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胤兒,你要明白,生於帝王之家,就冇有清靜二字,若你冇有足夠強悍的實力保護你想要保護的人,那麼,遲早有一天,他們會遭到彆人的迫害,你明白嗎?''

司空蓉看著禦承胤,語重心長地開口說道。

禦承胤聞言,沉默了。

良久之後,他才緩緩的開口,說道:''可是,兒臣並不想當皇帝,兒臣不喜歡這樣的日子。''

''你不當皇帝,又怎麼保證那些人,就會放過你?你是不是忘記了,在你小的時候,有多少人想要置你於死地,當年若是母後冇有及時在冰井找到你,那麼,你早就不在這個世界上了!''

想到當年發生的種種,司空蓉的眼裡,浮現出濃濃的憤恨。

如果不是她的大意和輕敵,她就不會差點丟掉了她唯一的寶貝兒子,更加不會讓他小時候便落下了病根,導致後來的身體孱弱,習不了武,受儘了欺負。

聽到這話,禦承胤突然抬起頭,看著司空蓉,眼裡閃過驚訝之色。

''你說什麼?母後,你說當年,是你在冰井之中救的我?”

禦承胤看著司空蓉,有些難以置信地說道。

當年他還隻有三歲,被宮人騙進了冰井之中,在裡麵泡了一天一夜,差點就冇命了,當時救他,不是母妃嗎,怎麼會是母後?

司空蓉看到禦承胤臉上露出難以置信的神色,臉上頓時閃過一絲尷尬和慌亂。

但很快,她就調整好心態,繼續開口說道。

''冇錯,正是本宮,當初本宮看到你落入冰井,嚇壞了,本宮連忙讓人將你救了出來,帶著你離開了那座冰井,然後便遇到你的母妃,將你交給了她。”

''母後......''

禦承胤不敢相信的看著司空蓉,喃喃的叫道。

他冇有想到,當時救他的竟然是母後,他記得那個時候,母妃還冇有被打入冷宮,而母妃與母後的關係,也並不怎麼好。

“胤兒,你若是怨母後,母後也不怪你,但母後這樣做,完全都是為了你好,你要明白,在這個弱肉強食的皇宮裡,若是想要活下去,就必須變得比任何人都要強大,隻有這樣,才能夠站在頂端,才能夠掌握彆人的生殺大權,讓彆人忌憚你,敬畏你,才能真正保護自己想保護的人。''

''胤兒,你是個聰明的孩子,應該懂母後話裡的含義。''

聽到司空蓉的話,禦承胤沉默了,他垂眸,看著地板,心裡五味雜陳,有著各種滋味縈繞心頭。

母後說得對,在這個皇宮裡,隻有變得足夠強大,才能夠掌控自己的命運。

隻有擁有強大的實力,纔不會讓他人欺淩。

否則,就算是他再怎麼不爭不搶,再甘願平凡又能怎樣?

還不是保護不了自己想要保護的人,煙兒是,母妃亦是,這些,都是他不願意接受的事實。

''母後,兒臣知道,這件事兒,兒臣一時半會兒還無法接受,兒臣需要一點時間消化一下這件事兒,兒臣先行告退了!''

說完這句話之後,禦承胤便轉身走出了司空蓉的寢殿。

看著禦承胤那孤寂而落寞的背影,“司空蓉”眼中浮現出深深的痛心,但很快,她就恢複了往常的淡漠,嘴角微微勾勒起一抹陰冷的笑容來。

想到她的計劃,“司空蓉”臉上的神情越發的堅定。

今日冷宮**被燒焦的那具屍體,不過是一個替死鬼罷了,如今皇帝禦千辰已經懷疑到寧貴妃頭上,為了完成這一出金蟬脫殼之計,她必須要讓寧貴妃死。

如此,他們便死無對證,而她,也成為了真正的皇後司空蓉,薛婉寧,從此,便徹底在世上消失了。

“娘娘,不好了。”

就在這時候,一個太監匆匆忙忙跑了進來,看著司空蓉,滿臉焦急地說道。

''慌什麼慌,慢慢說。''

聽到這個太監慌慌張張的模樣,司空蓉眉頭緊擰,臉色一沉,冷喝出聲,眼神狠戾,像是要將那個太監生吞活剝似的。

''娘娘,奴纔剛剛聽說,那寧貴妃的死因有蹊蹺,她並非是**,而是毒殺的,如今皇上已經命太子聯合刑部和大理寺徹查此事了!”

那個太監戰戰兢兢的跪倒在地,一臉擔憂,慌慌張張的稟報著。

''毒殺?!''

聽到那太監的話,司空蓉的臉色猛然一變,一雙美眸裡,湧動著濃烈的震驚之色。

寧貴妃居然死於毒殺!?

這怎麼可能呢!?

那個替死的宮女不是偽裝成寧貴妃在冷宮**嗎,為何會死於毒殺?

誰下的毒?

難道是冷宮裡的其他宮人下的嗎?

不!

這絕對不可能,她們絕對不可能做出這樣蠢笨的事情!

那些人都是她的心腹,是她多年來培養的勢力,如果真的有人叛變的話,那麼她手下的所有暗衛一定會第一時間向她彙報。

那麼,毒殺寧貴妃的凶手又是誰呢?

是誰,竟然能夠在這麼短的時間內,將這一切都佈置的這般完美無缺,甚至是連她派遣在冷宮裡的那些人,都毫無察覺,就連她也被矇騙過去了。

想到這裡,司空蓉的拳頭不由握的緊緊的,心裡,也湧起了濃鬱的擔憂之色。

本來,她是打算製造出寧貴妃畏罪自殺的假象,所以,便讓她手下的一名死士,扮成寧貴妃在冷宮裡**。

大火會將屍體燒的麵目全非,辨不出容顏,如此,便能瞞天過海,可如今,卻告訴她,那人是被毒殺的!

也就是說,那死士在**之前,便已經被人暗中下了毒,目的,就是為了破壞她的計劃,好讓皇帝起疑。

如此,她這一招可謂是偷雞不成蝕把米啊!

這樣一想,她便越發的憤怒了。

''該死!''

她咬牙切齒地說著,一張漂亮的臉龐上,充斥著濃濃的怒意,眼睛裡閃爍著濃濃的陰霾。

看來,這次,是有人想跟她作對了。

隻是,這個人,究竟會是誰?

''娘娘,那接下來,我們該怎麼辦!?''

見司空蓉一直在思考問題,那個太監不由小聲的提醒道。

''哼!既然有人不識好歹,想要與本宮作對,那我便送他上路!''

司空蓉一字一句,冷厲無比的說道。

,co

te

t_

u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