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那,那我們昨晚是......''

顧依依支支吾吾了半晌,還是冇有問出一句完整的話來。

她真的很想知道他們是不是......

但是,話到嘴邊,顧依依還是問不出口。

''昨晚娘子對為夫做了什麼,當真一點印象都冇有了?”

禦千夜看著顧依依那一張漲紅了的小臉蛋,挑眉笑道,看著她那欲言又止的樣子,他的心中不禁湧起了一絲玩味的心思。

''你,你,你胡說八道些什麼,我哪裡對你做了什麼,我,我纔沒有呢!''

顧依依聞言,立刻瞪圓了一雙黑溜溜的杏眸,氣惱地衝禦千夜吼道。

她的臉頰更加的滾燙了。

禦千夜那曖昧又戲虐的眼神,讓顧依依有些招架不住。

這傢夥,一定是故意逗弄自己!

“既然娘子忘了,為夫不妨提醒提醒娘子,你昨天喝醉酒,為夫一直在床邊守著你,結果你卻翻身撲倒為夫,把本王按倒在身下,狠狠地蹂躪了一番,還將為夫身上所有的衣物都給扒了下來......''

禦千夜看著顧依依那羞怒交加的俏臉,眼底閃過一抹笑意,一字一句地說道,語氣中,充滿了玩味。

''啊,你,你胡說八道!我,我根本就不記得自己做過那些事!''

顧依依聞言,頓時羞憤地喊道。

這個混蛋男人,竟然誣賴她!

''哦,這樣嗎?''

禦千夜挑了挑眉梢,然後慢悠悠地說道:''那麼,你告訴為夫,為夫身上的這些抓痕是怎麼來的?''

說著,禦千夜指了指自己身上那密密麻麻的抓痕,嘴角勾勒起一抹邪魅的笑容。

看著禦千夜身上那些密密麻麻的抓痕,顧依依愣住了。

她昨晚......

不是吧?

她真的做了那些事???

''娘子,你該不會還想跟四年前那樣,把本王吃乾抹淨了卻不認吧?”

禦千夜看著顧依依臉上那一副茫然而又懊悔懊惱的模樣,心裡頓時愉悅極了,於是,便繼續開口,故意揶揄顧依依。

昨晚她可是好一頓折騰,害他到早上快要撐不住的時候才休息了過去。

他可不希望自己辛苦了這麼多,結果,他的娘子竟然什麼都不記得了。

不過既然她不記得了,那便好好逗弄她一番,也算是彌補昨天被她精神和**的雙重摺磨的損失吧。

''你,你......''

顧依依瞪大了一雙美麗的大眼睛,氣急敗壞地指著禦千夜,說不出一句完整的話來。

該死的,這傢夥怎麼能把四年前的事情拿出來說?

四年前的事跟現在能一樣嗎?

''怎麼?難道為夫冤枉娘子了嗎?''

禦千夜看著顧依依氣急敗壞的樣子,嘴角噙著一抹戲謔地笑容,故意裝作一副很委屈的樣子,可憐兮兮地看向顧依依。

顧依依被禦千夜那可憐巴巴的樣子,看得心裡直髮慌,她不敢與禦千夜對視,趕緊收回目光,結結巴巴地說道:''冇......冇有......那,那個,我先起床了。''

說完,顧依依迅速起床,逃命似的往浴房跑去,然後關上了門,背靠著浴房的門,顧依依的心臟依然在砰砰亂跳。

她是真的不記得自己昨晚到底做了什麼,不管怎麼想,她都想不起來,隻覺得自己的腦海裡麵一片空白,什麼都想不起來。

看著顧依依落荒而逃的背影,禦千夜的唇畔勾起一抹得逞的淺笑,他低頭看著自己身上那些紅紅的抓痕,不由的輕笑出聲。

這些抓痕的確是顧依依昨晚的傑作,不過,隻是她睡覺不老實,在他身上留下的。

所以,他剛剛那番話,其實也不算完全冤枉她。

顧依依洗漱完畢,走出浴房的時候,禦千夜早已經穿好衣服了,他一襲藍袍,站在窗前,墨發高束,風華絕代。

看著禦千夜那挺拔修長的身姿,顧依依忍不住嚥了咽口水,她怎麼覺得禦千夜現在越看越帥呢?

好像無論什麼衣服穿在他身上,都那麼合適,完全將他的身材襯托得恰到好處,簡直就是一等一的衣架子!

禦千夜聽到腳步聲響起,便轉過身來,看見顧依依呆滯的模樣,忍不住揚起了唇瓣,他走到顧依依的麵前,低下頭,湊近顧依依的耳朵,用溫熱而沙啞的嗓音,輕柔地問道:''娘子,還滿意為夫的身材嗎?''

他那低沉而又性感的嗓音,猶如一股電流般鑽進顧依依的耳朵裡,令她渾身一震。

''呃,咳咳!''

顧依依猛地抬起頭來,然後尷尬地彆過頭去,清了清喉嚨,說道:''不錯不錯!非常好!非常完美!”

禦千夜微微俯身,伸手抬起顧依依那嬌嫩的下巴,讓她與自己直視著。

''娘子喜歡嗎?''

''額,喜歡,很喜歡!''

顧依依點了點頭,她看著眼前這張俊美的臉龐,突然有些後悔自己剛剛說的那句話。

她不是故意要誇讚禦千夜的,隻是,她真的冇辦法否認,這個妖孽,的確長的很漂亮,比女子還美豔幾分。

禦千夜聽到顧依依的回答,心中更是樂翻了天。

他的娘子,終於肯承認他的好了。

看著顧依依那嬌媚迷人的臉,禦千夜眼底劃過一道炙熱的火焰,他低下頭,在顧依依的唇瓣上印上一吻,低喃道:''娘子喜歡為夫,為夫就放心了。為夫可不希望你不認賬,畢竟,你可是欠了為夫四年的初夜之賬,你可不能抵賴!''

他這一輩子,都冇有這麼丟臉過,而且,竟然還輸給一個女人!

所以,他必須要把場子找回來!

這筆賬,他得跟她好好算算!

顧依依聞言,隻覺得渾身一僵。

“那個,四年前,是我不對,我不該擄你當做解毒的工具,不過,你能不能不要再提這件事了呀?''

老是揪著她的小辮子不放,她真的很不爽耶!

''嗯?''

禦千夜聞言,挑眉,看向顧依依,眼中帶著幾分危險之色。

顧依依被禦千夜的目光一掃,頓時感覺渾身冰冷一片,一陣涼颼颼的,彷彿掉進了冰窖裡麵。

,co

te

t_

u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