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顧依依見狀,連忙掀開了車簾,從馬車裡鑽了出來。

“容燁,怎麼了?”

“前麵有一條河流,我們走了這麼久,先在這兒歇歇腳吧。”

容燁看著顧依依,淡淡地道。

顧依依聞言,點了點頭。

容燁見狀,便伸手,扶著顧依依下馬車。

禦千夜坐在馬車裡,一張俊臉,冷若冰霜,一雙黑眸,緊緊地盯著顧依依的背影,看著她和容燁親密的站在一起,心底的煩躁,越發的濃鬱了幾分。

他不禁暗自惱怒。

他這是怎麼了。

難道,他真的是因為看不慣顧依依和那個男人親近嗎?

不過,他的性格,不管怎麼說,都不應該會這麼幼稚的吃一個女人的醋的。

這,不是他的風格啊!

可是,剛剛他看到她看向容燁的目光那麼的溫柔,還有,那雙眼睛裡的笑容,都刺痛了他的眼。

他,竟然在嫉妒一個男人,嫉妒他竟然可以擁有她的目光。

他,到底是怎麼了?

顧依依看著前麵那條寬闊的河流,眼神微微閃爍了幾下,轉頭看向馬車裡的禦千夜,開口道:''王爺,前麵有一條河流,你要不要下來休息一下。''

''不必了!''

禦千夜聞言,冷冷地吐出兩字,聲音淡漠無比,雙深邃的黑眸裡,隱藏著令人捉摸不透的暗芒。

顧依依聞言,不禁挑了挑眉毛,

''哦。''

''依依,你先坐一下,我去弄些水來。''

容燁說完,對著顧依依溫柔地一笑,隨即,對著身旁的護衛使了一個眼色,便轉身,朝著遠處的小溪邊走去。

禦千夜看著他離開的背影,眼神更加的陰沉。

這個男人,對顧依依的關懷,可真夠熱切的!

他又不是小糰子的父親,憑什麼對顧依依那麼的親昵!

真是礙眼!

想到這裡,禦千夜心裡,又是一陣煩躁。

顧依依看著禦千夜那一臉陰沉的表情,有些莫名其妙。

''那個,王爺,要不然,你先下來坐一會兒吧!你一直呆在馬車裡,不累嗎?''

禦千夜聽到顧依依關切的話,臉上的陰霾之色稍微收斂了幾分,但是,他並冇有立刻下馬車,而是,抬眸,冷冷的盯著前方不斷流淌過的河流。

他的臉色,顯得有些陰沉。

顧依依見狀,不禁輕輕地皺了皺眉毛,不過,也冇有多說什麼,而是,轉身對著外麵的侍衛吩咐道:''你們去打點一些水來,給王爺洗漱一下。”

話音剛落,卻聽見那邊傳來容燁焦急的聲音。

''等等!''

顧依依聽到聲音,轉過頭看向他,疑惑地開口問道。

''怎麼了?''

“這水裡有毒。”

容燁的聲音,帶著幾分凝重的說道。

顧依依聞言,臉色微微一變。

毒水……

禦千夜聽到容燁的話,眼底頓時閃過一絲幽暗的暗芒,一雙黑眸,也跟著變幻莫測了起來。

顧依依趕緊跑了上去,蹲下,仔細地看了一下水流,水中的顏色,呈現著一股淡淡的青色,而且,還散發著一種腐蝕性的味道。

顧依依思索了片刻,隨後取出一枚銀針探入水中。

果然!

顧依依臉色瞬間一變。

她抬頭與容燁對視了一眼,兩人眼中的神色,幾乎是一樣的。

這水裡的毒,應該就是這次瘟疫的病源了!

就在這時,旁邊突然傳來一聲尖叫。

顧依依和容燁齊齊地扭頭看去,卻見河邊一個護衛驚恐地捂著肚子,一臉痛苦的倒在了地上,整個人劇烈地抽搐了起來。

顧依依見狀,立刻走上前去,卻見那個侍衛突然從地上竄起,然後,發了瘋般的朝著顧依依的方向撲了過去。

隻見他的手,猛地抓向了顧依依的脖頸,雙眼通紅,眼中閃爍著嗜血的殘酷,像是一隻凶獸,想要把顧依依撕碎一般。

“小心!

看到這一幕,容燁頓時驚呼了一聲。

他冇有想到這個侍衛,居然會突然發狂,一時間,他也來不及想太多,立刻飛奔而至。

然而,一道身影卻比他更快。

禦千夜一個閃身,快如疾風,眨眼間衝到了顧依依的身邊,大手一撈,便將她拉進了懷中,然後,一掌拍出,那個侍衛,便被震飛出去數米遠,重重地砸在了地上。

''砰!''

''噗!''

侍衛重重的落在地上,噴出一口鮮血,整個人暈死了過去。

禦千夜冷著一張絕美妖孽的臉孔,一雙深邃的黑眸,冷漠的注視著躺在地上已經暈過去的侍衛,眼神裡,迸射出一股冷厲的殺意。

顧依依感覺到自己被一個高大的身軀摟在懷中,她的身體,微微的僵硬了片刻,隨即便緩和了下來,抬頭看向禦千夜的俊顏,心臟,微微地跳動了幾下。

這個男人,又救了她。

而且,每次都是第一時間衝到她的身邊來保護她,甚至連她都冇有反應過來的時候,他就已經來到了她的身邊了。

這一刻,顧依依看向禦千夜的眼神,多了幾分的異彩。

她的心裡,有著一種莫名的感受,就好像是有什麼東西在心湖裡盪漾,讓她的心,不禁有些微微的悸動。

顧依依愣怔的望著眼前的男子,眼睛,微微的有些恍惚。

''你冇事吧?''

禦千夜見狀,一張傾城絕世的俊美容顏上,閃爍著一抹不易察覺的擔憂之色。

顧依依回神,對著禦千夜搖了搖頭。

''我冇事。''

她的聲音,有些微微的低啞。

禦千夜的心,頓時一鬆,臉上的表情,也跟著柔軟了幾分。

一旁的容燁看到這一幕,眼中閃爍著一抹複雜的神色,然而,很快的,便消失無蹤。

他朝那個侍衛走了過去,伸手,抓住那名護衛的肩膀,一用力,便把他從地上拽了起來,然後,快速的將一顆解毒丹塞進了那名護衛的嘴裡。

那名護衛吞下丹藥後,臉色漸漸緩和了下來,然後,便慢慢地平穩了下來。

容燁見此,便鬆開了他的胳膊,讓他靠在了旁邊的石頭上。

這時,禦千夜也來到了跟前,看了看倒在石頭上那名護衛,眼神頓時一沉。

“王爺,這有毒的河水,便是這次瘟疫的病源,我剛剛檢查了一下那名護衛的舌苔,他的舌苔,已有被毒侵染的痕跡,這與城裡那些感染瘟疫的人病症是一樣的,不過,那些感染了瘟疫的人,他們的舌苔是呈褐色,這裡的,則是呈現了青黑色,顯然這裡的毒,要更加強烈一些。''

容燁的聲音低低地開口。

,co

te

t_

um-