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大膽,你是何人,竟敢綁架羞辱本王!”

禦千夜再次睜眼時,發現自己被人帶到了一間客棧內。

而眼前一個嬌小玲瓏的身影正如餓狼般的撲在他身上,雙手緊緊的摟住他的脖子,讓他幾乎喘不過氣。

她身上的那股香味,還有那種柔軟的觸碰,讓他心中一陣躁熱,身體竟然起了反應。

該死!

若不是他體內寒毒發作,全身乏力,功力無法施展,他早就把這個不知道哪兒冒出來的刁蠻女給扔了出去,哪裡容得她如此放肆。

“我是何人不重要,重要的是,我中了合歡蠱,需要你解毒,美男你就當心善積德了。”

這時候,那個嬌俏的身影終於抬起臉來,一張傾城絕色的嬌媚小臉映入禦千夜的視線,她的眸子中充滿著濃烈的邪火,嘴唇微啟,嬌豔欲滴。

“你敢碰我一下試試!”

禦千夜怒目瞪著眼前的女子。

“非常時期非常手段,帥哥,對不住了!”

說話間,嬌俏的女子已經開始行動起來。

許是他那雙眸子太過於懾人,又或許是他身上散發出來的氣勢實在太強大,顧依依有些心虛,趕緊將他穴道點了,以防萬一。

禦千夜眼睛越瞪越大,眼中的憤怒幾乎要將她燃燒殆儘。

然而顧依依卻絲毫不畏懼,繼續用她那雙嫵媚的鳳眼注視著禦千夜。

''借個身體而已,你又不虧,放心,我不需要你負責。”

她的一席話,差點冇把禦千夜給氣炸了肺!

可現在的他就像是砧板上的魚肉,隻能任由宰割。

一夜**之後。

禦千夜氣得青筋暴跳。

他堂堂一個戰神王爺,竟然被一個來曆不明的女人給強了!

更可氣的是,她毒是解了,可他卻被她撩撥的邪火難消,渾身燥熱難耐,偏偏這個女人壓根不管他。

顧依依累得筋疲力儘,她扯過旁邊的衣服穿好,然後扔了一件薄毯蓋在禦千夜身上,望著他那張陰沉的麵孔,她笑了笑,說:''你這身材不錯,就是技術不咋地。''

''你,找,死!''

禦千夜從牙縫中擠出幾個字,眼睛中幾欲噴出火焰來。

這個女人,他記住她了,他發誓,一定要將她碎屍萬段!

''嗬嗬,彆生氣啊,我知道我這麼做有些過分,不過我也不白嫖,看你這樣子應該不缺錢,不如……”

顧依依靈眸一轉,計上心來,''不如我給你開個藥方吧。”

說罷,她便掏出身上的絲帕,然後走到火爐旁,撿了一塊炭木,在手絹上畫了起來。

半晌後,她纔拿起手絹,遞給床榻上的男子。

“喏,這個給你,就當是還你一夜恩情了,你身中寒毒,這法子雖然不能徹底將毒根除,但至少能讓你每個月寒毒發作的時候冇那麼痛苦,我已經仁至義儘了,以後我們互不相欠,各走各路。”

說完,顧依依便瀟灑離去。

禦千夜望著自己旁邊的手絹,又望著那道已經走遠的倩麗背影,他氣得胸口劇烈的起伏著。

該死的女人,這筆賬,本王定會向你討回!

一炷香後,禦千夜身上的穴道才被解開,他從塌上起來,一把掀開了身上的薄毯,露出了赤果果的上身,他看了一眼身上密密麻麻的紅痕,恨得咬牙切齒。

這時,門外傳來了一陣急促的腳步聲。

“王爺,哇……”

房門被推開,流風闖了進來,看到禦千夜裸著上身,上麵還留有曖昧的痕跡,頓時嚇了一跳,趕忙捂住了雙眼,嘴裡驚呼著,''王爺,你被人……”

不是吧?

他家王爺竟然被人給非禮了?

原以為昨晚王爺隻是想一個人散散心,便冇跟上去,卻冇想今早找到王爺的時候,竟然看到這樣的一幕。

流風的心中那叫一個震撼啊!

他家王爺,那可是一代戰神王爺啊,怎麼會……

''閉嘴!''

看到流風的驚呼,禦千夜心中更是氣憤不已,他怒瞪了流風一眼,冷哼一聲,趕緊裹起袍子,遮擋住自己的身體,他的臉色鐵青,眼中的火焰熊熊燃燒。

流風見禦千夜真生氣了,便立即噤了聲,趕忙站在一邊低垂著腦袋,不敢再亂看一眼。

“立馬放出訊息,本王要找一名女子,她的腰側有一顆痣,本王要活捉!”

禦千夜一邊穿衣,一邊命令著,臉上的神色陰鬱。

流風愣了愣,隨即笑道:“王爺厲害啊,這都看著清清楚楚……”

話音未落,一股強勁的氣勁便朝他飛來。

流風嚇了一跳,連忙閃身躲避。

“王爺饒命,屬下這就去!”

流風一邊說著,一邊連滾帶爬的跑了出去。

……

這一日,京城中熱鬨非凡。

顧依依戴著鬥笠,穿著黑衣,遮擋著容貌,悠哉悠哉的在街上閒逛。

她的心情十分舒暢,雖然昨天晚上被人下了合歡蠱,但她卻因禍得福,不僅解了毒,還吃到了一個大帥哥,真是賺翻了!

想到那個大帥哥,顧依依的眼神不禁變得癡迷起來。

那個男人,好帥啊!

她還從未見過長得如此俊美,身材又那麼有料的男人!

這時,突然一群人往前麵湧去。

顧依依好奇心起,就跟在人群的身後,往前麵看了過去,頓時看到了一個人頭攢動的地方。

隻見幾個官兵正在官牆上張貼告示,告示上畫了一個女人,那女人麵容姣好,就是有些胖,可當她往下看到告示的內容時,頓時傻了。

我勒個去!

這告示上要抓的女人,不就是她自己嘛!

吃瓜吃到自己頭上了可還行!

不過,令她冇想到的是,那個男人居然還是一個王爺,身份不低呢!

但她也不是吃素的,想抓她,門都冇有,除非她懷孕了,哈哈哈……

就在顧依依暗笑不已的時候,突然聽到旁邊有兩個人在竊竊私語。

“這不是大小姐麼,昨晚一夜未歸,冇想到竟然跟男人廝混了一宿啊!''

''是啊,真是丟臉死了,大小姐有婚約在身,竟然還做出如此傷風敗俗之事,這要傳了出去,咱們將軍府顏麵何存?''

“我們得趕緊把這事告訴老爺去!”

“對,趕緊走……”

顧依依聽到這番議論聲,她的眉梢挑了挑,心中冷笑不已。

她那個把名譽看得比命都重要的爹,若是知曉她婚前失貞,怕是會把她打死吧。

當年隻是因為她出生時天生異象便將她送去鄉下,從此不管不問,若不是皇帝賜婚,他估計連自己有這個女兒都忘了吧,就算後來接回府,對她也是冷落至極,漠不關心。

原主的母親已故,將軍府對她來說,便隻是一個牢籠,她纔不想自己的人生被他人掌控。

她顧依依的人生,要自己做主!

,co

te

t_

u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