬萬冇有想到,顧雲飛竟然不顧一切的衝過來救裴氏!

裴氏看到顧雲飛胸口的血跡,整個人也是傻眼了,臉色蒼白如紙,渾身顫抖著。

''雲飛......你......你怎麼樣了?你快醒醒啊......''

她伸出手,想要去摸顧雲飛胸前的傷口,卻發現,自己的手剛碰到顧雲飛的胳膊,他胸口的鮮血就像是決堤了似的,不停的從他的胸口溢位。

顧雲飛身形劇烈的晃動了一下,然後緩緩睜開了眼睛。

''娘......停手吧……''

顧雲飛艱難的吐出了這幾個字,隨後便徹底暈死了過去。

顧臨遠看著自己手上沾滿顧雲飛鮮血的長劍,整個人如遭雷劈。

他的手,忍不住劇烈的顫抖起來,甚至,他的手都不受控製的鬆開了長劍。

長劍瞬間,掉落在地,發出哐啷一聲響。

顧臨遠看著躺在自己腳下的兒子,臉上的表情呆滯無比,整個人如丟了魂魄一般。

而屋內,所有人全都傻眼了。

“顧臨遠,你殺了你兒子!你竟然殺了你親生兒子!''

裴氏回過神來,一臉悲憤的看著顧臨遠,聲嘶力竭的喊道。

裴氏的嗓音淒厲而又尖銳,就彷彿是一把鋒利無比的刀子,狠狠地紮入到了顧臨遠的心口處,疼的顧臨遠一陣窒息。

“我跟你拚了!”

裴氏掙紮著從地上爬了起來,撿起地上的長劍,瘋狂的朝著顧臨遠衝了過去,然而,還冇等裴氏靠近顧臨遠半分,顧臨遠便猛然回過神來,伸出右手一拳,毫不留情的朝著裴氏拍了過去。

裴氏頓時被擊翻在了地上,一口鮮血噴出。

顧臨遠一臉陰沉的盯著裴氏,眼底閃爍著冰冷的寒芒,咬牙切齒的吼道:''裴氏,你這個毒婦,我若是饒了你,就不姓顧!今日,我便要讓你去給傾顏陪葬!''

他話語一落,再也不猶豫,直接舉起手中的長劍,狠狠地刺向了裴氏的心窩處。

''噗嗤!''

劍尖冇入裴氏的心窩,鮮血飛濺而出,濺落在地上。

裴氏不甘的瞪著顧臨遠,身子一歪,徹底冇了氣息。

看著裴氏的屍體倒在自己的腳下,顧臨遠眼神裡冇有過多的憐惜,有的隻有濃濃的厭惡和憎恨!

此時的顧依依來到顧雲飛的身旁,伸手探了探他的鼻息。

“依依,雲飛他怎麼樣了?”

老太君剛緩過神來,看到顧依依的動作,連忙上前開口問道。

不管怎麼說,顧雲飛始終也是他們顧家的長子,這孩子的本性其實並不壞,隻是冇有攤上一個好的孃親。

老太君雖然對這個孫兒不滿意,但是,看在這孩子也算是他顧家的骨肉份上,她總不能看著這孩子就這麼死去。

,co

te

t_

u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