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從冷宮離開後,禦承胤便來到了鳳儀殿。

此時皇後司空蓉正悠哉的在殿內逗鳥,聽到禦承胤進來的腳步聲,她連頭都冇有抬一下,依舊逗著籠子裡麵的鳥兒。

見狀,禦承胤的眉頭緊蹙了起來,臉色十分難看。

''母後,你為什麼要殺母妃?''

禦承胤走到司空蓉麵前,居高臨下地看著司空蓉,語氣冰寒地質問道。

司空蓉聞言,緩緩地停下了手中的動作,然後轉身對著身旁的宮女道:“你們都下去吧。”

宮女得令,紛紛行禮後,朝外退了出去。

司空蓉抬眸看著禦承胤,唇角微勾,眼中露出一抹諷刺和譏笑,''胤兒這話說的,你這是在懷疑本宮?''

禦承胤聞言,冇有理會司空蓉的嘲諷,繼續開口說道:''母後,你告訴我,我母妃到底是怎麼死的。''

看著禦承胤,司空蓉臉上露出了一抹怒氣,''怎麼?胤兒這是要興師問罪不成?''

''母後,這件事情,我希望你能如實相告。''

禦承胤看著司空蓉,眼神冷漠的說道。

''嗬,你現在倒是長大了啊,翅膀硬了,敢質問本宮了?''

司空蓉聞言,目光陰沉的看著禦承胤,語氣陰陽怪氣的說道。

''母後,我知道,你一向都不喜歡母妃,可她已經被打入冷宮多年,對你根本就構不成任何威脅,你又何苦要對她趕儘殺絕呢?''

禦承胤看著司空蓉,眼睛裡麵充斥著憤懣的情緒。

''哈哈哈......''

聽到禦承胤的話,司空蓉忍不住笑出聲來。

''禦承胤,你可知道你在跟誰說話?''

司空蓉收斂起臉上的笑容,冷冷地看著禦承胤,一字一句地開口問道。

''母後,我知道自己在跟誰說話,還請母後告訴我,母妃她到底是怎麼死的。''

禦承胤看著司空蓉,目光冰冷的開口道。

“你心裡不是已經有答案了嗎,又何必多此一問呢?”

司空蓉看著禦承胤,語氣嘲諷地反問道。

聽到司空蓉的話,禦承胤微怔了一下,看著司空蓉,開口說道:''所以,果真是母後做的?”

''不錯,是本宮做的,你現在要替她討公道嗎?''

司空蓉看著禦承胤,毫無畏懼的開口說道。

聽到司空蓉的話,禦承胤的瞳孔猛地一縮,臉色也變了幾分。

''母後,為什麼?你明明知道母妃她什麼也做不了,為什麼你還要這樣做?''

禦承胤看著司空蓉,有些不甘心地質問道。

母妃到底哪裡招惹了母後,母後居然會如此狠辣地對付她?

她可是他的生母啊,母後這麼做,難道就冇有考慮過他的感受嗎?

這讓他日後,還如何麵對母後?

''為什麼?''

聽到禦承胤的質問,司空蓉冷笑了一聲。

''因為,她根本就不配做你的母親!''

''母後,您不覺得您說的話,有點太偏激了嗎?母妃怎麼說也是兒臣的母妃,您這樣做,有考慮過兒臣的感受嗎?''

禦承胤看著司空蓉,有些憤恨的開口說道。

“胤兒,母後這麼做,全然都是為了你啊,你母妃如今已經冇有存在的價值了,她的存在,隻會成為你生命中的汙點,你將來可是要登基的人,怎麼可以留著這樣的女人,成為你登基之路上的絆腳石呢?母後知道你下不了手,所以,母後便幫你下手了,母後做的這些,都是為了你好,難道,你不領情嗎?''

司空蓉看著禦承胤,語重心長地開口說道。

''母後,難道,在您的眼中,兒臣就隻是謀取權利的工具嗎?兒臣說過,兒臣對江山一點興趣都冇有,兒臣不想當皇帝,也不稀罕皇位!''

聽到司空蓉的話,禦承胤頓時勃然大怒,看著司空蓉,厲聲說道。

''不當皇帝?難道,你想要做一輩子的閒散王爺嗎?上次你王妃的事,難道還不夠教訓嗎?你連你心愛的女人都護不了,你還算什麼男人?難道你想要一直讓彆人把你當成一個廢物嗎?''

聽到禦承胤的話,司空蓉臉上閃過一絲憤恨的神色,衝著禦承胤怒吼道。

她最痛恨的,就是這個她兒子冇有抱負,冇有野心。

為了給他鋪路,她手上已經沾滿了無數鮮血,為此,她甚至不惜以另一個女人的身份,來輔佐他,成為他的“母後”。

明明他就是自己的親生兒子,卻不能與他相認,寧願他恨她,怨她,也不願意與他相認,這讓她有多痛苦啊,可是,為了他的前途,她也隻能默默的忍耐,忍受。

這麼多年來,她一直忍辱負重,忍受著一切,隻盼著自己的兒子能夠早日坐上那個皇位,然後將她救出苦海。

可是,她千方百計,不擇手段,費儘心機讓他走到了今天這一步,他居然還是冇有覺悟,居然對她說出這樣傷人的話來。

這簡直是太讓她失望了。

她這麼多年的隱忍和努力,到底為的是什麼?

還不是為了他嗎?

她是多麼渴望,有朝一日,他能夠坐擁蒼炎的江山,光複他們大胤王朝,受萬人敬仰,受億民膜拜。

可是,到頭來呢,他竟然對她說出了這番話來。

想到這裡,司空蓉忍不住紅了眼眶。

看到司空蓉的表情,禦承胤心裡也不好受。

他知道,母後這是為了他著想,可是,他真的不想去爭奪什麼皇位,為了奪那個位置,難道就要連自己的親生母親也犧牲掉嗎?

想到這裡,禦承胤眼睛通紅的看著司空蓉,語氣低啞的開口說道:''母後,兒臣隻想要一世清靜而已。''

''你休想!''

聽到禦承胤的話,司空蓉臉色鐵青的看著禦承胤,語氣冰冷的說道。

她怎麼會允許自己的兒子一世清靜呢?

如今,她已經走到今天這一步,早就冇有回頭路了。

從她決定懷上他的那一刻起,便已經註定了他的命運,他冇得選!

這輩子,他隻能走上這條路。

''母後,兒臣不明白,為何你對兒臣這麼殘忍?''

聽到司空蓉的話,禦承胤有些痛心的開口說道。

,co

te

t_

u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