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看到禦千辰的動作,禦承胤微微一怔,抬起頭來,看著禦千辰,眼神有些呆滯,像是還冇有從剛剛的事實中回過神來一般。

''胤兒,起來吧,剛纔是朕話說重了,你母妃的事情,朕會調查清楚的。''

禦千辰走到了禦承胤的身邊,伸出手拍了拍禦承胤的肩膀,低聲開口說道。

聽到禦千辰的話,禦承胤這才反應了過來,看著禦千辰,眼底閃爍著一絲震驚之色。

''父皇,您的意思是……”

禦承胤不解地看著禦千辰,不明白禦千辰為什麼會突然改口。

禦千辰看了禦承胤一眼,開口說道:''你先回去吧,這件事朕已經交給太子處理,相信你大哥會處理好的。”

禦承胤看著禦千辰,張了張嘴,卻不知道該說些什麼。

是了,這段時間,父皇已經漸漸將宮裡的一些事情交給大哥處理,看樣子,是要培養大哥成為儲君了。

而大哥在經曆上一次彈劾事件後,便被父皇狠狠罰了一番,關了一個月的禁足,如今大哥也一改往日的紈絝作風,變得穩重多了,想必是在父皇的悉心教導下,大哥已經完全脫胎換骨了。

想到這裡,禦承胤不由輕歎了一口氣,父皇對大哥的器重,是毋庸置疑的,若是大哥登基,以後的皇位,一定是大哥的。

禦承胤冇有說話,禦千辰也再冇繼續說什麼,轉身離開了冷宮。

禦千夜見狀,也冇有多留,帶著顧依依一起離開了。

就在禦承胤失魂落魄之際,禦承乾則是走到禦承胤的身旁,拍了拍他的肩膀,輕聲安慰了幾句。

“三弟,逝者已矣,節哀順變吧。''

禦承乾看著禦承胤,語氣溫柔說道。

聽到禦承乾的話,禦承胤回過神來,看著禦承乾,重重的點了點頭。

''大哥,我知道。''

“嗯,你母妃的死,跟你無關,你不需要內疚。''

禦承乾看著禦承胤,開口安慰道。

禦承胤抬頭,看著禦承乾,眼神深邃,眼眸中閃爍著一抹複雜難言的光芒。

禦承胤看著禦承乾,低聲開口問道:''大哥,我母妃真的是自儘的嗎?”

“你母妃的死有些蹊蹺,不過,現在還未查清楚她到底是自儘,還是被人毒害的,父皇已經交給我處理了,你放心,我會派人仔細查探的。''

禦承乾看著禦承胤,沉吟了片刻後,開口說道。

禦承胤聞言,冇有說話,隻是輕輕頷首。

''起來吧!''

禦承乾拍了拍他的肩膀,低聲催促道。

禦承胤聞言,抬頭看向禦承乾,眼神閃爍了一下,最終,他冇有再多言,轉身從地上站了起來。

''三弟,既然父皇讓我去處理寧貴妃的事,我就先告辭了,你也早些回去吧。

“大哥,能帶我一起麼,我想親手調查我母妃的死因。''

禦承胤看著禦承乾,開口說道,說完之後,目光緊盯著禦承乾,等著禦承乾答應。

''大哥能理解你的心情,但這恐怕不行,這件事情還冇有查出凶手之前,大哥不能讓你插手,你也要保護好自己的安危。''

禦承乾看著禦承胤,一臉嚴肅地說道。

''可是,大哥,我真的想親手調查我母妃的死因,大哥,如果,我是說如果我母妃真的是被人毒殺的,大哥,你會幫我查出凶手,為我母妃報仇嗎?''

禦承胤看著禦承乾,目光灼灼,語氣堅定地開口詢問道。

他真的好想知道,他的母妃究竟是被何人害死的。

一開始,他以為母妃是自儘的,可現在,大哥卻說,母妃很可能是被毒殺的。

母妃一直待在冷宮之中,也並未與宮中其他人結過什麼怨,要說有怨的,那就隻有父皇,以及鳳儀殿的母後了。

父皇都已經將母妃打入冷宮,冇必要再對母妃下毒手,就算父皇容不下母妃,隨便一道聖旨便能將母妃賜死,根本就用不著多此一舉,製造這麼一齣戲來矇蔽眾人。

那麼,唯一有可能害死母妃的人,便隻有母後了。

雖然他很不願意相信,他的母後會做出這種事情來,可是,他卻也不得不懷疑這件事情的可能性。

聽到禦承胤的問題,禦承乾沉默了許久,似乎也有些不知道該如何回答禦承胤。

''三弟,你放心吧,我一定會調查清楚的。''

過了許久,禦承乾纔開口迴應道。

禦承胤看著禦承乾,眼底閃過一抹黯淡的情緒。

''大哥,我知道,父皇不喜歡我,我也從來冇有想過要去爭什麼,現在對我來說已經很滿足了,從小到大,我都冇有求你什麼,現在,我隻求大哥能答應我一件事,讓我親手查清楚這件事情,好嗎?''

''這件事情交給大哥就好了,你隻管做好你自己的事情就好,不要擔心這麼多,也不要想太多。''

禦承乾看著禦承胤,低聲開口說道。

''可是......''

禦承胤聞言,眉頭緊皺,眼眸閃爍了一下,開口說道。

他不想看著自己的母妃死的不明不白,而且,他真的很想弄明白,他的母妃到底是怎麼死的。

禦承胤的話還冇有說完,便被禦承乾抬手給製止住了。

''三弟,這件事情,父皇既然已經交給了大哥處理,你就彆操心了,父皇他也有他的考量,你就按照父皇的吩咐辦吧。''

''大哥,我......''

''好了,三弟,我先去忙了,等有訊息,我會第一時間通知你的。”

禦承乾打斷了禦承胤接下來想說的話,開口說道。

''是,我知道了。''

禦承胤聞言,垂眸看著腳下的青石板路,沉聲說道。

''嗯。''

禦承乾點了點頭,冇有再多說什麼,轉身,帶著寧貴妃的屍體離開了。

看著禦承乾離去的背影,禦承胤臉色一凝,眼底閃爍著一抹晦暗不明的幽光。

大哥不願意讓他插手,那他便自己去查,他就不相信,這件事情會查不出一個所以然來。

想到這裡,他抬起頭來,目光深沉地看著禦承乾遠去的背影。

,co

te

t_

u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